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球評】施蒙尼與馬體會的囹圄 徘徊在大衛與薛西弗斯之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駕駛一輛土砲「錢七」跟法拉利、保時捷在賽車場爭勝,會是什麼感覺?看似誇張的處境,卻是馬德里體育會多年來與皇馬、巴塞硬碰的寫照。

當然這也是西甲其他球隊,或是德甲拜仁以外、意甲祖雲達斯以外、法甲PSG以外一眾球隊的掙扎,多少年來不斷有球隊嘗試挑戰,少部分曾短暫成功然後失敗了,能留下來的似乎只有一隊:施蒙尼帶領下的馬體會。

小流氓鬥超級富豪,如何可以抱得美人歸?

一個朝代的終結?

歐聯十六強,馬體會在首回合領先兩球大好形勢下,次回合被C朗拿度帶領的祖雲達斯逆轉勝踢出局,遭《馬卡報》形容為:〈一個朝代的終結〉。

即使標題有誇大之嫌,馬體會的而且確處於改朝換代的十字路口。帶領球隊兩度打入歐聯決賽、2013/14年贏得西甲冠軍的隊長高甸,季尾約滿鐵定離隊,他是球隊定海神針兼精神領袖,加上另一後防主力菲臘路爾斯也將與球隊分道揚鑣,如何重組這條固若金湯的後防線,是施蒙尼來季部署一大難題。

「悅目進攻足球贏得掌聲,穩固防守才能贏得錦標」這句老話,幾乎放諸四海皆準,唯獨在西甲──至少在巴塞、皇馬永恒存在下,只淪為其他球隊負隅頑抗的生存技倆。偶然也有成功「偷雞」者,例如03/04年賓尼迪斯帶領的華倫西亞,另一隊已是在此剛好10年後施蒙尼領軍的馬體會。

歐聯十六強次回合,C朗拿度大演帽子戲法拯救祖雲達斯,狠狠將馬體會踢出局。(Getty Images)

施蒙尼在2012/13球季即帶領球隊贏得西班牙盃冠軍,被球員拋上半空。(Getty Images)

這個開心畫面很快再次出現,13/14球季贏得西甲冠軍,施蒙尼再次被球員拋起慶祝。(Getty Images)

西甲防守最強

施蒙尼在球員年代,是個充滿鬥志、90分鐘滿場飛的防守中場,他2011年12月走馬上任當上馬體會主帥,不單為球隊注入鋼鐵鬥志和信心,還一下子令紅白軍團成為西甲防守最強球隊。

當季球隊失球數字高達46球,之後一季、即是第一個完全由他帶領的2012/13球季,已大減至31球,此後除2014/15球季外,馬體會一直是西甲失球最少一隊。

施蒙尼任內馬體會西甲失球數字

球季 失球 最少失球排名 聯賽排名
11/12 46 4 5
12/13 31 1 3
13/14 26 1 1
14/15 29 2 3
15/16 18 1 3
16/17 27 1 3
17/18 22 1 2
18/19 17* 1* 2*

*更新至2019年3月15日

球員年代的施蒙尼非常勇悍,永不言敗。(Getty Images)

場上11個施蒙尼

沒有皇馬、巴塞的財力,聰明的施蒙尼決定先從自己可控制的地方着手。防守既是排陣和戰術部署,更是11名落場球員的集體意志。

他時刻強調麾下球員必須是「男子漢」,要做到這點,一切由訓練開始。曾效力球隊3年的卡拉斯高(Yannick Carrasco)說,「訓練時是不停、不停(跑動),由一個練習跑到另一個,令心率不會下降」。基沙文認為,在施蒙尼的訓練過後,「比賽時你已作好面對任何身體對抗的準備。」

試想像一下,如果一支球隊派出11個施蒙尼落場,他們不一定能取勝,但肯定很難被擊敗。

施蒙尼在練習中不斷催逼球員跑動,令球員進入最佳作戰狀態。(Getty Images)

最偉大的挑戰者

在任第8個球季,即使只贏得一次西甲聯賽冠軍,更重要的是他成功令球隊穩坐西班牙第三把交椅──即使遙遙在皇馬、巴塞之後。

這樣的穩定性,是兩大班霸歷任挑戰者前所未有的。最大難度在於,無論主力如何被高價撬走,總可及時找到合適替代品:失去法卡奧?迪亞高哥斯達頂上。失去哥斯達?先是大衛韋拿,然後有文迪蘇傑、基沙文。車路士收回高圖爾斯,隨即又有奧比歷取之代之。

