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徐嘉嘉2】拒作沉默一群 轉任球會公關仍敢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角色轉變,惟初衷不變。

轉任球會公關的「嘉嘉姐」依舊霸氣,髒話仍然流利,卻伴隨感性的淚水。

「我做記者習慣獨來獨往」、「認識我的都知我個人是比較直腸直肚」,嘉嘉姐兩年前由記者轉任球會公關,今季效力地區球隊和富大埔,經歷了她口中有如童話的一季。她笑說獨來獨往的性格或適合當記者多一點。「我現在的角色叫作公關及傳媒主任,但我都覺得自己性格不大適合做公關!你都知傳統的公關是很圓滑,經常要笑臉迎人, 但認識我的都知我很直很倔,我不喜歡做戲,對住一些我不大喜歡的人,我真的是笑不出來。但我都嘗試去轉變、說話婉轉一點,都知道自己還有很大的空間進步。」

嘉嘉在剛過去的一季擔任和富大埔球會公關,「我們只是一支地區球隊,但入座數字比港足比賽還多,是感動的。」(葉詩敏攝)

人手有限,擔任公關的嘉嘉身兼數職,除與傳媒和外部溝通,還需為職球員打點一切。(葉詩敏攝)

公關的工作不只要像蒙羅麗莎般無時無刻笑臉相迎,還要與傳媒和球迷溝通,向傳媒發稿、處理傳媒及球迷查詢、發文到社交媒體,還要兼顧球迷會運作、為球隊作客時申請簽證、與對隊安排行程和食宿等。在剛結束的球季,大埔需應付港超聯和亞協盃分組賽兩條戰線,嘉嘉姐自然忙個不停。「球會工作比記者要對更多單位,今年壓力爆煲那段時間,是球會捧盃前後兩個星期、對富力關鍵戰外加亞協賽事。」她愈說愈起勁:「我每朝鬧鐘還未響便睜開眼,一醒即查看手機訊息。我要面對的除了球隊贊助商、教練、球員、球迷,還有對外的足總、旅行社和外隊。當他們四方八面都是由你去聯繫時,以我的性格真的會躁。如果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我在這裏先說一聲不好意思。」完全想像得到嘉嘉姐那時的繃緊,特別是「躁」這回事,絕不陌生。

即使不再是記者身分,嘉嘉仍喜愛為球員拍照記錄,大背囊仍然不離身。(葉詩敏攝)

由以往記者會上坐在記者席發問,到在主教練李志堅和球員身旁幫忙「拆解」和翻譯,記者時期已認識隊中職球員的她很快便把行政工作得心應手。她坦言地區球隊的資源較少,人手所限需分身處理大小事務。在球會工作長時間與球員相處,特別是外援球員的生活瑣事都需要幫忙。「伊高是『BB』來的,照顧不了自己」、「勞高新家的傢俬都是我淘寶」,她邊笑邊「控訴」這些幸福的煩惱,「今年大埔的球員,很多都是我由學界賽已開始訪問他們,他們當我是大姐姐也好Auntie也好,會比較信任我,也樂於找我幫忙。有時忙起來真的會覺得煩,但煩得來又很開心,信得過我才會來找我吧。」直白的嘉嘉姐當然非稱職的「蒙羅麗莎」,對球員卻是事事上心,盡所能把球隊打理得妥當。

由以往的記招提問,到為球會球員翻譯,嘉嘉與傳媒應對當然得心應手。(受訪者提供)

有時在球隊操練和比賽前後看到她,於一堆大男孩之間彷彿像個保姆,「好像作客時提醒球員帶齊東西,有球員也會覺得我好煩,提幾十次!但不提你會不記得嘛,提了你咪記得囉!」她也不禁笑道。那天出發往台北,最早到機場準備的她要為球隊辦理團體登機,入閘後又要安排職球員吃早餐,落機趕快辦好入境手續便率隊去旅遊巴位置,除了照顧職球員外還要為同行記者安排交通和酒店。「以前試過記者時代跟球隊去採訪亞協盃,那時不需理太多事情,只需要採訪到新聞就得,但現在出去我變成像領隊般,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挑戰,因為我從小到大都不是領袖型的人,是獨來獨往一點,我都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這一切比起記者的採訪工作,的確繁複得多,但也跟職球員親近得多,累積感情更多。

即使告別記者身分,嘉嘉仍會為球會撰寫場刊,其中伊高與她感情要好,離隊時贈簽名留念。(葉詩敏攝)

今季隨隊遠征北韓,「其實現在很多女性都會在球圈工作,北韓接待我們的也是女生。」(受訪者提供)

前東家陷低潮  「我都知雖敗猶榮4個字很無謂」

想起有句話「沒有適不適合,只有喜不喜歡」,雖然她自言個性與公關本質不合,惟我相信熱情能戰勝一切自以為的不可能。無論是記者時期抑或先後在南華等大球會工作,不變的是維護球員的真切。還記得前一季嘉嘉姐效力的球會成績未如理想,完賽後她不自覺地把煩躁掛在臉上,有時當她走入記者室後,一片死寂。如果純粹只當打一份工,是不會着緊得有情緒的。當然作為公關可能是失格,一句人非草木又能不能合理解釋?

