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組銀牌】鞠盈智視傷如歸 望以銀牌對抗命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南下來港經營足球事業近13年,鞠盈智左右雙膝輪流重創,先後3次動手術,所屬球會雖兩度高舉銀牌錦標,不過他卻因傷只可以觀眾身份參與;每當傷愈能出席銀牌冠軍戰,卻又始終與勝利無緣,彷彿遭天意作弄。

周六(26日)的高級組銀牌決賽,機會再次擺在眼前,31歲的鞠盈智捱過「傷追人」困境,早已視傷如歸,「我不會理會雙腳的後果,是時候真正地以努力及付出,親手換來屬於自己的銀牌冠軍。」

攝影:羅君豪

灣仔是鞠盈智初來報到時的落腳地,乘着電車重遊這個老地方,鞠盈智若有所思。(羅君豪攝)

2018/19級組銀牌決賽 傑志Vs和富大埔

日期:26/1/2019(六)

開賽時間:下午4:00

地點:香港大球場

票價:$130、$40(特惠票)

2006年夏天,原屬中超大連實德青年軍的鞠盈智,以外借身份加盟港甲球會公民,與同鄉徐德帥及巢鵬飛入住由球會提供的宿舍,於灣仔一住便是4年。隨着之後轉投其他球會,「阿智」落户過天水圍及大圍等新界地區,甚少再有機會重臨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訪問那日帶着他走到宿舍門前,行過鵝頸橋底人來人往的馬路,「阿智」慨嘆:「原來這裏多年來還是沒怎樣變。」

地方及環境沒變,卻已人面全非,當時那個操國語的黃毛小子,現在臉上添了幾條皺紋,雙腿上多了數度疤痕,就連大連實德亦早在2012年解散,「阿智」說着半鹹半淡的廣東話,回想起那段純粹快樂的時光,「重返灣仔的確勾起很多回憶,初來港時薪金不多,成績亦並非很好,不過幾位年輕的大連球員住在一起,關係密切,間中一起煮飯打麻雀,不會想太多,最重要是開心。」

昔日人工不多,茶餐廳食物份量又少,鞠盈智那時亦曾與隊友到附近街市買餸煮飯,是他難得出外的活動。(羅君豪攝)

寄望翻身卻愈跌愈深 自信動搖愧對球會

我並非甘於白逗人工的球員,簽了約便要踢出與薪酬相乎的價值。

早前網上流行「10 Years Challenge」,對比自己10年前後轉變,我反過來問「阿智」,早期可有想過10年後的自己是如何?他沒有猶豫便答:「完全沒有想過留在香港,一心想着在港大展拳腳,以好表現爭取重返大連一隊。那時感覺自己除身體對抗差一點,技術及頭腦都不會比別人差。」不過腦海中幻想的情節,結果未有如願上演,「我受了很多次傷,令所有機會慢慢在手中流走。」

來港後「阿智」共動過3次手術,每次至少休戰半季,「看見自己的身體這麼弱,躺在床上可以做的事卻不多,所以每次都記憶深刻。」2008年季尾「阿智」右膝半月板重創,首次在港療傷,由於傷勢屬大連時期的舊患,這次未有對他造成太大打擊,「覺得運動員受傷是必然,傷愈還可以踢得跟以前一樣。」惟3年後轉投天水圍飛馬,未上陣先上手術床,復出後只踢了3、4場又完季。

一而再地被傷患困擾,雙腳膝蓋軟骨嚴重磨損,兩邊半月板皆開過刀,養傷期間讓「阿智」曾胡思亂想,「質疑自己是否還可繼續踢下去,我還要結婚、賺錢及照顧家人,若有日退役,又可以做甚麼?」看見其他隊友在綠茵場上奔馳,「阿智」內心難免焦急,同時面對教練及管理層,亦感自責與內疚,「球隊辛苦找我加盟,老闆出糧給我,自己卻無法貢獻球會,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並非逗人工便甘心『齋坐』的球員,很想證明自己的價值與薪酬相乎,告訴球會沒有簽錯人,羅致我是值得的。」

場外的鞠盈智有點內向,予人斯文及文靜的感覺,他笑言不太喜歡人多的地方。(羅君豪攝)

默默扛起獨子責任 不理後果珍惜每一秒

爸媽為我付出很多,踢下去還不足夠回報他們,還要踢得更好。

訪問時原本想讓「阿智」帶我們在灣仔區內逛逛,遊走他以往經常「打躉」的小店或餐廳,不過原來31歲的他不愛人煙稠密的地方,惟鄰近時代廣場的宿舍周圍相當繁華,昔日他練習後只好留守家中,與隊友打遊戲機或睡覺。