別忘記,馬體會在施蒙尼領軍後的一次西甲冠軍、兩次歐聯亞軍、兩次歐霸冠軍和一次西班牙盃冠軍這個戰績,是以少於皇馬和巴塞一半收入和人工贏得,他們被選為歐洲「性價比」最高球隊,並非浪得虛名。

他們的工作最大難度還在於,前面不是有一座,而是兩座近乎無法逾越的大山等待着,皇馬狀態不好,仍有巴塞在,反之亦然。在這個前設之下,施蒙尼竟能把昔日在聯賽榜前十位浮游的家庭式小球會,搖身一變為穩入三甲之內的爭標份子,大膽說句,他們說得上是最偉大的挑戰者。

基沙文年薪高達2000萬歐元,多少給予他拒絕轉投巴塞的底氣。(Getty Images)

球場外的鬥爭

單靠鬥志,當然鬥不過巴塞、皇馬,馬體會的成功,球場外的操作功不可沒。施蒙尼上任的11/12球季,球會只有約1億歐元收入,不及皇馬的六分一,今年他們的收入超過3億歐元,即使仍與皇馬的7.5億與巴塞的6.9億尚有大段距離,但也已大大收窄。

為增加收入,他們引入萬達集團為小股東,興建7萬座位的新球場並把冠名權售予對方。馬體會一步步由皇馬這個馬德里富甲天下貴族身旁、廉價且低俗的不受歡迎平民鄰居,由一個家庭式小規模球會,爬升為上流社會精英一份子,即使永遠達不到王親貴胄高度,也是一人之下的級數了。2017年萬達把股權出售,惟未影響萬達大都會球場名字。

馬體會的新主場萬達大都會球場,美輪美奐,可與全球頂級球場看齊。(Getty Images)

萬達大都會球場不止設施一流,座位數目達7萬個,較原有的卡達朗球場多1.5萬。

收窄「貧富懸殊」差距

西甲足球轉播權分散,亦是皇馬、巴塞跟其他球會「貧富懸殊」的遠因之一,近年西班牙轉播權收益愈趨平均,馬體會是最大受益者。皇馬、巴塞各領1.5億歐元,過往小球會只是他們的十二分一,馬體會連當上冠軍的13/14球季,也「只有」4100萬歐元,如今紅白軍團的轉播收入已跳升至1.1億歐元。

大部分球員仍屬「平民級」數萬歐元周薪人工,不過他們已能付出頂級球星薪酬留住主將,頭號球星基沙文年薪2000萬歐元,即周薪約38.5萬,中場大將高基22萬,迪亞高哥斯達18萬,高甸16萬。最厲害的還是主帥施蒙尼,剛續約至2022年的他,年薪2400萬歐元,據報是剛回巢皇馬的施丹足足一倍。

33歲的隊長高甸季尾約滿勢將離隊,馬體會必須重組後防線。(Getty Images)

難以突破的瓶頸

往績可見,施帥對換血有一手,尤其防守是他最擅長,強如高甸,離隊確有隱憂卻不至令人太憂慮。真正值得擔心的反而是,做好防守之後的下一步,應如何走下去。

明知只靠死守行不通,近季馬體會先後高價引入卡拉斯高、積臣馬天尼斯、域度奴和湯馬士林馬等攻擊球員,迪亞高哥斯達亦以近6000萬英鎊歸隊。可惜沒有一個踢出水準,他們的發揮也許受制戰術部署或適應問題,可是哥斯達曾隨施帥3年,遲遲交不出表現實在沒有借口。

不敵祖雲達斯一仗,將馬體會的問題殘酷地揭露出來:防線老化、戰術被動、前線球員表現不濟。即使收入連年穩步增長,興建新球場加上過去數年轉會市場操作表現欠佳,令債務已累積至2.7億歐元。

施蒙尼在馬體會任重道遠,他何時可再為球隊帶來新突破?(Getty Images)

大衛Vs薛西弗斯

施蒙尼和馬體會均有自知之明,他們努力壯大自己,去擔當最強壯的「大衛」,每年靜待不知能否等得到的時機,儲一口氣殺敗兩大哥利亞。

這個漫長而連想像也令人覺得疲累的過程,與其說是偶一為之的大衛,其實更像每天無止境把巨石推上山的薛西弗斯(Sisyphus)。

何年何月才能逃離這種折磨,無人能料,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來季施蒙尼會趁馬體會換血時機,重組他心目中的理想球隊,效果如何讓人急不及待,畢竟他們近年的相對成功,已養大支持者的脾胃,對「年年第三、無盃落袋」的局面恐難再收貨。

馬體會球迷熱情澎湃,無論球隊贏或輸也會堅定支持,與皇馬球迷作風大相逕庭。(Getty Imags)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