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姚潔貞】馬拉松是兩個人的事 她帶丈夫的激將法上路

馬拉松是兩個人的事。(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里約熱內盧奧運前最後一程港鐵,姚潔貞訴苦多於答問題。

她說丈夫陳家豪,「成日畀說話我聽」。

看她緊皺的眉頭,還有練到青筋暴現的手手腳腳,多少感受到她的壓力。

事後我找家豪,他說:「『痛』由自取,咁都捱唔過,咁渣,點跑奧運。」

從鼓勵對方衝擊奧運,到大戰當前看輕對方,里約奧運馬拉松,從來不是姚潔貞一個人的事。

文:李思詠 圖:李澤彤、黃永俊

姚潔貞從小的身形就「細細粒、少少肉地」,如今四肢盡是肌肉,小腿青筋暴現,訓練強度可想而知。(李澤彤攝)

姚潔貞,28歲,里約奧運女子馬拉松代表。

就讀德望學校,從學界田徑跑起,中大畢業後當上護士,婚後辭職專心練跑,衝擊奧運。

里約奧運後,將暫時休息,與同為長跑好手的丈夫陳家豪計劃家庭。

姚潔貞一手拉喼,一手拉住奶奶借給她的買餸車,匆匆忙忙。她剛完成備戰奧運記者會,正從火炭體院趕回太和住所。當時下午2時多,她5點要到機場,啟程往新西蘭的奧克蘭最後備戰,然後直接飛赴里約熱內盧。港鐵車箱裏,潔貞心急如焚,她的行李還未執好,唯有找丈夫陳家豪幫忙。潔貞的「大頭蝦」是出了名的,忘帶東西是平常事(她曾聲稱把背囊遺留於運動場,要家豪代為尋找,最後發現背囊根本在家,只是忘了放在哪裏),她甚至曾經遲到錯過飛機航班。

左手是奧委會的行李車,右手是奶奶借用的買餸車,這天記者會後,姚潔貞便趕赴機場,到奧克蘭最後備戰,再轉赴里約熱內盧。(李澤彤攝)

姚潔貞的行李還沒執好,回家路上心急如焚,只好着家豪幫忙。(李澤彤攝)

眼前的姚潔貞,着了火似的,放下手機,連珠炮發。「家豪常常說我不收拾,但我根本沒時間,你說我奧運前有多少時間留在香港?家豪經常『畀說話我聽』,教練(日本教練村尾慎悅)的訓練計畫又『甘』,夾在中間,好辛苦。」我不知道電話另一邊的家豪說了什麼,但在出發奧運前的最後一程港鐵,潔貞卻把握機會「投訴」家豪。事實上,從去年5月的布拉格馬拉松,以2小時38分24秒達到女子馬拉松標準,成為香港首個取得里約奧運入場券的選手,這一年要見她,確非易事。奧運前最後一次見面,就是訪問當天,第一眼看到她的四肢,肌肉紋理極為分明,驟眼看練到沒多少脂肪,小腿青筋暴現,跟我一直認識的姚潔貞那種「細細粒、少少肉地」的身形,完全是兩回事。

伸延閱讀:

【里約奧運.李慧詩】昆明生活 除了單車還是單車(有片)

雖然家豪好煩,但他在我身邊很重要。每次重要的比賽,他都到現場打氣,例如達標的布拉格馬拉松和世界錦標賽,他在賽道旁邊四處走,總之突然就聽到他的聲音。
姚潔貞

這張笑臉,難得一見,奧運於姚潔貞而言,壓力不少。(李澤彤攝)

目標「234」 直言壓力大

「我哦佢,係擔心佢身體。」我事後找陳家豪,他笑說這一年不時提醒潔貞要注意身體,又怕她獨自在外訓練,「一個人會胡思亂想,壓力愈來愈大。」對於奧運,潔貞的確非常緊張,離港前的記者會,被問到奧運的目標,她吞吞吐吐,才吐出「234」三個數字(意即2小時34分),這跟她早前在北海道比賽有關:「我在昆明呈貢基地(與香港單車隊同一基地)練得不錯,返港去北海道比賽,明明狀態好好,自己亦有信心,但一落場就感覺不對勁,結果跑得不好。我愈來愈欠信心,我害怕奧運那槍重蹈覆轍。」那場北海道Distance Challenge,她以33分41.37秒打破1萬米個人最佳時間,但未達到村尾教練定下的目標;里約奧運的任務,村尾更希望她跑進「230」,「234」只是體能的基本要求。沒有教練不嚴格,尤其馬拉松是場42.195公里的單打獨鬥,兩個多小時的比賽裏,如何敵得過體能下降,一股雄心壯志,最後不會變成信心崩潰,最考驗運動員。雖然潔貞說,「教練不算好惡,但有自己性格,非常嚴肅;而且只得我一個運動員,獨自面對他,就連自拍他都話我怪,其實好大壓力」,但至少在備戰奧運的過程中,村尾教練給她目標,助她以33分52秒打破上一代「長跑天后」陳敏儀保持了17年的女子10公里香港紀錄(舊紀錄為34分25秒),對於征戰奧運這條路,是不可或缺的強心針。

