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吳偉超1】35歲老將的豁達 笑罵由人

港足日與夜:吳偉超想說的是…(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吳偉超,踢過6年中超、7年中甲,贏過中甲聯賽冠軍、中超亞軍及以外援身分出戰亞冠盃,可謂近年在國內球壇發展最成功的香港球員,級數毋庸置疑。

伴隨着吳偉超精彩職業生涯的,卻是多年揮之不去的批評聲音:為錢踢波、拒絕為港隊效力、嫌棄人造草球場。

35歲的他今季回到香港球壇加盟東方龍獅,希望在其足球的起點寫上完美句號;但面對外界狠辣的批評和職業生涯的遲暮,這個句號又否如想像般完美?

攝影:潘思穎

未接觸吳偉超前,以為他是個大牌球員,誰不知訪問時他有求必應,主動問記者及攝記「幾多歲、工作好不好玩」,十分友善。

雖然吳偉超之前多年在中國效力,但他休季亦不時回港和家人相聚,早年便在元朗區內置業,今季轉投東方龍獅,為了方便平日操練和比賽,特意租住在柯士甸。想不到已經在此區生活個多月,約吳偉超訪問時他居然連住處附近的大型商場都不認識。

自小家人反對踢職業足球

更令人為難的,是吳偉超訪問不久便對我們說:「不用訪問我了,反正登了都會被人罵,不如多報道年輕人,讓他們有更多曝光率吧。」如此豁達,難道吳偉超從來都不想受訪?「小時候踢波,我很想在報紙有一整版訪問,可能這便是起初踢波的動力。」當年吳偉超在勁旅快譯通出道,踢了一段時間便北上效力香雪製藥展開中國之旅,一步步由中甲踢至中超,甚至在亞冠盃上陣,合作過都將帥有中國國腳李瑋峰、拉米雷斯、法比安奴及簡拿華路等。不過,這名「香港仔」直言父親吳志英一直反對他踢職業足球。

我13歲便對爸爸說想當職業足球員,但他要求很高,反而罵我「鍾意就行兩步,唔鍾意就企響到」,一直都不看好我可以成功。
吳偉超

近年少了和傳媒做專訪,吳偉超指十多年前他亦曾擺過同樣動作拍攝。

「我13歲便對爸爸說想當職業足球員,但他要求很高,反而罵我『鍾意就行兩步,唔鍾意就企響到』,一直都不看好我可以成功。」如香港社會風氣一樣,連小學老師、家人的朋友都十分反對,覺得吳偉超踢波沒有前途,「我偏要做」,好勝反叛,激起他走上足球員的決心。

難忘中國訓練 閉起雙眼亦看到畫面

那是21歲的夏天,吳偉超拒絕了南華兩萬月薪的邀請,毅然加盟只得4000元人民幣月薪的香雪製藥,「被人笑足兩年傻仔」。吳偉超不只放棄較高薪金,日子亦過得刻苦:「起初在內地踢波我印象十分深刻,因為真的很辛苦,過了這麼多年,只要閉起雙眼整個畫面都好像出現在眼前。當年主場越秀山球場有120多級樓梯,有次體能訓練球隊跑了3個半小時,頭20次來回是一級一級跑,第二個20次便要跨步式跑,最後一個20次球員要背起人,我大約跑了40級便開始用手爬上去。當時我在宿舍住6樓,那次訓練後我和隊友都倒轉身落樓,因為肌肉都痛到兩天才可以行到樓梯。」單是想像3個半小時的跑樓梯,已經覺得身處在地獄。

如果經歷了5、6年那種艱辛的訓練,到了終於有一個機會,你又會不會捉緊它?
吳偉超

對於訪問,他自覺沒什麼好說,「都是中國訓練好辛苦、好辛苦……」,單是他不斷重複輕嘆,已經讓記者相信他在中國的非人生活。

「你可以說這些訓練不科學、沒什麼用,但球隊所有人都這樣捱下去,你堅持不到便沒資格上陣,我21歲時便在內地過着這樣的生活。」機會永遠得來不易,由其是吳偉超這個「香港仔」在內地踢波只是個外人,受到排擠亦在所難免。2006年,吳偉超退出港隊對烏茲別克的賽事,全因頭部受傷剛做手術,巧合地效力的上海申花要在當日友賽傑志,他卻正選披甲被球迷狂噓。十年又過去,離開了中國球壇的吳偉超便說出當日真相:「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當時自己都決定不了踢哪一隊。」

教練要求落場 賽前兩小時拆線頂硬上

那時其隊友杜威斷了十字韌帶,李瑋峰又為國家隊效力,球會突然無人可用。吳偉超輕輕嘆道:「比賽當日教練早上對我說,1點到醫院拆線,3點落場比賽。當年我加盟了申花坐足後備席半年,如果經歷了5、6年那種艱辛的訓練,到了終於有一個機會,你又會不會捉緊它?」就這樣,吳偉超頂着未準備好的身體迎來申花的首個機會,換來「香港足球騙子」的稱號。

