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王睿】Sa’icelen!為職業足球夢賭一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現在來職業隊才覺得說,這才是享受足球!」

對王睿這個26歲台灣後衛而言,來香港是一場賭博,賭上生命最好的年華,博取一個在家鄉無法實現的願望。

攝影:張浩維;影片:葉詩敏

王睿(Ray),阿美族人,來自阿美族中最大的一個部落──花蓮光復鄉馬太鞍部落。馬太鞍有個美麗的傳說:日神與月神的一對兒女本來生活無憂,但被凡間汪洋大海中,一個如明珠般美麗的小島吸引,終於雙雙下凡,經歷數代繁衍後,族人終在在有梅花鹿奔馳的馬太鞍溪畔平原定居。

原住民是台灣足球戰力重要來源:外流台腳王睿、陳浩瑋都來自阿美族,在中甲北京北控落班的溫智豪則是布農族人;女足方面更甚,王睿的堂姊王湘惠、余秀菁、林曼婷都是阿美族人,前兩者曾到中超落班,林曼婷更外流歐洲。原住民族文化亦可見於球場內,打氣口號中常聽到的「撒以子任」就是阿美族語「Sa'icelen」,意即「不放棄、不妥協」。

來自台灣的王睿,身型、頭槌及左右腳用波俱佳,獲佳聯元朗主帥郭嘉諾賞識。(張浩維攝)

2018年,台灣登記原住民數約56萬,僅佔整個台灣人口的2.38%;在台灣從事足球行業者同樣是少數,這項運動在台的發展亦遠及不上棒球,儘管代表隊排名早年節節上升,有過在世界盃外圍賽擊敗強敵巴林的壯舉,陣中球員也確有實力,職業聯賽卻始終成立無期。台灣球員想要成為有固定收入的職業足球員,就要懷着「Sa'icelen」的精神,鼓起勇氣往外闖。

王睿就是其中一個。

練習完畢後,王睿隨記者到附近的茶餐廳吃午餐,更挑戰用廣東話落單。「講得好過我!」侍應姐姐讚道。(張浩維攝)

為何踢足球? 「至少能碰到球」

「很多人都覺得原住民一定唱歌好、運動好、跳舞好,但這不是真的啊!」茶餐廳裏,阿睿邊吃他的腸仔米線配火腿奄列邊說,「我小時候就是運動不好,打棒球常打不到球,就選了足球,至少能碰到球。」這個阿美族小子一踢足球就愛上,在國中知道台灣有足球代表隊以後一直以此為目標,最終如願成為台灣U23隊長,進而長期代表台灣,去年8月以超齡球員身份出戰雅加達亞運、再於主場參加東亞盃外圍賽次圈,雖然兩次對陣香港都落敗,仍獲港隊教練郭嘉諾看中他既有身型速度、頂上腳上功夫俱佳的特質,邀他加盟港超球隊佳聯元朗。

元朗一向不算勁旅,論預算更只屬港超下游,但香港足球環境比上不足,比下已有餘,王睿嘗到職業球員的生活,已不想再回頭。

初來港時,王睿已希望學好廣東話,他亦用手機內亦的翻譯App,隨時將不懂說的字詞翻譯,「但不一定準確啊」。(張浩維攝)

回家的尾班小巴晚上9點半準時由元朗開出,令王睿甚少往外跑。(張浩維攝)

外闖成圓夢唯一途徑 堂姊作先例獲家人支持

台灣足球氣氛不熾熱,曾聽過一位熱愛足球、為此自資出版書刊的台灣朋友感嘆:「我是不是生錯國家?」我轉述這句話,王睿說:「我們踢球的,都會有這樣的想法。」Ray身邊從國小一起踢球到高中的朋友,一個接一個離開足球,有人有了新興趣,更多人到高中或大學後為了糊口,不得不放棄,始終沒有職業聯賽,無論多愛足球也難看到將來。

「其他運動發達的國家,會覺得運動員是明星,不用怕沒出路,甚至他們賺到的錢可以供養他們到退役後,這些我們覺得在台灣沒辦法發生,因為台灣沒有這樣子的環境、沒有這樣子的風氣。」台灣也不乏體育明星,羽毛球天后戴資穎、網球的詹氏姊妹、曾效力紐約洋基的棒球員王建民等等,但足球就是沒辦法,王睿說出台灣足球員的無奈:「換個角度想,台灣的環境很適合生活,畢竟醫療好又便宜,房子努力一點也會有,但是對運動、對足球就沒辦法,就必需逃到外面。」

台灣女子足球代表王湘惠是王睿的堂姊,去年的雅加達亞運,與「王小弟」分別代表台灣參賽。( 相片來源:中華民國足球協會CTFA)

平日專注操練、健身,加上住所位置偏遠,王睿能外出的時間不算多,「間中出來走走散散氣,是不錯,轉換一下心態再回到球場上,會比較開心一點。」(張浩維攝)

