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徐嘉嘉】勇往直前與橫衝直撞之間 前體記細說港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世上是有種人,愛的愛,恨的恨;喜歡的會喜歡得極致,討厭的又會討厭到至極。

徐嘉嘉,本地足球圈熟悉的名字,由報社體育記者到今季擔任和富大埔公關及傳媒主任,說她在球圈以火爆聞名應不為過,「『記你老母』嘛!我初初出來的時候不是這樣子,被鍊成的,女生有時會被保安恰,總有人是欺善怕惡。」

直來直往、聲大夾惡,是行內對「嘉嘉姐」的一般印象。可是夾雜在流利髒話之間,是買少見少的忠於自己與同熱愛這遍土地的不平則鳴。

採訪本地足球多於兩年的,對「嘉嘉姐」這個名字不會陌生;於後輩而言,大概像是個「地雷」般的存在,有時不知就已踩下去。剛入行採訪足球的,總逃不過嘉嘉姐的洗禮,除了散發「閒人勿近」的氣場,一個凌厲眼神已夠你自我發省大半天是否做錯事。嘉嘉姐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說話和勇往直前的發問甚至比男記者更有霸氣。訪問約在隨和富大埔赴台征戰亞協盃的最後一場分組賽翌日,經過數天後相處愈來愈自然的我們,在台北大街馬路邊的咖啡店閒聊,一切由對香港足球極有標誌性的2009年說起。

曾是足球記者的嘉嘉姐,兩年前離職後先後於兩間球會擔任傳媒及公關主任。(葉詩敏攝)

嘉嘉入行後見證本地足球近10年變化,當年葉鴻輝(中)效力的班霸南華在兩年前已自降甲組。(受訪者提供)

打滾本地足球十年   見證港足最光輝歲月

她當本地採訪記者前,曾在報社體育版當翻譯,收取通訊社稿件再撰寫外地新聞,2008年因緣際遇下被上司派到北京採訪奧運會,2009年終正式接觸本地足球;那一年,可說是千禧之後,港足最風光的一年。「先是南華入了亞協盃4強,大球場坐滿了4萬人,同年港隊又贏了一面東亞運金牌。」那段時間香港足球走出千禧年的冰河時期並受到了關注,「我做記者更加感受到,兩次都被上司交帶『你聽日預要做頭版喎』,要知道體育新聞上頭版是很難得的,更是正面的消息而不是負面新聞。所以我很幸運入行時適逢港足最風光的時候,令我那時有興趣繼續下去。」她憶起光輝歲月仍眉飛色舞。

「最初接手本地波專欄,Q&A得300字,寫多句都被編輯鬧,之後逐漸爭取下,加上本地波開始受讀者關注,終於可以佔體育版全版,現在看到本地波報道愈來愈多都好欣慰。」

「也不是『錫』住他們,但有些事情會想一想才落筆,我是否要為更多人看而令球員添麻煩呢?」敢言的她坦言會衡量。(受訪者提供)

喚起了興趣,是因為嘉嘉姐此前沒有看過本地波,像普遍大部分球迷一樣,她的足球魂是源於外國足球,她是意大利國家隊的球迷,其中一個偶像便是恩沙基。記者應具備的不平則鳴,原來早訓練有素:「香港傳媒對他的評價都很一般,無論是講波抑或報紙,只說他是『越位王』呀、『死雞王』、『溝女王』。我曾經為了他去學意大利文想看他的訪問,別人覺得他不停入波好像很簡單,其實真的不是想像般容易,例如他的飲食生活很規律、又有一間房間放置由意甲到意丙的影帶做足功課,但這些香港媒體都從不報道。」那時她下定決心假若有天能執筆的話,要讓更多人知道該意大利前鋒背後努力的一面。見識過嘉嘉姐在3年前祖雲達斯友賽南華的記者會上以意大利文提問,這刻恍然大悟。

大部分香港體育記者需身兼攝影,裝滿相機、長短鏡、電腦的背包不離身,賽前操練、比賽日曬雨淋是基本。(受訪者提供)