就算我在中國踢波,當日如果沒有真草場,教練如簡拿華路亦不會要求球員在人造草場進行對抗性訓練。
吳偉超

關於人造草一事,吳偉超本身不願多說,「由別人批評吧」,似是看透了世事。

自覺被針對 踢人造草易受傷是事實

到了2011年短暫回歸香港球壇,吳偉超接受訪問時指在人造草練波會容易受傷,迎來個人生涯第二次「負評王」稱號,「到了現在我都不明白,為什麼每個香港球員都有份說,在我口中便會被大肆批評,甚至當時隊友都同情我」。

的確,在香港球壇因仿真草場質素惡劣導致球員受傷的事十常八九,如「殺人場」九龍灣已有多個港超球員曾「中伏」,吳偉超只好苦笑:「就算我在中國踢波,當日如果沒有真草場,教練如簡拿華路亦不會要求球員在人造草場進行對抗性訓練。算吧,反正我都被罵了十幾年,罵多一兩年就他們沒有得罵了。」

於是,我又問到了香港隊的事,吳偉超第一句便說:「踢又罵,唔踢又罵!」2012年他以隊長身份贏得省港盃,9月便宣布退出香港隊,球迷又是罵聲四起。「有次好像是對中華台北的友誼賽,時任教練摩力克選了26人名單,比賽用了23個球員,我是其中一個沒有上陣;加上他又對傳媒說港隊要年輕化,我的年紀又是隊中最大(31歲),留在球隊陪練好像沒有意思,便決定退出讓年輕球員汲取經驗。」

記得有次贏波後我請一位隊友去食88元KFC套餐慶功,已經覺得好高興。
吳偉超

說吳偉超友善並非作假,記者希望他在黃昏下拍攝,他笑笑道:「站在這裏一定夠意境!」

沒有人批評當時球會不肯放人踢港隊,卻指吳偉超只願為人民幣服務,向錢看的言論最令他感到不滿:「有人罵我為錢,其實我都不太明白,我初上中國踢波只得4000元人民幣,那時沒有人告訴我踢波是可以賺錢的。記得有次贏波後我請一位隊友去食88元KFC套餐慶功,已經覺得好高興。」吳偉超更透露,當時北上收入不多,平日只好買定10包3元的巧克力,留待夜晚「醫肚」,「我的隊友當年月入只得3500元,4000元月薪我已覺得很自豪」。

和吳偉超在海旁對談,只覺眼前這個前港隊早已對外界批評看得很化,反而主動談及回港生活,想不到這名在內地時年薪達7位數的前港腳平日生活十分貼地,會和老婆到街市買餸,亦為「哪裏買支水平幾蚊」而研究一番,甚至在天津權健和隊友晚餐,會推介身邊朋友用團購優惠。說他愛計婆仔數,吳偉超反指自己只是愛接受新事物:「可能我經歷多了,去過不同城市、身邊的隊友又不停轉變,對我人生觀亦有很大改變。」

步入黃昏  踢波只為學習更多

他透露,曾有一段時間想在退役後當健身教練,現在又有不同想法:「我20歲時踢波只因熱愛足球,球場就是英雄地,有球迷支持已經很滿足;到了25、26歲,才發現踢波是可以帶來穩定收入,足球已經不只是人生一部分,還會有其他享樂、家庭及愛情,慢慢開始考慮退休後的打算;直至30多歲時才覺得足球以外的學識更重要,好像處理球員關係、和教練的關係,如果想做教練便要多點觀察。現在這些『冷知識』可能沒有什麼用,但我就是喜歡研究。」連住所附近的樓價走勢也瞭如指掌,步入生涯黃昏的吳偉超此刻只想落葉歸根。

我希望初來是在最底層,有朝一日會爬到最頂層,然後離開這個城市。
吳偉超

指着環球貿易廣場的吳偉超,說出了踢波的信念,令人感到他的堅持,甚至是球星星味。

「生涯黃昏?都是了,如果要我再經歷以前的艱辛訓練,我肯定不願意。」一路說着,吳偉超指着環球貿易廣場說出往日支持着他的信念:「我去到每一個新地方都很喜歡看當地的高樓大廈,我希望初來是在最底層,有朝一日會爬到最頂層,然後離開這個城市。廣州、上海及南京都有這個想法,可能這便是信念推動我進步。」

人生就是不停挑戰,吳偉超的下一站是港超、亞冠盃以及轉型任教練,這個老將樂於擁抱最後一段路,心態卻比任何年輕球員更年輕。

延伸閱讀:吳偉超鳥倦知還 回流投效東方戰亞冠分組賽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