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蘇文欣】沒有起跑線的桌球 拒做「怪獸」的媽媽

蘇文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每個界別,總有些名字,街知巷聞。

但有些人,名字不大,做的事情亦不普遍;在香港體壇一樣,惟他們看不見非不存在。

這些名字,卻值得香港人一一記住。

35歲,全職桌球手,2015年底蘇文欣 更踏上全職媽媽之旅。(鍾偉德攝)

「不知為何,生完bb個腦清晰咗。」13個月大的謙謙,臉蛋圓圓,聽到媽媽的一句,咿咿呀呀回應。

35歲的媽媽球手蘇文欣,從小就在桌球室「亂篤」,從來開心要緊,未想過投入系統訓練;直至26歲,她決意當桌球手。朝九晚六是一種生活,每日圍繞波枱接連揮棒入袋,也是一種生活,選擇從來因人而異。不過26歲才開始正式訓練,不怕輸在起跑線?「就算『湊仔』,也不相信起跑線的事,何況桌球手壽命比其他運動長,只要開心,快慢與否都不重要」,亞運隊際金牌、今屆伊甸賽亞軍,蘇文欣起步慢,又如何?

13個月大、面肉嘟嘟的謙謙(左)那天成為波樓的主角。(鍾偉德攝)

(鍾偉德攝)

2007年正式訓練    3年後達體院A級資助

「大佬!」那天蘇文欣一入桌球室,眾人紛紛向BB車上的謙謙示好, 這個老大的可愛程度俘虜不少波友。謙謙與桌球,就是蘇文欣的生活。「幸好他不太『扭計』,不過比較『爛玩』,但開開心心的模樣最好不過。」日練5小時,還有一份沒有下班時間的『湊仔工』,阿欣坦言辛苦,卻無壓力。與兒子一樣,阿欣小時候跟隨爸爸落波樓,與弟弟在旁邊的枱「亂篤」。「去到2007年剛剛畢業,發現自己真的很喜歡桌球,然後問媽媽可否給我3至5年試試,沒成績就找工作吧」。10年前「怪獸家長」未盛行,但在香港地決意玩運動,的確會嚇怕父母。「所以那時候一定要取得合資格的成績,入體院受薪」,阿欣以薪酬說服媽媽,「有份糧即是一份工啦,阿媽也許當我亦是出外打工,只不過工種是我喜愛的運動而已」,能把興趣結合工作,幸福得讓人羨慕。

蘇文欣每日5小時訓練,下班即回家湊仔工,打「兩份工份」辛苦但很快樂。(鍾偉德攝)

(鍾偉德攝)

(鍾偉德攝)

廣州亞運夥吳安儀及葉蘊妍奪女團金牌

3至5年試試,阿欣於第二年已入世界賽8強,達體院B級精英資助,2010年更夥拍吳安儀及葉蘊妍於廣州亞運取得女團金牌,從此升至A級資助。「不過,那金牌也許來得太快」,在桌球壇,亞運如奧運,夢想早早達成,抽空期的空虛亦速速湧現。「在頒獎台唱國歌一刻,感覺夢想已成真,也因此其後很迷茫,好像目標一下幻滅。老實說,之後一、兩年我根本不知道在做什麼。」身體重複動作,意識卻抽離軀殼,阿欣指那時候桌球變成例行公事。

停滯不前,其實換個目標就好了,「去到一個位,感覺不可再虛度光陰,剛好那一段時間經常看比賽,看到男仔普普通通都打出幾十幾十,不如我也試試打得像電視的一樣」,阿欣忙着抹謙謙的口水,再補充:「即是挑戰職業賽。」

(鍾偉德攝)

(鍾偉德攝)

2010年蘇文欣夥拍吳安儀及葉蘊妍於廣州亞運取得女團金牌,至今球館亦掛起紀念照。(鍾偉德攝)

拒做「怪獸家長」:無謂強求仔女辛苦自己

距離職業賽仍有一段路,而且桌球以外,生命中多了一個13個月大的寶寶,回想生涯最初,26歲起步會否太晚?「桌球易學難精,要練好需時,但最特別是生涯壽命較長,奧蘇利雲現在41歲但仍是頂級啊!」阿欣說得沒錯,至少她去年8月才復出比賽,剛剛就於伊甸桌球大師賽取得亞軍,這個媽媽笑言懷孕期間餓波太久,謙謙也許亦有點幫助:「懷孕時不能練波,因為一彎身,他(謙謙)就不喜歡,我就想嘔;但不知為何,生完BB頭腦更清晰,波路睇通了!」自己的起跑線未必夠別人前,那會特意安排謙謙的路「早人一步」嗎?「常常說什麼的起跑線,未生就想小學的事,仔女讀小學就想大學事宜了,其實顧慮太多真的好嗎?好像桌球,成功失敗間包含好多因素,有的更是預期不了,無謂強求仔女亦辛苦自己,開開心心就好了。」的確,無論結果怎樣,箇中差錯避免不了,要拒做「怪獸家長」得先懂得放過自己。

(鍾偉德攝)

(鍾偉德攝)

「無謂強求仔女亦辛苦自己,開開心心就好了」,眼見謙謙這個笑容就知,媽媽帶給他的只有快樂。(鍾偉德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