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黃德斌山野感受自然 活出熟齡自信 堅持鍛煉歲月不留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就是要自然,順應到自然。」在山野打開感官前行,問到對於大自然的啟發時,黃德斌這樣答道。

兩年多前才開始接觸越野跑,現年56歲的他在保持體能訓練下,自言狀態比7年前挑戰撒哈拉沙漠馬拉松時更好。

人到中年?逆流「大叔」?歲月的痕跡彷似不曾顯現在他身上,「倒數日子是沒有意思的,不要覺得已經不及以前,反而想做便去做好。」

7月的一個大熱天裏,與黃德斌相約在「小夏威夷」做訪問,這條位於將軍澳與井欄樹之間的山徑,是將軍澳的後花園。

隱藏於鬧市中的小夏威夷徑,起初全是樓梯,其後比較平緩,對熱愛越野跑的他來說大概只是「散步」級數,一邊行走一邊聊天亦氣也不喘。在短短數小時中,感受到他的隨心與從容,其實是從大自然裏,一點一滴地共生共癒。

56歲的黃德斌喜愛越野跑,沿途的地形、路線變化跟感受比路跑更為豐富。(張浩維攝)

「發哥」是山岳啟蒙 喜歡山跑變化多

關於黃德斌,只知道他兩年前曾參加22公里越野跑,多年運動與健身的習慣練成那副比年輕偶像更線條分明和結實的鋼條身形。

這天太陽非常大,拿下太陽眼鏡的他親切地向我們打招呼,然後我們便由魷魚灣村出發上山。

他的山岳啟蒙,源自熱愛山野的「發哥」周潤發,「都是因為朋友,他們跑山我又好奇,我喜歡山跑的感覺,不同於路跑般機械化、好講求速度,山跑除了是我很喜歡環境外,不同的路徑、斜度需要好集中。」

56歲的黃德斌多年來保持鋼條身形體能上佳,連邊上樓梯邊閒聊也毫不喘氣。(張浩維攝)

幽靜的景色、自由奔跑的感覺外,山跑與路跑最大差異就在於變化多端的自然路線。山跑需面對山徑、石階、泥地或需要攀爬的岩壁,途中同時須運用身體的各個部位來協助穿越地形,也因此比起傳統路跑會使用到更多不同肌群。

「其實每一次路況都有變化的,好快要判斷路面狀況要怎樣跑,又要去平衡自己,用到好多運動神經。我們這些人年紀漸長的時候,可能好多年已沒有用過甚至很少用到的神經都能用到。」

滿佈青苔的石級在下雨後更濕滑,在山野自如的他提醒我們小心,也分享腳如何落地才不易受傷。(張浩維攝)

生活離不開運動 「年紀漸長易流失蛋白質」

從密林透射下來的陽光、山林和風,自由而惬意,就像與黃德斌相處般自然舒坦。上梯級時,隨和的他更與我和攝影師分享腳掌怎樣踏在石級上才不會受傷。比起「硬蹦蹦」的訪問,三人行更像是閒聊。他說最近因工作少在山,收工後偶爾會在屋企鄰近的山「跑個圈落返嚟」。

沒有深究他口中的「跑個圈」有多大,只知道運動在他的生活中佔很重比例,「一有時間就會想做運動,因為習慣了,加上身體是需要活動的,很多證據證明不運動的人肌肉會萎縮。其實不論什麼年紀都會,而年紀大更加容易流失蛋白質。」中年階段的營養可藉補充品輔助,惟停止鍛煉一周肌肉便會開始流失。他表示最近都有用一些無添加的乳清蛋白粉,去輔助肌肉訓練。

拾級而上,驟雨後爬滿青苔的石級濕滑,我與攝影師都步步為營,黃德斌卻在山徑游走自如,他續道:「身體是很奇妙的,你要用它的時候,它就會Support你的需要;你不運動時,它就會覺得『你都不需要了』,便慢慢消失。」

黃德斌喜愛攝影,與攝影師邊行山邊聊相機,除了電子相機,他透露家中還有一部YASHICA菲林相機,發掘了他運動以外的另一面。(張浩維攝)

22K體能的掙扎與堅持 「原來我都可以」

22公里越野跑那一次,是他最為難忘的經歷。「第一是因為夜路,下午4時才出發,由元墩下開始,上九龍坑山、落返沙羅洞再去黃嶺、八仙嶺。全程你都不會再見到人,是間中有些100公里、50公里的人跑過你,很多與我同組別的人都已在前面,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得我一個人在山上。」對於跑夜山沒有經驗,難免會有一點緊張,「那時的狀態又不算是練得太好。咦?原來都好索氣喎!」他憶述時笑道。