直腸直肚有好有不好,也有不少球員信任我,覺得我不會因為利益而利用他們,也不會因為出名便去奉承。
徐嘉嘉

兩年前嘉嘉姐離開報社,由記者轉行到任職球會公關,就如前體育主播曾說過他一生都離不開體育,嘉嘉姐想必也是離不開足球。「這10年始終與香港足球分不開,為什麼呢?是有份感情在這裏建立了,很多球員都是看着他們成長。而本身自己也喜歡足球,特別今年也與球會一起共同進退、經歷起跌,未必是可以在外面的工作感受得到的。」不過這大概也讓嘉嘉姐因此鍊成了無堅不摧的黑臉和髒話,「我以前不是這樣的,但你都知記者在香港地位低,保安都覺得你是阻人而刻意阻撓你,有些人更是欺善怕惡。」人善被人欺,善良是可貴的品格,不過善良也會成為你的軟肋,嘉嘉姐打滾多年早看透世情,數年來我已習慣這前輩不加修飾的情緒,其實也頗贊同她始終如一的那句「最緊要對得起自己」。

「美斯、C朗見完就冇,本地球員會建立信任」

意大利足球只是萌芽的契機,最大的情意結還是本地波。「採訪本地跟外隊球星當然不一樣,見到美斯、C朗可能都會有少少興奮,但他們「見完就冇」㗎啦嘛,不會保持一種關係。本地球員則不同,會建立起信任。」長年累月的感情累積,落筆能如何拿捏得穩?「當了解球員多一點的時候,又不會說是『錫』住他們,只是有時會覺得有些事情是否必須要寫呢?我是否要為了吸引更多人看,就令這個球員添麻煩呢?我會衡量這些。」

不過記者仍要面對現實,有時候也要因為贊助商與報社的商業因素而被施壓:「試過有次寫了一些數字出來,球會方面可能反感,『點解我贏波你都要這樣寫我』,但我只是寫了一個賽後公布的數字,沒有加入任何評論,令球會老闆不歡打電話到我前上司投訴。」嘉嘉比起氣惱更是無奈,「都要順從公司決定,你都明白始終有時都是很現實的,只要我對得起自己就夠了。」

嘉嘉曾在2010年隨香港隊到日本採訪東亞錦決賽周賽事,當年人腳鼎盛,「那時只得JJ一個外籍兵,感覺較親切。」(受訪者提供)

「這是2010年廣州亞運,2009年東亞運金牌後緊接是廣州亞運,所以與88、89年球員感情較深,可惜是大部分際遇一般,現在仍很希望他們能踢返起。」她說。(受訪者提供)

難忘球員一句話:球圈沒有齊心過

一路走來,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時間對於香港足球證明了什麼?港超聯取代了港甲重新出發、本地球會歷史性晉身亞冠盃分組賽、香港出產了世上首位帶領男子職業球隊取得聯賽冠軍的女主帥、「百年老店」南華降班等,嘉嘉姐同樣編寫過港足一個世代的高山低谷。云云中選出最難忘的訪問實在很難,她卻對一番說話特別深刻。

「如果你問我一個球員的說話,這位仁兄每次訪問都會給你很滿意的答案,因為他說話從不轉彎抹角,不怕你照直寫。有一次他說了一番話是讓我很深刻的,加上近日球會發生的事,令我突然想起他這一番話,我也不記得那次我是問他入籍兵抑或是教練選人問題,只記得他很無奈的說『香港足球要發展真的很難,因為球圈的人從來沒有齊心過』。我不記得有沒有寫出來,但相信他也不會介意今日我再把這番話公開。」

相信圈內人士看到這裏都在等嘉嘉真性情,直出原句是:「康廉同張峰結婚我都有去飲,係阿昌個XX仔冇請我,記住寫。」相中左起為黎耀昌、張健峰、徐嘉嘉、李康廉。(受訪者提供)

想法的改變,很講緣份,訪問當天又看到她卸下武裝的另一面:「這幾年的變化,不只是(和富)大埔,連百年老號的南華都要降班的時候,相信我們每一個在球圈工作的人,都跟我有同樣的感覺,就是『今日唔知聽日事』,當身在圈內的人都有這種感覺時,你叫外人如何去投資呢?這是讓我最心噏的地方。」她如是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