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大運直擊.專訪】蔡俊彥先讀書再打劍 誰說這就是遲起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要點影?係咪咁?吓,宜家呢?係咪架?」

我總喜歡訪問與鏡頭陌生的人,喜歡那種未經修飾的反應。

提起香港劍擊花劍,鮮會想起蔡俊彥(Ryan)。19歲,港大生,未似其他劍擊標記一樣早早轉打全職。「屋企人叫不要太擔心將來,但偏偏自己愈想愈多」,惟「主讀兼打」進步緩慢,硬要與同年的張家朗比較,Ryan的成就似乎仍在起步。

我問:「後悔當日決定讀書嗎?」

「完全沒有。」他答得堅決,「打劍曾歷起起跌跌,讀書是保障未來 ;這是普遍香港人被逼要跟着就的路。」

看看他,再想想自己往時,這是另一種有趣的19歲。

香港01記者楊宇翹、梁鵬威 台北直擊

最新戰報:

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男子花劍賽事今天舉行,蔡俊彥從小組賽晉級,32強遇上烏克蘭的靴迪斯基,以11:15落敗,無緣16強。

第一次見蔡俊彥是去年的香港錦標賽,那時已看中了他——說的是想跟他訪問,因為感覺香港男子花劍,應該需要張家朗、張小倫、崔浩然、楊子加以外的討論。「喇沙仔」Ryan四年級開始打劍,小學表現平平無奇,但升上中學隨即爆發,當時與張家朗在學界爭個不停,14歲更贏得亞青冠軍;「然後好囂」,越級挑戰順利,變得驕傲,「那時想這樣都贏到,即是『求求其其』練亦有獎,之後愈來愈『hea』,練習完全沒有目標,然後第二屆亞青32強出局」。愈「hea」愈打得差,愈差愈「hea」,沒完沒了,這是他放下全職打劍的伏線:「那時候沒有太大劍擊理想,沒想過衝出世界,中四、五時無晒心機,劍都唔識揸。」

曾奪亞青冠軍 後入港大會計系

「疊埋心水」讀書,但Ryan清楚了解劍擊將是「升學工具」故此亦要點成績。其後他整理心態、技術,在最後一亞青奪銅、世青第5、青奧銀牌,全職念頭重新浮現,但未有實行。「沒理由突然有塊獎牌,就打散已有的計劃,升學是一早決定的事」,事實那時候他以中文成績結果斷定轉全職與否,「『肥佬』就轉全職,但不知是好彩或是什麼,我及格又入到港大會計。」「話你知,我那時已放棄通識,專攻其他,得咗!開心過打劍攞獎」,對於能實踐計劃淋漓盡致,這小子直言相當滿足。

Ryan打發具侵略性,加速攻擊的氣勢令我一直以為他的好勝心強得不惜一切去打劍,但對未來同樣存有不安的我,認同這小子升學而兼職劍擊的決定。「讀中學、大學,這是普遍香港人被逼要跟着走的路,我由細到大都好需要保險的感覺,學位都是保障退役後發展。」惟「主讀兼打」令訓練未能完整,出國比賽面對歐洲對手亦頻頻輸體能,「兩頭唔到岸」令Ryan重新審視劍擊與學業的分配,並決定為了2018亞運及2020奧運,明年轉為「主打兼讀」。不過,相比同年的張家朗,要於國際賽站一席位,蔡俊彥的決意似乎慢了,加上「hea」過一年,會介意被下去?

先讀書可提早接觸現實社會

「以前『hea』的時候,家朗已經為轉全職做好準備,的確令我蝕了一道氣,但之後發展是各行各路,他選擇劍擊,我選擇先升學;無後悔過自己沒有早轉全職,在大學有不同得着,讓我更快體驗現實社會。」畢竟說到底,每人抉擇自為自己負責。現今香港追求「獨立」想法、不隨波逐流、我行我素,沒有為喜歡的人和事豁出去,或者遭人質疑你的熱誠。劍擊生涯非順風順水的他,亦有獨立想法:「有人說我應先打劍,失敗或退役再讀書亦不遲,但打劍成績、發展非一、兩年就有定案,是要用一個奧運年去判斷;難道4年後我失敗然後讀書?與一班細自己4、5年的同學讀書?我不想有這種不自在。」

這個男生總是未雨綢繆,然而現在已決定明年轉全職,我問:「什麼時候,會是那下個檢討期?」他說:「2020會是個期限,衝不了,會再重新審視。」

那日訪問後,不知為何,我為往時未有好好讀書和計劃將來而感遺憾。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