聽到球迷在上面用比我更勁的粗口鬧球員,聽在耳內很難受。
徐嘉嘉

「我從小到大都不是領袖型的人,比較獨來獨往,我都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公關。」(葉詩敏攝)

「好記得那場是對傑志輸1:8,我們的日本外援(井村祐輔)來港後首次比賽,那次完場後大家都已返回更衣室,唯獨是他不敢相信以這賽果落敗,一個人呆滯地站在後備席。記者離遠拍照,球迷又在上面用比我還要勁的髒話罵他,罵得很難聽,好在他聽不明白廣東話,但我聽在耳裏都覺得很難受。」

一切都像是昨天發生般歷歷在目,她還記得更新球會Facebook時該如何交代難堪的賽果,也預料到球迷會在Facebook鬧球隊,「無可厚非的,愛之深責之切。這幾年我都明白到,輸不緊要,但如果在場上交代到一種鬥志給球迷看,覺得你是很想贏、只是實力上贏不到,球迷都會收貨的。雖然我都知雖敗猶榮這四個字對香港足球來說,是很無謂,但球迷入場真的是最想看到球員搏命踢好一場波。」

「有時繁忙時要為球員解困都會躁㗎,但我又會好開心他們會在有問題時想到我。」(葉詩敏攝)

那段時間不只是球隊,嘉嘉姐的心情也落入低谷,卻非獨自面對:「個人來說那一季其實不是很開心的回憶,但我會選擇記住與這一班球員相處的日子,這段日子對我、對他們來說,可能不是一段很美好的經歷,畢竟球隊的成績不是很好。相比起大埔,因為球會的資源比較多,球員要依賴我、生活瑣事找我幫忙的情況比較少,他們身邊已有很多職員可以幫忙,但與他們一起的時間是很開心的,」她繼續憶述:「又有次校訪後過馬路,可能車上的球員見我垂頭喪氣的樣子,便響鞍叫我『喂!你有冇事呀?』,後來又收到他的訊息鼓勵,想不到他是窩心的人。」那段悲喜交集的經歷,她一直輕輕收藏在心上。

「很多外援的生活瑣事都需兼顧,卻很開心他們會找我,證明信得過我。」(葉詩敏攝)

離離合合已覺討厭,卻是球圈常態,每季都會遇上人面全非的感嘆。賽後不時看到球員與她相擁一團,性情中人的她終於忍不住哽咽說道:「我希望未來大埔足球隊各有各發展的時候,大家都會永遠記住這一季的經歷,因為是真的很難得,畢竟說的是聯賽冠軍,我們在如此密集的賽程應付兩邊戰線、在那麼多場惡劣形勢下都可以贏到冠軍,大家可能覺得結局卻是童話不夠一個月便破滅,但我相信我們會永遠永遠記住這一段回憶。」

嘉嘉與球員份外友好,「有些是我由學界已開始採訪,現在與他們一起捧盃感覺很特別。」(受訪者提供)

大埔前路未明:童話故事從來是夢幻卻短暫

直到今季見證綠軍在多場逆境波下反勝再封王,比起像李斯特城奇蹟奪冠的熱血,她多次形容大埔是「童話」的結局,「童話故事,從來都是夢幻卻短暫。」5月初作客反勝富力R&F提早一輪登峯,一個月後主帥李志堅在亞協最後一場賽事結束後宣布離隊他投,球會因贊助商等問題前路未明,嘉嘉姐為球隊感到婉惜,「我不方便作評論,可惜的是大家在過去一季經歷艱辛贏下了聯賽冠軍,除了球場上的成績,場外也看得見有很多正面的推動力,看到我們4場的亞協盃賽事,即使是最後一場主場對傑志已篤定出局,都有2000多球迷入場,比港隊比賽還要多人數,其餘3場我們的平均入場數字是約4000人,我們只是一支很小的地區球隊,不是南華般的班霸都能有這樣的效果。」

她續說:「你看到這一季的大埔,是吸引到一班新的球迷、一班不是居住大埔的街坊,所以我相信在來季有亞洲賽資格下,光輝是可以延續下去的。球會來季可能會有較大的變化,那這幾年我們建立的東西將要推倒重來,是很可惜的。」

她說起大埔來季發展感憂心時忍不住落淚,「希望大家各有各發展都會永遠記住這一季。」聽出她的不捨。(葉詩敏攝)

經歷了漫長的一季,再強大的嘉嘉姐都累透了,更甚的是心淡:「有些事情是讓人很心淡,會思考自己是否應繼續下去,不只是我,如香港足球、球會的發展等。」關於下一站,她透露目前大埔還未有球會人士與她透露新球季發展方向或提出續約。無論如何,人累了便先放自己一馬,放一個長假吧。

「我都知雖敗猶榮這四個字對香港足球來說是很無謂,但球迷入場是最想看到球員搏命踢好一場波。」(葉詩敏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