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走族︱毅行者】新手KT:世上無難事 只要唔怕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步走族》是01體育跑步園地,2018年10月起步,期望結集各方跑友,化腳步為文字,互相交流。每月開出特定題目,邀請跑友說跑談天。本月題目,是11月中舉行的毅行者。

百公里麥徑分成十段,連行兩段足以難到不少人。KT去年應朋友要求借名抽籤,最後首踏征途。團隊早段連環受打擊,為求同進同退從西貢「慢步」上大帽山,站在高崗上終於體驗團隊可貴。縱有艱辛,也要毅行,KT今年變成準新手,又準備浩浩蕩蕩再上山。

溫馨提示,相片不錯,值得一看再看。

去年報名截止前2日,朋友突然一句「不如玩毅行」。我心想幫得就幫,借出名字組隊抽籤,結果中籤後,朋友之間非常禮讓,「爭相」藏拙。縱使行山經驗屈指可數,但自恃平日喜愛運動,加一股「唔怕死」的傻勁,挑戰自己,毅然決定落場。

文、相:KT

晚間向第4段進發,對體力與意志極大挑戰。

初哥跟老手成team 酷熱警告下首課

組成隊伍,8月開始操山,首課遇上打風前夕的酷熱天氣警告,呼吸困難,心跳持續高企,一度以為勇闖針山變「命喪針山」。首次練習便吃下苦頭,不敢奢望如何完成100公里長途戰。

練習毅行最難的地方,是約齊腳。四名隊友放假日子不一致,經常只有二、三人操練,很難全面掌握路段情况。我和另一隊友都是「毅行初哥」,可幸是其中一位隊友已6次參賽,對於路線難度、長度、途程進度、配速、設立支援站、分配物資等,都有獨到分析,一切以他馬首是瞻。三個月操練過去,終於來到正場。

過了西灣天色漸暗,開始真正的挑戰。

沒有身後身 只有眼前路

比賽當天十分炎熱,第一段已感體力消耗十分大,完成第二段時,陣中最年輕力壯的隊友已經抽筋。禍不單行,最富經驗的隊友在難度最高的第三、四段出現感冒癥狀,令整隊進度十分緩慢。對於我這新手,慢速前進保留體力,那一刻或許是好事。

徹夜行進,拂曉時分完成三、四段,無論體力或意志,都來到最薄弱的階段,唯靠「沒有身後身、只有眼前路」的決心,繼續前行,逐一攻下筆架山、獅子山、針山、草山,傍晚開始「針草帽」尾關──大帽山進發。

馬鞍山段能眺望夜景,眼球上的甜點為消沉的意志打了強心針。

「冷冷雨Wo~,沒焦點因找不到你」,在能見度只有一米的情況下見步行步,終到達氣象站山頂,凜冽橫風如針一般撲面,氣溫大概只有10度,遇到一位與隊友失散的參賽者。

冷冷雨大帽山 電話助落單毅行友 

香港最高峰之路,冷鋒撲至氣溫急降,冷雨迷霧中左顧右盼。

「冷冷雨Wo~,沒焦點因找不到你」,在能見度只有一米的情況下見步行步,終到達氣象站山頂,凜冽橫風如針一般撲面,氣溫大概只有10度,遇到一位與隊友失散的參賽者。他在賽事中拗柴,支持不了仍有一小時的下山路程,電話又收不到訊號,進退為谷。幸好我的電話有微弱訊號,尚可致電向大會求救。不過,山頂擾攘一輪後失溫不少,跑下山時體能急跌。

毅行者其中一項精神講求團隊合作,拋下隊友在業餘級賽事中追趕時間,是否真的值得押上隊友生命安全?

行走已超過12小時,毅行者體力消耗已相當大。

世上無難事 捱完一次再來一次

初試啼聲能夠完成賽事是最大目標,最終我們以40小時過終點,肯定不算漂亮,但值得令我驕傲。回想那兩日兩夜,最難忘是自是當中經歷的痛苦。感受肌肉酸痛、刻服意志低沉的消極感,最老套的「世上無難事」卻是最真實、最有血有肉的體悟。

兩日一夜,不眠不休,雖不至要被抬回家,卻也足以叫人筋疲力盡,癱瘓數天。衝線後我和隊友誓神劈願,不會再重蹈覆轍。然而,「每個人都會經過這個階段,見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後面是什麼」,或許我們仍處於那個想攀過萬重山的階段。挑戰極限的痛苦,較留在安逸的舒適地帶,更能帶來快感。

冷風冷雨,四野漆黑,前路難行。(李澤彤攝)

毅行路不易走,點擊圖片感受夜闖山峰的淒風苦雨

【步走族-雲集快慢腳,每月不同題目,蒐集不同感想。無論每公里4分幾、定一次最盡跑幾K,Sub3抑或行住過終點,只要想跑喜歡跑,歡迎在這裏相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