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故事】新星右眼失明患罕見病 征戰歐亞冀證健康圓NBA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還記得2014年NBA的選秀會嗎?還記得艾塞亞柯士甸(Isaiah Austin)戴上NBA帽子時的那份感動嗎?如今他只能不斷的證明自己,希望有一天他能戴上一頂真正有NBA隊徽的帽子。

自從Austin到中國打球後,他展現了強大的破壞力,對陣河南賒店老酒隊時拿下41分,對拉薩淨土隊豪取38分,對上合肥原創隊砍下57分,這些驚人的數據,不禁地讓被碾壓過的對手問:為何你沒有一份NBA合約呢?

這是一個甜蜜卻又殘忍的問題。

文: 林克吳/運動視界

(影片4:45為選秀會狀況)

假使你知道Austin的故事,你可能知道答案。他沒有任何一份NBA合約,是因為他不被允許擁有。

時間回到2014年選秀前的幾天,聯盟的醫生診斷出這位在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先發兩年,預計為第一輪順位的Austin為「馬凡氏綜合症」(Marfan Syndrome)的患者。這是一種心臟主動脈會不穩定擴張的疾病,而愈是主動脈擴張,血管就愈有致命破裂的危險,特別是肢體接觸頻繁的運動更被認為會增加血管壓力,所以聯盟醫生宣告Austin不具備打NBA的資格。

時間又回到現在,Austin在哪打球呢?答案在競爭激烈的中國NBL聯盟(註:中國第二級聯賽)。他擁有7呎1吋(約216厘米)的身高,可以自由地把球放進籃框,並且擁有打擋拆(pick and roll)戰術的能力,也能在一對一單打中輾壓對手,雖是在比較次級的NBL聯盟,但他的才能早已超越同級對手。

我完全地在場上佔盡對位優勢,我沒有在這個聯盟中被任何人挑戰過。
Isaiah Austin

柯士甸在社交網站上載大量籃球照。(Instagram圖片)

現年24歲的Austin效力於廣西威壯隊,雖然身處異鄉,但也慢慢地成為陣中的明星球員。在他的第二個賽季裏,他每場平均攻下35.1分、10.3籃板、1.8火鍋(block)、0.9抄截(steal),而處在擁有大體型隊友的球隊裏,Austin有空間能打到小前鋒的角色,這樣的角色反而完全釋放他進攻技巧的多樣性。他平均每場會得到7次罰球機會,並且嘗試7次三分球投籃,你以為是濫投嗎?錯!他擁有53%的三分球命中率,但是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個被NBA否定的身體,竟然可以有大量的上場時間,有時更是打滿整晚48分鐘。

「我處於一個絕佳的狀態,但卻很傷人,因為人們並沒有給我一個機會,即使我證明能每天能在激烈的球場上比賽,我還是無法擺脫人們對我健康上的疑慮,我只能變得更健康。」Austin説,除了NBA之外,到目前為止許多國際球隊仍嚴防與Austin簽約。

這是一個讓人難過的矛盾事實,Austin打得愈好,就愈證明他的壞運氣。他愈是展現無法想像的毅力跟耐力時,就愈是突顯他的不幸遭遇,他像是被丟在一個籃球廢棄場裏,所以當有人問他是不是覺得現在自己活在夢裏呢?在某種程度上是的。他說。

現在,我正在履行我在亞洲獲得的合約,我很開心,我真的很喜歡。很多在海外謀生的球員告訴我,他們對打球的愛慢慢地在消失,但我並沒有這樣的感覺,現在我對比賽的喜愛正在持續成長中。
Isaiah Austin

柯士甸現時效力中國次級聯賽球隊廣西威壯,實力之強令人奇怪他為何未能征戰NBA。(Instagram圖片)

在2014年,Austin的悲劇故事慢慢的被NBA球迷遺忘後,他在年度馬凡氏綜合症會議中現身,遇到了許多有着相同疾病的患者及治療此疾病的醫生。之後,他也很快地連絡上史丹福大學馬凡氏綜合症的專家David Liang醫生。而且,他們達成兩項約定,一是他在有限制的訓練下保持身材,二是持續與David Liang醫生保持聯絡,並且在一年中前往北加州進行幾次的身體檢查。

David Liang醫生回憶起對Austin案例的震驚,在身體方面,Austin表現得很好,而他也用NBA的馬凡氏綜合症基因測試去診斷Austin,結果顯示「非常輕微」。Austin處在判斷的灰色地帶。他說。

被拒參加2014年NBA選秀會後,柯士甸獲塞爾特人送贈印有號碼的球衣,可惜未能穿着它上陣。(視覺中國)

