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擊】挾世界第一返港仍落淚  江旻憓:教練很生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昨日(11日)國際劍擊聯會公布最新世界排名,香港女子重劍代表江旻憓(Vivian)榮登「一姐」,成為首位港產劍擊世界第一。

Vivian今日回港時卻毫不快樂,更不斷落淚,全因她對自己早前在格蘭披治大獎賽布達佩斯站的表現失望透頂,教練Tavi更因而大發雷霆。

江旻憓早前在布達佩斯賽32強反勝為敗下出局,但受惠於前「一姐」Mara Navarria 64強已落敗,原本世界排名第二的Vivian仍得以升上第一。

江旻憓首度登上女子重劍世界排名第一,完成布達佩斯賽後今日返港。(高詩琦攝)

惟這位香港劍后今日隨隊返港時,甫接受訪問已哭起來:「我覺得我配不上,剛剛的比賽打得不好,但又有好消息,我要更努力才能保持這位置。打這麼差,好失望,我距離心目中的世界第一還有很大距離。」她說,自己心目的「一姐」應該像羅馬尼亞的Ana Maria Popescu一樣,清晰知道自己及對手的能力,「還有好多事需要練習,經過今次,更覺得離第一好遠⋯⋯」

布達佩斯賽失利令江旻憓邊受訪邊哭,說自己配不上世界第一。(高詩琦攝)

「教練說我不懂打劍」

最教Vivian傷心的是,令香港重劍隊成績躍進的教練Tavi,為她的表現生氣不已,更大發雷霆:「上次一輪遊他也沒那麼生氣,他今次真的好生氣,現在跟他關係不太好,他罵過我後,我們就沒有說話⋯⋯他說我不懂打劍,說我浪費了訓練成果,領先這麼多也反勝為敗。如教練所說,排名是Nothing。」

香港劍擊隊重劍教練Tavi同機回港,但未有受訪已匆匆離去。(高詩琦攝)

世界第一名號成壓力  「心情很複雜」

回想布達佩斯賽,江旻憓認為失利的主因是欠耐性:「領先後覺得自己很快可以贏,已開始想下一場,但比賽其實未完,對手也不是弱,我明明能獲勝卻輸了,落後13:14時覺得可追上,卻沒有醒覺,太放鬆了⋯⋯而且我太慢熱,已想過很多方法去進入狀態,但效果不太好,不能再這樣了。」而「世界第一」的名號,也成了Vivian的心理負擔:「之前在想可能會登上世界第一,又知道本來的一姐輸了,其實我不應該理,但卻去留意、去計分⋯⋯現在排了第一,是我一直想要的,我卻一點都⋯⋯不是不開心,卻很複雜,而且這第一很短暫,因為很快又有比賽了。」

最教Vivian傷心的是,令香港重劍隊成績躍進的教練Tavi,為她的表現生氣不已。(高詩琦攝)

江旻憓曾經克服重傷,登上高峰,當時她以享受劍擊的心情才能很快復元,她坦言要記住那種感覺,吸取布達佩斯賽的教訓,變得更強:「我不能再想太多,不能再犯同樣的錯,希望成都(世界盃)前,教練可以鍾意返我。」抹去淚水,Vivian將全力備戰3月22至24日在成都舉行的世界盃分站賽。

曾經指導江旻憓多年的陳偉勁(右),希望Vivian不要因「一姐」之名背負太大壓力。(高詩琦攝)

兒時教練陳偉勁:Vivian努力得我自愧不如

江旻憓的由10歲半開始至2016年為止,一直接受陳偉勁指導,陳教練今日亦現身機場,他指愛徒自小已十分努力,「自己曾作為劍手也自愧不如」,即使Vivian大學時代到史丹福大學就讀,該校不設重劍教練,但她堅持每天睡幾小時,就透過視像通話接受陳教練指導而練劍,亦自己抽時間練步法,「她的年代只能靠自己,能堅持很不容易。但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她做不到,只要叫她做的動作,她一定會做到。」他亦盛讚江旻憓大大加強了身體質素,「她的體脂率很低,肌肉很多。」

Vivian將全力備戰3月22至24日在成都舉行的世界盃分站賽。(高詩琦攝)

陳教練希望Vivian忘記世界第一的稱號,不要背負太大壓力,但認為在這時間點失利或能助她進步,「總比奧運時才失利好。」他相信,Vivian的媽媽能繼續扮演支持她的角色,助她平復心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