多年來保持鋼條身形背後,想必是無數的體能掙扎與堅持。在山野中卸下演員身分,他與其他跑手一樣經歷與上一刻的自己相互糾纏、拉扯、戰鬥至突破的一剎。那段屢次被人越過的22公里,對他來說別具意義,「那次體驗告訴我,『哦,原來是可以的』,令我會繼續想再練多點、玩多點。在不太充足的鍛煉下都能做到時,發現很多事情都做得到的,只要更加專注去提升,便可以做得更好、更多。」

大自然給我的啟發,就是要自然,順應到自然。
黃德斌

黃德斌喜愛山野,早前到馬來西亞工作也把握時間去跑山。(張浩維攝)

黃德斌自言喜歡山跑多於路跑,有時收工後未必在山邊未能時常跑山,可是一有機會便會上山。早前在馬來西亞工作,他也有把握機會在當地山跑,發掘不一樣的景色。大概是人在長大後總照着社會期許的路線走,活在別人的目光下,沒有多少時間與空間跟自己好好相處,於是格外珍惜從山野中感受到那份難以言喻的寧靜和靈性。

黃德斌的Instagram上,映入眼簾的一幀幀一川風月,那些黑白的枯枝、湛藍的大海、蒼綠的森林,沒有Caption沒有Hashtag,卻感受到他對自然的感悟。

喜馬拉雅山的震撼 大自然強大生命力

他從不認為登山是征服一座山,而應該是山允許了人。近年踏遍不少崇山峻嶺的他,最難忘的仍是2016年隨電視節目到喜馬拉雅山馬納斯盧峰,他以「震撼」來形容。

跑過撒哈拉沙漠的他,攀登世界第8高峰更為艱辛嚴峻,「很可惜,去到Base Camp已經感冒了,不敢再上,但那次是很震撼的。我們那幾天由低行到上山,沒有搭車,一路由2000幾米開始行到4000幾、5000幾米,沿途感覺到那種大自然的生命力、那種敬畏的精神,大自然那種不能對抗的能量,印象相當深刻。」

剛毅地巍巍聳立、散發傲視群倫的榮耀光輝,無論是高度、莊嚴之姿都是其他山峰所無法比擬。在自然裏會感到自己的渺小,但感官卻會被放大、變得敏銳。如果爬山有兩種樂趣,登頂達成目標的滿足感,與登山過程中的感受,他大概屬於後者。

在石徑與溪流已拍了不少照片,他不介意繼續與我們到更高處拍攝。「香港的好處是好多地方都有山,很容易便能接觸到山、海,對好鍾意運動的香港人來說,是一個優勢。」(張浩維攝)

他熟練地走在石路與山林之間,我們沿澳頭村方向前進後終於看到「小夏威夷瀑布」。下雨過後的瀑布與河谷水量豐沛,當天帶備輕巧相機的他急不及待舉機拍照,「平日開工較少帶相機,看到美景大多都用手機拍照。」

他拍過「Wide」後,又踏到石上愈走愈近瀑布,我們生怕有危險,他卻應付自如地走到瀑布的較上游,主動協助攝影師拍出好照片。

他笑言香港的山野不算太危險,「不會有熊走出來攻擊你」,比較安全。他續說:「又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色,即使是日與夜的景色都容易看到。」(張浩維攝)

他說希望在體能上再進步,「我現在在做一些體能Performance的訓練,希望能繼續進步,也在考慮下年玩不玩50公里越野賽。」(張浩維攝)

日曬雨淋後,下山時他仍健步如飛,絲毫感覺不到他有累意。「雖然你拍了『逆流大叔』,但沒有人把你當大叔吧?」我笑問道。

猜想藝人總會在意年齡或歲月的痕跡,黃德斌卻是坦然面對,活出屬於熟齡的自信,「我覺得體能是Train得到的,當然比起以前兩三個鐘已能復原,現在可能要多幾個鐘,但這兩年多做運動,跑得多了,會覺得復原時間短了,現在的狀態比起去撒哈拉或喜馬拉雅山的時候更好。」堅持從不會白費,體能練到是自己的,歲月神偷也搶不走。

「小夏威夷」野生捕獲黃德斌(按圖放大)

+9
+9
+9

攝影師大讚德斌友善又主動配合,他謙厚笑說:「出來的作品好,都是自己嘛。」(張浩維攝)

歲月偷不走的隨心 「不要覺得不及從前」

總說時間看不見,摸不着,流失的過程毫不起眼,就是時間狡猾的地方。

「56歲」、「中年」,並不能定義或把他標籤,「其實沒有特別,因為我覺得經常提住、日日倒數是沒有意思的,隨自己的心過活,最重要是不要自己覺得不及從前,『咩都唔得』、『年紀大了』,倒不如你想做什麼的時候,是不是可以做到呢?是不是現在可以做呢?」大概這就是他在一山一木的內蘊裏,順應自然悟出對生命的熱情和活力。

處身大自然中,感受到黃德斌的隨心與從容。(張浩維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