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聯決賽.觀戰手記】那夜凌晨 我上了開往馬德里的客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05年5月25日深夜,你在做什麼?

記住5121天之前的事,看似匪夷所思。但我清楚記得,那一晚收工後,跟一班同事到已結業的「有骨氣」打邊爐,肥牛只是頭盤,飽餐過後的歐聯決賽才是主菜。

一行五人,席上過半是曼聯球迷,一個捧阿仙奴,利物浦球迷只得我一個。

不難想像,半場時利物浦落後AC米蘭0:3之時,眾人「難聽過粗口」的安慰說話,或直接的冷嘲熱諷。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扁了,一個人有如洩氣皮球坐在一旁,想反駁他們一人一句,卻連一字半句也講不出聲。緊緊握着拳頭,心中默默跟自己說:仲有45分鐘,球賽仲未完,拒絕放棄。

2005年歐聯決賽,利物浦半場落後AC米蘭0:3,球員和球迷同樣沮喪,備受冷嘲熱諷。(Getty Images)

利物浦2005年歐聯決賽最後奇蹟反勝捧盃,震撼不少球迷心靈。(Getty Images)

支持得利物浦,本身就是一條不歸路。70、80年代雄霸英格蘭和歐洲賽的班霸,一路步入衰退期。小時候,每逢周末跟父親和叔叔一起看《體育世界》或英格蘭足球直播、錄播賽事,爸爸總是喃喃說着「那鬍鬚仔的轉身抽射真是厲害」,我嫌棄魯殊老套外形;但那個有點胖卻像貓一樣靈敏的門將高巴拿,那賣弄身手的單手接球、有點滑稽的樣子、搶眼如小丑的綠衫紅褲,深深吸引着小小的我。然後……

那些年,利物浦由外形滑稽卻身手靈敏的高巴拿把守獨木關,讓筆者對「紅軍」情根深種。(Getty Images)

英超年代開始,曼聯幾乎年年捧盃,阿仙奴、車路士、曼城一代又一代王朝,連李斯特城也捧過盃了,利物浦始終離冠軍這麼近、那麼遠,四度擦身而過。那年難得時隔21年再次殺入歐聯決賽,即使班底與粒粒皆星的AC米蘭差幾條街,仍懷着點點希望,勇敢地在這個危險的「陣容」下觀戰。怎料隨時間過去,希望很快變成失望,3:0一刻近乎絕望。

利迷每場高唱《You'll Never Walk Alone》,完美演釋支持球隊的真正意義,正是風雨同路,永遠同行。(Getty Images)

很想一走了之,但一份不知從哪裏來的自信,下半場繼續盯着大電視,盡量不理會身邊人的噪音。球員再度出場,隔着熒幕聽到響亮的歌聲,高唱「Walk on through the wind,Walk on through the rain……」,不單止球員,千萬里以外的我也感動得起雞皮,沒錯,支持球隊的真正意義,正是風雨同路,不是勝利才在一起,落敗時也不離不棄,一首《You'll Never Walk Alone》,重新燃起希望,世上原來真的有奇蹟。

帶住利迷必備的「救心」出發,祈求「順順利利」。(吳慕兒攝)

從無到有份外難得,14年轉眼過去,那份喜悅至今難忘,當時開心得不顧儀態地站在椅上手舞足蹈,實在是球迷生涯最美好的一天。伊斯坦堡5.25奇蹟,相信是一代利迷的集體回憶。

不似那些錦標滿載的球隊,利物浦球迷失望慣了,習慣把期望值降至最低,直至高普當上領隊,一點一滴,昔日鐵血紅軍漸漸重現眼前。長大後,父親竟否認自己是利迷,身邊一直沒有多少支持紅軍的朋友,多數時間都是傻傻的獨自對着發聲機器大叫大笑或吃救心,做一個「獨L」球迷。

去年首次與百多名利迷一起到酒吧觀戰歐聯決賽失望而回,幾日前突然手頭上擁有一張歐聯決賽門票,人生交叉點出現:昂貴酒店住宿和來回機票、消耗年假,去定唔去,你如何選擇?

+3
+2

某老友曾拋出一個有趣的哲學題:「香港距離英國那麼遠,齋睇電視為什麼會愛上其中一支球隊?」認真回答可以寫篇一萬字的論文,可是不論成績地支持一隊波30多年,我唯一能夠肯定的一點,那一定是:「係愛呀哈利」。

有些東西,科學也解釋不到。跟從內心的聲音,立即請假、訂機票、找酒店。第一次親身到現場看利物浦比賽,真是「未出發先興奮」。

熱刺球迷要努力一點才找得到。(吳慕兒攝)

搭上開往馬德里的客機,周四中午到達,住在市中心熱鬧的太陽門(Puerta del Sol)一帶,歐聯各大贊助商在廣場設立多個遊戲攤位,晚上請歌手在大台勁歌熱舞,氣氛一流,派對持續至半夜,本來因為時差和長途機累透,被吵至跟當地人同步入睡。

非正式人肉統計,街上遇到紅軍與熱刺球迷比例是9:1,或許應該這樣說,利迷比較高調,穿上球衣四處唱歌、拉橫額。比賽前一天,間中有穿起熱刺戰衣的球迷穿梭市中心,通常獨自一人或是一群利迷中的其中一人,相當低調,也許史上首次殺入歐聯決賽,他們希望先靜觀其變吧。

馬德里陽光普照,參觀完皇宮打算回酒店唞暑,中途在市長大道(Calle de Mayor)人聲鼎沸,一首又一首以住睇波時慣常在熒幕傳來的打氣歌曲進入耳朵,上百名利迷集結一起,逐首球員歌曲輪住唱,立即加入唱埋一份,最有趣是唱到《Manchester United is full of shxt》(曼迷抱歉哦!),大家都是玩票性質笑住唱。不過天氣實在太熱先行離隊,回到房間仍聽到響亮的歌聲,一次又一次傳來紅軍的「歐聯主題曲」《Allez Allez Allez》。

太陽門廣場賽前晚上非常熱鬧。(吳慕兒攝)

比賽日,為了防止自己過度緊張,索性到美術博物館參觀,暫時遠離足球。怎料看到其中一幅作品,又想起利物浦。幸好達利、畢加索和米羅陪伴,捱到夠鐘出發。

為了令自己冷靜點,刻意到離足球的美術博物館逛,不過睇到這一幅左下角,又想起利物浦……(吳慕兒攝)

+13
+12
+11

球場外已響起利迷宏亮的歌聲,紅軍球迷在萬達大都會築起這兒的Kop End,不能坐近他們有點可惜,然而能夠在中央左側第八行觀戰,全程嗅着球場草地的感覺已非常超現實。

文尼在我們面前推進,大叫Sadio,他大腳一抽,對方犯手球、被罰十二碼,沙拿主射中鵠,皮球入網清脆的聲音有如天籟。場地太爛雙方難以組織,熱刺久攻不下,又是奧歷治鎖定勝局,夢幻一樣的開始與結局,親身經歷利物浦第六次歐聯封王,誰會理會戰情不夠精彩這些小問題呢?比起上一次的「慘痛」捧盃心路歷程,相信不少利迷寧願悶悶地贏算了。

鳴謝:Expedia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