Austin在12歲就已經明顯地長高到6呎(約182厘米),而當時他也被帶去明尼蘇達醫院檢查是否患有馬凡氏綜合症,但當時並沒有做基因性的測試,只依Austin的過去歷史跟運動測驗作為診斷的依據,結果為非馬凡氏綜合症患者。雖然Austin有着不尋常的瘦長體型,但他並沒有表現出疾病的明顯特徵,像是背會彎曲或是低肌肉密度。

當他14歲時,Austin遭受視網膜剝離,導致他一隻眼失明,而這樣的症狀在馬凡氏綜合症患者經常發生,但是他眼睛受傷卻是因為棒球擊中他的眼睛所導致,所以這又更難確定是否為癥狀。

當Austin遇到David Liang醫生時,他並沒有常見的馬凡氏綜合症症狀,例如呼吸短促或是昏厥。而在史丹福大學,頻繁的掃描檢查也顯示Austin的主動脈大小一致,並沒有擴張,而這也是疾病主要關注的重點。

「在技術檢查上他的動脈確實異常,但卻是非常輕微的異常,假使他的動脈小那麼一毫米,那就正常了」,David Liang醫生説。

柯士甸身高7呎1吋,身體質素出色,但被診斷患上馬凡氏綜合症,阻斷NBA夢想。(視覺中國)

在2015年底,Austin開始妄想着自己有一天可以再次回到球場上,而David Liang醫生也一樣妄想着。

他們開始制訂一個計劃,Austin將可以參加一些挑選過的比賽,但他不能全速衝刺。同時,David Liang醫生也會持續的監控他的心臟,只要Austin的動脈維持穩定,他就能有條不紊的增加訓練強度,而Austin也迫不及待地希望計劃開始。

「我問了他的隊友,當Austin在搶球時,他有沒有讓自己不要爭搶這麼激烈?他隊友回我說:我該怎麼回答您呢?我只知道在我心裏Austin一直都是全力以赴的」,Austin的母親Lisa Green説到。

來到中國打球,柯士甸(右)可謂鶴立雞群,經常交出好表現。(Instagram圖片)

Austin的身體持續地增加更多的負荷,但身體反應卻是相當穩定,到了2016年底,David Liang醫生允許他參加了職業比賽,但卻不允許他在肩膀扭傷跟膝蓋撕裂時上場。

「這是一個潛在地危險狀況,情況無法完全被釐清,只能是一個風險評估,你無法告訴任何病患,他是完全安全並沒有任何風險的。如果有,這是誤導其他人,當然總是有模棱兩可的狀況,但生命是不可以預測的。你不能完全證明沒有風險,你只能說:『你的馬凡氏綜合症症狀很穩定,我們必須格外小心。』」Timothy Dutta醫生說道。

Timothy Dutta醫生是康奈爾大學Weill Cornell醫學院醫生,而Timothy Dutta醫生常討論關於馬凡氏綜合症議題,在他成為判斷運動員是否為患者的這份工作之前,他並沒有處理到Austin個案。

的確,David Liang醫生也強調他並沒有在傳統的概念上證明Austin是沒有問題的,也沒有給他完全的綠燈,「我的哲學是我的工作並不是告訴人們他們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而是讓他們了解他們的風險是什麼。」David Liang醫生説。

David Liang醫生補充:「我試圖去衡量Austin的身體風險,也同時評估他的心理跟情緒風險,當我第一次遇到Austin時,我覺得如果他不打球,他也會很快樂並且能夠發揮所長、享受生活,所以覺得那就別打了吧。但是隨着時間的流逝,我可以清楚的知道假使他沒有機會去再去打球,在他的心理跟情緒都會留下一個很大的傷口,這也是為何我改變心意的原因。」

接着David Liang醫生和Austin的家人同意了一個計劃,而這個計劃也跟之前一樣。當Austin展開了他的職業生涯時,他們會定期地監控着他的動脈,而這樣的計劃也讓Austin家庭欣喜若狂。

「我心裏知道Austin從一個很深的黑洞中走了出來,因為我再次看到他的笑容。」母親Green説道。

Austin把他能打球的消息發給NBA,再次準備展開他漫長的職業生涯,而現在才20歲出頭的他,依然有許多球隊對他有興趣,有些球隊願意讓他參加測試會或是簽下G League合約,眼看着一切都要順利地展開了。

但事情是這樣嗎?