伸延閱讀:

【里約奧運.李嘉文李婉賢】姊妹兩雙手一條船 從城門河划到里約

【里約奧運.鄭俊樑盧善琳】赤柱揚帆 延續香港金牌傳奇

當然,作為妻子和女兒,潔貞面對另一種壓力。她自覺因為跑步而犧牲丈夫,要家豪承擔家庭,跑會會務又幫不上忙,就連返娘家看媽媽的時間都沒有,遑論打理家頭細務,碰巧老爺早前在大埔街頭撞車受傷,為人新抱擔心不已。其實家豪從來沒怪她,他「日哦夜哦」,只想她知道,世上從沒完美:「比賽一場接一場,有可能場場PB(Pesonal Best,個人最佳)嗎?保特多少年沒破世界紀錄?香港游泳隊的江忞懿,也事隔6年才再次PB。」當然,家豪的「煩」,就像潔貞的「大頭蝦」,也是出了名的,所以潔貞經常投訴他,也按捺不住脾氣(按此感受家豪的煩)。

伸延閱讀:

【里約奧運.黃鎮廷】港乒一哥 從沙角邨石枱打出霸氣

奧運備戰,甚少留港,與家豪打理家頭細務、添置日用品,是難得的時光。(黃永俊攝)

陳家豪也是香港一線跑手,為了愛妻,甘做最強後盾。(黃永俊攝)

家豪小心選擇打氣位

潔貞已在奧克蘭過了兩個多星期。這段時間是她整個訓練計劃最辛苦的階段,有幾課超高強度課節,然後調整,8月10日飛赴里約。陳家豪接近與潔貞同一時間到巴西,他本打算做幾條橫額,大鑼大鼓為愛妻打氣,最終因為工作太忙,沒時間做,把自己帶到賽場最實際。家豪計劃到時玩facebook live,直擊潔貞人生第一個奧運;聽畢這句,我的耳邊彷彿傳來他嘹亮的聲線,喊着「潔貞,太快,小心爆偈呀」、「潔貞,好嘢,唔使應我呀」。潔貞前、潔貞後,潔貞果然覺得好煩,「雖然家豪好煩,但他在我身邊很重要。每次重要的比賽,他都到現場打氣,例如達標的布拉格馬拉松和世界錦標賽,他在賽道旁邊四處走,總之突然就聽到他的聲音」。其實家豪不是亂叫,他賽前定必部署好打氣位置,計準距離,拿着手錶為潔貞檢測步速,以免愈跑愈亂。

伸延閱讀:

【渣馬】助愛妻姚潔貞闖奧運 陳家豪甘負重擔

【渣馬】姚潔貞奪壯年組冠軍 陳家豪終點吻賀

 

姚潔貞(左)口裏常常投訴陳家豪(右)好煩,但談到丈夫遠赴里約觀戰,她立即說「家豪非常重要」。(黃永俊攝)

4年前的大埔運動場,家豪告訴我,覺得潔貞有機會衝擊奧運,打算娶了她,讓她辭掉護士工作,全職練跑。當時我剛採訪倫敦奧運回港幾個月,心想:「奧運喎……」2014年底,潔貞真的辭職,當了陳太,半年後就達標了,是家豪令她相信自己。直到這天,見她皺住眉頭訴說「全職運動員、兼職陳師奶」的苦處,還有她經歷超強訓練後的身體,難免有點心痛,家豪卻調高聲線對我說:「係咁㗎啦,代表香港去跑奧運,唔使你練?『痛』由自取,咁都捱唔過,咁渣,點跑奧運。」我想起潔貞在車箱跟我說的那句,「我不想奧運那麼快就到,我好緊張,沒信心,未ready」,嗯,好煩的陳家豪,好一個激將法。

從學生年代拍拖,到結婚,到征戰奧運,陳家豪(左)與姚潔貞(右)的愛情故事,滿是回憶。(黃永俊攝)

如港珠澳大橋日後有機會舉辦馬拉松,姚潔貞亦有興趣參加。(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