蔡一傑憶媽媽當年離世 劇組只畀放兩日假返去仲要拍笑戲

撰文:李婉文
出版:更新:

藝人陳敏之近來邀請組合草蜢的蔡一傑到她的YouTube頻道節目《Chi Chat》做嘉賓,蔡一傑大談當年拍劇的辛酸和師傅梅艷芳的往事。

蔡一傑大談當年的辛酸事。(YouTube影片截圖@陳敏之 Sharon Chan)

蔡一傑表示最辛苦的時期是入行第9至10年間,大概26歲時,那時是台灣、星馬和香港幾地走,又要拍TVB劇集。敏之指自己拍劇最耐試過3日沒有睡覺、沒有洗澡和卸妝,「啲妝照蓋上去,身體入面好似腐爛咗,我覺得入面嘅器官好似揦埋咗一舊。」而蔡一傑更瘋狂,最耐試過14日沒有睡覺,他說︰「我係5分鐘都未曾試過瞓覺。(敏之︰14日都喺TVB啊?)外景廠景外景廠景外景廠景一路接落去!我嗰時同Chi Lam(張智霖)拍《沖天小子》,我係做主角,變咗每一個場口都有我。出去又講我跑山、跳落海,又要救人,又要搭吓木筏做乜嘢啊,跟住返到廠又要拍返啲文戲。」雖然有在公司沖涼,但他說不可以讓自己有機會坐下,因為一坐下就會睡着。

梅姐可以說是帶草蜢出道和入行。(視覺中國)

蔡一傑又指在睡眠時間嚴重不足的情況下,「真係人都癲!跟住每日淨係飲雞精。」除了拍劇,那年一年還要出4張唱片的錄音,加上當時他的媽媽因患癌而住院,他要醫院、拍劇兩邊走。他直言當時是他人生「最攰、最辛苦」的一段時間,「同埋係唔知道自己做緊乜嘢」、「冇思想」。後來媽媽離世了,公司就只給他兩日去處理,「我兩日點樣處理遺體?又要攞死亡證,處理自己個人嘅思緒。」兩日後回去拍廠景,一來就拍一場他好開心,「笑到癲」的戲,他當時問可否先不要拍這場戲,他真的笑不出,但監製就表示攝影棚明天就要拆,他只好硬着頭皮拍完,一「cut機」,他就跑到角落痛哭,他說︰「我係好似做緊一個活死人一樣,好似個公仔喺度做緊嘢,大家可能喺個鏡頭上面睇到你好開心,真係紅,人又靚,其實我哋嘅生活係冇機會畀我哋去沉澱。」

草蜢參加「第四屆新秀歌唱大賽」時,梅姐是評判之一。(視覺中國)

講起師傅梅姐,蔡一傑心存感激,表示一切是緣份。當年草蜢在1985年的「第四屆新秀歌唱大賽」沒有得到任何名次,蔡一傑打算放棄成為歌手,回去搵工,但卻找不到工作,幾個月之後,梅姐的經理人公司表示梅姐要見他,當時的他只有十幾歲,「上到人佢公司之後,真係成個梅艷芳坐喺度。」對方邀請他們做她演唱會的嘉賓,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難以置信,接着就開展了之後的日子,排舞、工作、吃飯都在一起,「我又冇跳舞經驗、唱歌經驗,跟住你搵我走上去紅館做表演嘉賓?」當時全場人都不知道草蜢是誰。

蔡一傑入行多年,每次演出都非常專業。(YouTube影片截圖@陳敏之 Sharon Chan)

後來草蜢準備出唱片,梅姐怕若然他們也簽華星,會被人閒言閒語,覺得是有她撐腰,於是她將草蜢交給第二間唱片公司,「日後你哋要自己開始,自己獨立,就唔好畀人哋覺得你哋會係一個裙腳仔。所以我過到寶麗金嘅時候,我更加要努力,唔可以衰畀人睇,要好畀佢(梅姐)睇,好畀大家睇!」就一直走到現在了。

+4

同場加映︰江嘉敏貼性感相被話醜 本尊串爆簡體字還擊︰你咁叻幫我P靚佢

+69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