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走族︱毅行者】支援者ET:大聖爺手上討回半排感冒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步走族》是01體育跑步園地,2018年10月起步,期望結集各方跑友,化腳步為文字,互相交流。每月開出特定題目,邀請跑友說跑談天。本月題目,是11月中舉行的毅行者。

毅行者,不止跑者。四人隊伍上山,親朋戚友落水。支援小隊冷風中靜候,備好補給迎接跑手,按摩身軀撫慰心靈;有人「空中加油」跑住供水,同步上追趕時間。隊伍機動行事,隨時起行緊急支援。上回看過KT毅行初體驗,今回輪到ET,作為最緊密支援者,跟著至愛「一齊癲」。

另,早前聽過圖騰跑跑手的見聞,發現香港山賽跑手的最大障礙,或許是馬騮。

那天晚上,黑暗包圍大帽山,有種不真實之感。濃霧環繞的山路,原應人迹罕至,但今日竟然車龍千里,路旁停車位置全已爆滿。狹窄彎曲行人路上絡繹不絕,每人手持大箱小包往來呼喚。早來者佔據有利位置,在小食亭旁草地架起一個個露營帳篷,透火煮食。

文、相:ET

哥要的不是食物,是按摩!

半夜三更 提水送飯

那是我第一次被毅行支援隊的強大陣容而震撼。半夜三更在寒風中等候的這一群人,全都只有一個目標:守候自己的選手,提供最好的照顧,讓他們以最佳狀態繼續上路。真是一種令人難以理解的熱情。他們無份參賽,創造個人佳績也無法分甘同味,只能替別人高興。常說香港人自私重利,但在毅行這回事上,你中有我,每人心中都有一種燃燒,不惜千里送水、絕地送飯,在沿路一百公里不同的路段上,源源不絕地為選手帶來補給。

毅行四個人行百公里,支援組則要隨時候命,機動走位。

丈夫新婚後初次參賽,賽前我無知一問,到底一百公里,多遠?他解釋大概是由西貢出發、經將軍澳、觀塘、黃大仙、荔枝角、荃灣、屯門,一直走到元朗,而且走的是山路,以他們能力至少走30小時。我內心用了港鐵沿線稍作比較,咋舌不已,單是幻想已立即腳軟。這項活動本來就是為了挑戰人類的體能極限,更重要的是體現遇山過山、見水涉水的毅行精神。

四批隊員負責物流接送、補給、按摩。第一站設水浪窩,過這站之後選手將經歷高體能的「長命段」,集合麥理浩徑最艱難的環境。

補給不是「質飽跑手」 餐單精心計劃

首次加入支援隊,才發現做支援也是學問。一隊十多人,隊長是毅行舊人,精明細心,安排隊員分四批到四個支援點。第一站設在大會Checkpoint 3 (下稱CP) 水浪窩,這站之後選手將經歷高體能的「長命段」,集合麥徑最艱難的環境:上落山、碎石路、叢林、長樓梯等,所以食物必須容易消化又高能量,以碳水化合物為主,但減少肉類以免消化困難。

臨時在金山郊野公園加開了第二站,等候期間,旁邊的馬騮搶去一大排感冒藥,被襲之後隊友全部變身守衛,舉著木棒守在選手旁,讓他們不受侵擾地稍睡15分鐘。

守護隊友 對抗馬騮

當日,隊伍一名選手突然生病,支援隊臨時在金山郊野公園加開了第二站,帶了炒飯、感冒藥、薑湯等,前往「救援」。等候期間,旁邊的馬騮也鬧感冒。

在金山等候期間,發覺附近樹林有不尋常聲響,突有人大叫「小心馬騮」,幾名支援大漢手執樹枝,不斷揮舞,加上威嚇的聲線,竟然只夠力保食物不失,但最外圍的一排感冒藥,讓一隻小馬騮搶去,消失叢林之中。勇武的支援隊「冒死」追去,也許馬騮真的不太喜歡吃藥,十分鐘後把半排感冒藥丟回我們附近草叢,至少讓跑手有藥可吃。被襲之後,隊友全部變身守衛,舉著木棒守在選手旁,讓他們不受侵擾地稍睡15分鐘。

第三個支援站在CP6城門水塘,是選手「打大佬」爆上針山前的一站,路徑陡峭,選手不能太飽,否則容易作嘔抽筋,所以我們只提供炒飯和水果。最豐富的一餐設在CP8 大帽山腳扶輪公園,人數最多最熱鬧。隊長說山上難捱,達陣時已連續走了超過24小時山路,意志力危在旦夕,需給一點下山的鼓勵,見到一大群啦啦隊,就知終點在望了。

隊長把最豐富的一餐設在扶輪公園,支援者及家眷齊集打氣。筆者施展渾身解數,親手炮製多道拿手美食送上山,但選手多已「攰到無胃口」,反而是支援隊士氣高昂「大擦一餐」。

支援隊最後任務:終點擁抱

我們在大帽山的濃霧中大約等了兩小時,一直擔心選手,心中疑惑他們何解遲遲未到。迷路?受傷?體力不支、還是未知因素?山頭各處都引頸以盼,隨著另一批黑夜行軍援援抵陣,濃霧中看來只見各人額上頭燈,在黑暗中四下探射,隱約聽見各處都在問「喂喂喂你在哪裏?」

沒有大家想像中一擁而上、相擁而泣的情景,最先見到的,只是搖搖晃晃的身軀、八隻疲憊的眼睛、和四片白得發紫的嘴唇。他們在山上最高點吃盡寒風冷雨,一停腳步立即冷得發抖。參賽者的行屍走肉,與支援隊的戰意高昂、高呼加油的情景,相映成趣。

經驗數十小時毅行挑戰,最艱難失去理智的時候,仍沒有背棄隊友,互相支撐一起走到終點。那種情誼,大概足以回味一輩子。 

丈夫所在的團隊,行到失去理智,憑著意志撐下去。

回家後丈夫沒有立即累倒床上,「迴光返照」保持亢奮狀態,急不及待傾訴各種離奇經歷。選手如何互相欺騙「轉埋呢個彎就到」,一直把謊言延續到終點;怎樣一步一痛雙腳麻木,怎樣累到大腦失去意志,怎樣神智不清靠胡言亂語撐到最後。昏迷之前他睡眼迷糊地丟下一句:「我以後都唔敢再行喇,真係痴線㗎!」

那一覺,他足足睡了12小時。

結果,他們今年繼續痴線下去。

【步走族-雲集快慢腳,每月不同題目,蒐集不同感想。無論每公里4分幾、定一次最盡跑幾K,Sub3抑或行住過終點,只要想跑喜歡跑,歡迎在這裏相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