性格內向的「阿智」於受傷期間少有向好友分享苦況,陪伴他傾訴的只有遠在大連的雙親,談起家人,平日場上顯得冷靜的「阿智」亦有點感觸,「媽媽常問我腳傷如何,她叫我若真的很痛,便不要踢下去,怕影響我退役後的生活。自己是家中獨子,每年可能只見他們一次,要讓他們擔心自己亦很難過,有時即使不適,只好向她報喜不報憂。」

傷患的痛苦刻骨銘心,亦為家中兩老帶來牽掛,我問「阿智」何不順從父母意願,早日為親人放下心頭大石?他報以堅定的眼神:「我6歲便踢足球,讀到中一因為足球放棄學業,足球是到現在為止,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爸媽為我付出了很多,回報他們的方法,繼續踢下去還不足夠,還要踢得更好。」

因此恢復期間,「阿智」比任何人認真,無論後果如何,他只想年老後回望這段經歷,「後悔」二字不會出現在腦海中,「假若我沒有傷患,可能在國內踢出更高水準,又或者現在已經退役了,誰知道?我不會再理會雙腳的後果,總知現在踢得一日便好好踢,珍惜每一課練習、每一場比賽,因為不知道自己何時會再受傷,假若明日便要退役,我亦會欣然接受。」

來港5年直至效力天水圍飛馬期間,鞠盈智才學習說廣東話,「始終來這裏搵食,講普通話有點不應該,就算說得差都要試。」(羅君豪攝)

擺脫傷患望以汗水換冠軍 「踢1分鐘亦需對得起自己」

今季由東方龍獅轉投另一港超班霸傑志,「阿智」明日將迎來加盟新球會以來首項大賽決賽,於高級組銀牌賽與和富大埔爭標。或許上天總愛作弄「阿智」,過往他效力的球會曾兩度成為銀牌盟主,分別是2011年的公民及3年前的東方,惟兩次他皆因傷而缺席冠軍戰,只能作壁上觀,相反有份出場的兩次,卻全數落敗而回,與錦標無緣。

「曾想過為何每次受傷、做手術的都是我?公民那一次,晉級過程都有參與,惟獨最後一場決賽受傷,為球會奪冠而開心,但為自己受傷而落寞,坐在觀眾席上悲喜交雜。至於在東方卻遇上第3次動手術,不過可能因為受傷太多,已經對這感覺習慣了,所以亦沒有想太多。」

時不與我的極致,聽着亦令人感到心酸,「阿智」坦言有時亦在想「我唔係真係咁黑仔吖?」可幸今屆這位中場再無傷患纏身,是時候真正以自身努力親手換來冠軍,「哪個球員不想踢決賽?若可以捧盃,我不會說只靠自己的努力,但希望別人亦肯定我的付出,這對球員相當重要。」

是否想籍此告訴外界,自己並非「傷多過踢」?「阿智」卻說不是:「其實這兩三年感覺踢得不少,可能大部人的印象只留在以前,傑志擁有最好的球員,隊友給予我良好的壓力,要用表現爭取正選位,反覺得狀態是近年最好。無論只踢1分鐘或90分鐘,要對得起自己及球會,希望為開季不順的球會贏得冠軍,提升士氣。」

走着走着,發現同路人都離開了,港超剩下的國援不多,但鞠盈智仍希望證明自己的價值。(羅君豪攝)

在內地足球發展陷入低迷時來港發展,取得香港身份證後國內球壇卻因贊助商大灑金錢而再度蓬勃,惟限制於當時「港澳台球員」仍被視作外援的規例,「阿智」只好立下心腸留港延續足球生涯。

不知不覺已是13個年頭,當年國援遍布本地頂級聯賽的時代經已過去,還活躍於香港球壇的就只得自己及寥寥數人,「我與阿鵬(王振鵬)及大哥(黃洋)算是少數餘下國援,而且年紀都不小了,我們除了向年青球員分享經驗,協助他們成長,亦想重新證明自己的價值,銀牌冠軍便是個最好的機會。」

面對時代巨輪、 遭遇傷患折磨、承受天意作弄,鞠盈智明日那怕放手一搏,因為他已沒有甚麼可再輸了。

作壁上觀的感覺,對鞠盈智來說很熟悉,但不想再體驗了。(羅君豪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