但王睿拒絕放棄。從高中準備升上大學時,Ray開始有了成為職業球員的想法,在香港,當職業球員是一種「嘗試」:不是多數港人追求的安穩工作,但至少從收入條件而論,近年本地球員薪金大幅提升,初入行者,大部份薪金不遜大學畢業生,際遇、能力較好的,月入3、4萬者不在少數,更不乏年輕球員薪金接近或達到6位數。

在台灣當職業足球員,阿睿如此形容:「應該是說,真的是去賭吧!」幸運的是他在爭取家人支持時,有堂姊王湘惠作一個好例子:這位台灣女足代表學業上已考獲研究院資格,足球事業上,先到日本女足次級聯賽的廣島紫天使落班、前年再轉戰中國女超,落戶北控鳳凰,曾享百萬台幣年薪(約25萬港元),至少能維持生活。雖然王湘惠已回台灣落班,但也令阿睿的父母覺得,若他能跟着堂姊的路走,該不會有大問題。

遊走中上環,王睿覺得一切都新鮮,「出來走走,感覺就真的是到了另一個地方。」(張浩維攝)

獨身來港,難免有想家之時,但王睿笑笑帶過:「這裏有美食,我也能在喜歡的足球當職業選手啊!」(張浩維攝)

外婆去世、言語不通 「得到機會就必需失去自由」

來到香港,王睿作為職業足球員,每天要做的就是練習、比賽,雖不慣沒有方便的機車(電單車)可騎,但也慢慢適應搭輕鐵、坐小巴、巴士;離開了家鄉,他與3位巴西隊友基斯、基爾頓和慕沙一起同住元朗村屋,偌大的房子足夠一人獨享一房,「剛剛來這邊跟他們住,應該是說很驚訝,沒想到是跟巴西人一起住,我就想到完蛋了,我的語言完蛋了!哈哈哈!後來發現他們的英語比我更爛,啊,還好還好……」阿睿跟基斯特別熟稔,雖然只能以英文單詞溝通,但平日仍互相照顧;有時在「家」看着3個巴西人一邊打手遊,一邊用葡語交談大笑,他雖聽不懂,仍覺有趣。

老家在台東花蓮、在高雄當兵、畢業後在台北工作,王睿早就習慣東奔西跑,台灣與香港也只相隔短短一個半小時的機程,但身在異鄉,難免會想家,特別外婆早前去世的時候,令他感受更深:「小時候就是外婆跟我的奶奶帶大的,因為爸爸媽媽工作忙,有時候他們會出國,就把我丟在外婆家讓她們照顧,所以跟她關係還不錯,我的阿美族語也是跟她們學的,然後現在已經不太會講,但還是會聽一些,現在都荒廢掉⋯⋯」回家的小巴,尾班車晚上9點半就從元朗開出,令阿睿無法跑得太遠,偶爾回到房間獨處、睡不着時會想念台灣,他就盡量不去想。靜夜寂寥總比有翅難展好,「能得到那樣的機會,就必需失去自己的自由吧!因為要為自己的夢想去拚,這樣子就好說一點。」

台灣的足球場多在學校、或政府的運動場內,「街場」如修頓球場,對王睿來說相當新鮮。(張浩維攝)

到訪修頓,恰巧遇上前香港足球先生陳發枝,與友人一起踢友賽,王睿不住大呼:「好神奇喔!希望未來我也像他那樣,一直踢足球。」(張浩維攝)

王睿來港後6戰全部正選上陣,攻入2球,擊敗過勁旅如東方龍獅及和富大埔,但同時也在護級關鍵戰紅牌被逐,表現有起也有落,「有幾場比賽我沒有表現到最好,覺得有點辜負到自己的期待,也覺得這裏的外援真的非常有挑戰性。問題是,我是亞援的身份,不能用本地球員去做目標,而是要跟外援對抗,我到底是不是有能力繼續留在這?」受到職業足球的衝擊,Ray有時會懷疑自己,元朗主教練郭嘉諾也希望他能更有自信。不過,勝利、落敗、滿足及自我懷疑,都是作為職業運動員的必經過程,阿睿離開台灣、離開舒適圈,不正是為了感受這一切嗎?

「在台灣,我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他眯着眼笑。

從校隊到代表隊、再到外流成為職業球員……王睿不斷為自己設下新目標,也一步一步地達成。他心目中更高的目標,可以實現嗎?(張浩維攝)

香港足球的發展,時時令球迷、持份者搖頭嘆息,卻總有人視此為實現夢想之地:在家鄉尋不着機會的巴西人、因球會未能支薪而來港尋安穩的東歐球員、擁有高學歷卻始終想踢波的日本人、幾乎放棄足球的韓國球員最後贏盡榮譽⋯⋯王睿有更高的目標,他想踢亞洲賽、也想到更高水平的聯賽落班,但亦深知自己必需先在香港站穩陣腳、再突出自己,才有條件談下一步,踏足港超,令他看見未來的可能性。

「我最喜歡的是足球,就想出來闖,能留多久就留多久,就像以前讀書,不在家鄉讀,要到外面讀,偶然想家,就好了。」

阿美族的男孩,Sa'icelen,拼命留在香港吧。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