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劉浩霖】恨代表香港 盼全場爆滿 哪怕是B隊也好

劉浩霖的夢想是穿上港隊波衫在媽媽面前上陣。(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人放棄機會,亦有人恨不得為港爭光。

今季元朗在港超踢出驚喜,新加盟的中場劉浩霖亦在聯賽攻入兩球,獲選出戰省港盃。雖然只是「B隊」港腳,劉浩霖已經非常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機會,全因踢港隊對他而言,不只是為了每天集訓幾百蚊車馬費,是對家人、對自己的承諾。

攝影:陳嘉元

由元朗郊野公園跑入大棠,是劉浩霖中學跑過千遍的路線,亦是他成長為全能中場的起步點。

訪問當日約「阿霖」10點在元朗西鐵站等,誰不知他早15分鐘已在月台等記者會合。

「其實我沒有什麼話題,為何會約我訪問呢?」阿霖今季由夢想駿其轉投九巴元朗,除了打入球隊常規出場陣容,聯賽射入兩球,表現好得讓他入讓省港盃港隊名單,還有訪問提早15分鐘到埗的良好態度,已值得一篇專訪--假如你聽過他的故事,便知所言非虛。

學界越野賽冠軍 踢得又跑得

故事,是從長跑開始的。身高1.68米,阿霖不及其他球員高大,但單看其黑實的膚色和結實的腳瓜,便知道這名元朗全能中場(Box to Box Player)好跑得。「我小學四年級開始便踢屯門青苗比賽,可能小時候便通街跑,升上中學已經比別人更長氣。」不說不知,阿霖中一時便獲長跑校隊發掘,每星期練跑兩次,他更是屯門區男子丙組、乙組校際越野賽個人冠軍跑手,後來中四轉會乙組的東方後要專注足球,才沒有再專注練跑。

阿霖首次看見紅葉,雖然未算深紅,不過我們已叫他在此頂頭槌拍照,想不到他推說自己生得矮,頭槌較差。

自小已是長跑好手,今次訪問便和阿霖走入學界越野賽的比賽路線──大棠,細訴昔日趣事。「我很久沒來過了,初中時又要踢波又要練跑,一周6天都有課外活動,根本沒有任何時間做其他事。」記者問他哪裏有紅葉看,他居然反問,「什麼是紅葉」,看來醉心足球所言非虛。

自幼跟「和哥」訓練 踢得亦夠刻苦

由郊野公園跑入大棠,大急彎、長命斜多的是,來回全長約5公里,有紅葉有高山遠眺,的確是挑戰自己、擁抱大自然的好路線。初中阿霖就是和長跑隊友,由屯門乘車入大棠,跑到教練叫停為止,「到中四轉會東方,當時由李健和教練執教,未練波已經要跑5至10個圈,因此我和同期的謝朗軒、黃駿軒及黃梓浩都很跑得,性格夠刻苦亦可能由此練成。」在比賽時阿霖滿場跑,想不到訪問亦夠長氣,省卻記者不少挖料的心思,「踢過駿其、來到元朗,我真的覺得今季是我生涯突破的一年」。

有幾可有機會代表香港踢比賽,有得踢,辛苦少少都值得的。
劉浩霖

這條路線多彎又斜,單是來回已有5公里,難得阿霖不停來回推波走上走落亦毫不氣喘。

投元朗獲更多機會 區隊有場方便加操

不少球會都遇上爭場「四圍走」練波的難題,阿霖來到元朗這支區隊,除了感受到當地球迷的熱情外,最大得着便是有很多時間加操:「小球會有小球會的好處;元朗體育會很支持運動,我們球會亦有固定的場地練波,只要該節時間沒有公眾租場,我們便可以留下來加操練遠射。」今季阿霖對飛馬以一記遠射為球隊追和2:2,不只是他首個港超入球,亦是他每天額外努力的成果。除了人情味和得天獨厚的「地利」,遇上名師曾昭達亦是他生涯的轉捩點。

「我們是細會,沒有太多職員協助,達仔會自發向足總拿來數據分析對手,告訴我們每一人有什麼不足、下場對手有什麼特點。」不只分析員,達仔更當剪片師,剪輯對手精華,向每位球員解說下場進攻要如何反擊和防守。「好像上次我對流浪時的反擊入球,其實我們已演練了很多次,到最後我們才可以重現出來。」

延伸閱讀:27歲少帥 港超最年輕 換身份貢獻港足

在阿霖身上,你會看到很陽光的男孩,為足球很努力的男孩,訪問當日為拆禮物日,一天後阿霖又要在下午到港隊備戰省港盃,原來上午還要出席球會操練。

「(12月)27日開始我們(元朗球員)便復操,連續數日都要一操兩課的確辛苦,但有幾可有機會代表香港踢比賽,有得踢,辛苦少少都值得的。」23歲仔似是吐出一句晦氣話,卻是現實的映照。港隊近年多了不少入籍兵,中前場主要位置競爭激烈,甚至上屆省港盃亦有伊達在中場領軍。雖說大家都是香港人,不用分得那麼細,但說穿了,在阿霖心中依然希望華將有出頭天。

我覺得夢想是重要過一份穩定的工作,如果我這麼年輕便被一份工綁了起來,以後不就會很悶?倒不如現在博一博,可能會有更好的未來。
劉浩霖

在港當全職足球員難,如果連家人都不支持,更難;正如阿霖手上的紋身所說:你想做些什麼事,全由自己決定。踢波,便是他的終身事業。

出身單親家庭 想向母親證明自己

是苦笑,亦是酸澀;阿霖出生在單親家庭,他中學時練波練跑一周6天都可以11點、12點才回家,母親又是輪更工作,平時母子倆很難聚首一堂在飯桌上傾訴心中話。再者,踢波收入不穩,球員生命固然短暫,未去想到將來,阿霖初踢東方時只得4000、5000元月薪,母親自然反對他走上足球路。體能好,你可以考紀律部隊,福利多又能實踐理想,有如慈母般服務市民,何樂而不為?偏偏阿霖年輕又任性,要迎難而上:「我覺得夢想是重要過一份穩定的工作,如果我這麼年輕便被一份工綁了起來,以後不就會很悶?倒不如現在博一博,可能會有更好的未來。」

我的夢想是穿上港隊波衫在媽媽面前上陣,令她感到驕傲,亦證明我的堅持是有用。
劉浩霖

23歲,阿霖現正一步一步建立自己的名聲,由首個港超入球,到爭取首次大港腳上陣。

「現在轉了元朗,收入算是能自給自足,但我的夢想是穿上港隊波衫在媽媽面前上陣,令她感到驕傲,亦證明我的堅持是有用。」這是回應家人的期望,心底裏最想的,是在國際賽感受那種震撼民心的熱血,就如上屆作客廣東一樣。

「我真的好想體驗一次全場爆滿的比賽。」阿霖帶着少少遺憾地說。

或許這就是珍而重之的感覺,亦是小港腳劉浩霖對足球的盼望。

延伸閱讀:港足日與夜第一季精選文章

拍攝時,阿霖指自己首次做這種專訪,不明為何要在樹林中扭波,但正如踢波一樣,有些事沒試過又怎知道不可能?

「我真的好想體驗一次全場爆滿的比賽。」這是23歲的願望,亦希望不用到33歲才能實踐的盼望。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