Austin仍必須拿到NBA認證的非馬凡氏綜合症診斷證明,但他始終無法取得。雖然NBA沒有一條聯盟規定寫禁止馬凡氏綜合症病患打NBA,但NBA聯盟遵循美國心臟協會及美國心臟病學會所建議的「患有馬凡氏綜合症的運動員不應該參與任何具有強烈肢體接觸或是身體碰撞的競技體育」,而聯盟發言人以私人醫療私隱,拒絕針對Austin的個案做任何評論。

畢竟,有太多籃球員因為各種心臟疾病而倒下,其中包括1990年大學明星球員Hank March,以及在去年三月G-League球員Zeke Upshaw都因為主動脈破裂而突然離世,而這些案例更讓Austin的狀況被嚴格檢驗。

所以當David Liang醫生給予Austin打球機會,而NBA聯盟卻沒給時,造成許多NBA球隊即使有興趣,也必須遵守聯盟規定,甚至許多海外球隊也因此對他卻步,不僅擔心Austin的健康狀況,還有缺乏職業聯賽經驗的問題。

母親Green回憶起那段時間表示:「Austin又再次掉落黑暗的深淵裏,當他好不容易證明可以打球,但是卻沒有人願意冒險用他,這就像是另一個上天向他開的玩笑,而我也對他說,你必須感激以及感恩,至少你還活着啊,而他卻看着我並對我說『我存活着不代表我活着啊!』」

就在2017年1月7日,Austin簽下他第一份職業聯賽合約,那是一份塞爾維亞聯賽的合約,雖然這份合約包括球隊擁有捨棄對於Austin心臟疾病的任何醫療責任,但是對Austin及他的家人都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而這也是這位「大隻佬」第一次獨自生活,且在一個遙遠的土地上。

不同的是,必須獨自處理前幾個月的那份孤獨感,在那裏,即使不懂任何塞爾維亞語,還是必須用你的方式試圖在那座城市生活,你的google地圖並沒有下載這張地圖,所有的事情都是必須重新學習。
Isaiah Austin

即使這樣他還是充滿感謝,他的球隊安排他住在一間公寓裏,他也學會了一些塞爾維亞語足夠他去當地的麵包店買早餐,或是一些食材讓他可以煮晚餐。有時他會與隊友一起吃飯,並且學會享受與他們的聚會。最後,他的女朋友也搬去陪伴他,而他的兒子也在此時出生,即使這個賽季他場均只有得慘淡的10分。

之後他也短暫的打過台灣SBL裕隆隊,雖然最後因受傷暗自離開,但也讓我們有機會看見他追夢的過程。現在他則是與廣西壯威簽約,而在中國的生活型態更是不一樣。

Austin住在玉林,這是離他的家鄉德州有8000英哩的地方。而玉林是在廣西的一個偏遠城市,最近的大城市是南寧,開車至少也要三個小時,所以Austin幾乎沒有私人時間,因為大多時間都花在坐車跟體育館裏。雖然有視訊電話的幫助,但Austin的下午卻是家鄉的半夜,再加上交通移動時,經常失去訊號,使他無法好好與家人聊天。而最讓人困擾的還是NBL客場之旅,旅程常常需要花上12個小時,跨越整個中國。再加上不習慣的餐飲,Austin還是必須咬着牙讓自己吃飽,雖然他可以和兩位隊友及翻譯溝通聊天,但生活也只能這樣。

即使環境不適應,他還是保持着令人欽佩的想法。

我能夠再次站上球場上我感到很開心,因為這件重要的事曾經消失在我生活中,而這件事也慢慢地殺死我,所以當我可以能夠追求我的職業生涯並且賺錢養家時,我感到非常感謝及感恩。
Isaiah Austin

實力獲公認,但健康障礙,始終攔住了他。(Instagram圖片)

Austin的心臟仍然定期掃描着,並且寄回去給David Liang醫生,而醫生也表示這些年他的動脈並沒有任何一點改變跡象。這跟馬凡氏綜合症病患很不一樣,更重要的是Austin並沒有在服藥。

「我在打球時我不曾想過我的健康狀況,因為我知道我自己的感受,我了解我的身體,更了解我是健康的。」Austin説。

在過去,較高層級的國際籃球聯盟摒棄Austin,因為他的醫療跟職業經驗問題,但現在他竭盡所能地,做了他能做的證明。雖然NBA目前看來還是遙遙無期,但也許下一個理想的聯盟是CBA或是歐洲聯賽。至於能不能成功,還是要看各球隊對Austin的醫療評估,即使未知,但他還是依舊努力不懈着。

在此同時,8月29日廣西的季後賽已經開始,廣西重擊了對手以93比77拿下勝利,而Austin也説他希望能帶領球隊拿下冠軍。

之後,他將會回到德州達拉斯,並且花時間陪伴家人與他1歲3個月的小孩。Austin媽媽住在達拉斯,而他預計很快的也會在附近買間房子安頓下來,而在這一切移動、喧囂、壓力的海外征戰結束之後,回到家的Austin其實只有一個簡單的目標,那就是帶着他的兒子去迪士尼樂園玩一玩而已。

(參考翻譯文章Medically Barred from the NBA, Isaiah Austin Is Putting Up Big Numbers in China​)

人生第一份職業合約,需要遠赴塞爾維亞落班。柯士甸(左)在那邊誕下兒子。(Instagram圖片)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轉載,原文出處於此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