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李志豪1】回歸純粹 找回27歲的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李志豪,人稱「虎哥」,港隊一級後衛。

2013年「北漂」,卻在北京國安經歷無球可踢的難堪。

去年底,虎哥以33歲再度進軍中國聯賽,加盟梅州客家;為的,不是高薪厚䘵,而是證明自己的能力。

征戰18載,鬥心依然。

梅州五華是個簡樸的農村小鎮,李志豪在此的新生活,除了足球,只有足球。(梁鵬威攝)

訓練質量高,但休息也充足,我感覺現在的自己找回了27、28歲時最當打的狀態。
李志豪

梅州 回復巔峰

 

梅州位處潮州以北,雖在廣東省內,但從香港出發,車程約6小時,以交通時間計算,比去東京還要遠;梅州客家的主場和訓練基地則位於該市的五華縣水寨鎮,縣內主要的產業有種植水稻和菸草為主的農業;以及汽車配件、五金配件、石藝產品等工業,對比恢宏的北京,或是繁華的香港,這裏只是簡樸的農村小鎮。

 

李志豪,就在這裏踢波。

 

去年港中大戰後,虎哥坐上了中國足協封關(港澳台球員不再列作內援)前的「尾班車」,從標準流浪轉投梅州客家。這次合作,不僅因為他代表港隊時有出色表現,還可追溯到6年前,早在廣東日之泉羅致陳肇麒和梁振邦之前,其總經理曹陽已經希望將虎哥收歸旗下,但虎哥礙於有約在身,加上本身是愛狗之人,不捨得拋棄兩隻愛犬而推卻。幾年來,曹陽三顧草廬,適逢今季梅州從中乙升上中甲,終獲愛將加盟。

梅州客家的總經理曹陽三顧草廬,終在6年後的今季喜獲愛將李志豪加盟。(梁鵬威攝)

「中甲跟港超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環境,這裏一課等如在香港的三課。要求不停的跑動,球員的第一時間判斷快而準,令所有人都更習慣快速的比賽節奏。」李志豪說。而且,在梅州五華這種毫無娛樂可言的農村小鎮,球員每天的生活就是,訓練、吃飯和休息。

 

過着這樣樸素的生活,虎哥就算加盟梅州才一個月,已感覺到身體的變化,「訓練質量高,但休息也充足,我感覺現在的自己找回了27、28歲時最當打的狀態,可說是延長了我的運動員生命」。宿舍、飯堂雖然設備簡陋,但就設在訓練場旁,他訓練完就可回房睡,免卻了在香港時的舟車勞頓,狀態自然提升得很快。

話雖訓練基地的宿舍、飯堂設備簡陋,但要記得,香港連一個給予足球員專注訓練的簡陋基地都沒有。(梁鵬威攝)

虎哥戲稱若在餐盤上多加一個橙,球會食堂即可完美演繹「監獄放飯」的景象。(梁鵬威攝)

國安 生涯低谷

 

不過,說在梅州的訓練量大,卻還不及3年前效力北京國安的時候。虎哥當年代表港隊在亞洲盃外圍賽作客逼和當時亞洲排名第4的烏茲別克後,獲中超的國安垂青首度北漂,豈料這個鼓舞本地球壇的消息,卻是他職業生涯的低潮。

 

虎哥說,梅州客家的訓練量,一課已等如以往在香港操三課;而當時國安的要求更高。當時有報道指出,虎哥因為跟不上體能操練,甚至連當時已36歲的前非洲足球先生簡路迪都跑不贏,結果沒為國安一隊打過一場比賽就要打道回府。虎哥道出的實情卻是,他不怕辛苦,卻怕徒勞無功,「不是跟不上而沒法出場,而是根本沒法出場,所以覺得自己再努力都沒有意義」。

宿舍房門上的李志豪「名牌」。(梁鵬威攝)

第一天來到梅州報到時,宿舍的露台都長出雜草和野菇,花了虎哥不少時間打掃。(梁鵬威攝)

「志豪啊,你肯定是沒有送禮給教練,或者給他們利是吧﹖」隊友閒談間一語道出當中的詭譎。這種「潛規則」在中國球壇可謂公開秘密,但對於香港人來說肯定無法「適應」;在只有操練和預備組比賽的日子,虎哥感到百無聊賴,於是回流香港落班。

 

這對於在場上永遠付出百份百的虎哥而言,是一段極艱辛的經歷。這裏可打岔說一段小插曲。去年9月3日香港作客中國的賽後,港隊主教練金判坤透露,當晚李志豪因為比賽中嚴重脫水,賽後不但食不下嚥,整晚亦不時抽筋而難以入眠;足見虎哥鬥志之驚人,足見他對待比賽的認真。

 

這種態度,從他只有15歲,還是一個由愉園青年軍外借到二合的學徒球員已開始。

幾年前在北京國安的低潮,更令李志豪渴望把握外流梅州的機會,證明自己有立足中國球壇的能力。他因妻子有喜而決定回港比賽。(梁鵬威攝)

足球嘛,這是個我自小從心底裏一直嚮往的夢想,所以我一直都很珍惜自己的職業、很把握每一段時間,可以的話,我想一直踢下去。
李志豪

二合 夢想起航

 

1998年,當時的李志豪還是一個球場、學校兩邊走的中五學生,卻未有想過要以職業足球為日後奮鬥的目標,尤其家人都希望他學業為先,少年虎哥也自言很着重學業成績,「我英文成績好過中文㗎」(當然他沒說幾多分),因此選擇球會的時候,日常訓練不能阻礙上學時間是重要考慮。由於愉園未能滿足他的要求,因此他答允母會建議外借到小球會二合,沒想到,「一個決定,影響一生」。

梅州宿舍起居的身影,彷彿時光倒流回到虎哥於二合初出茅廬時,每天都要清洗自己訓練著過的球衣。(梁鵬威攝)

宿舍食堂旁邊是洗衣房,球員留下膠筒和衣物排隊等洗衫。(梁鵬威攝)

「我很幸運,二合是一間願意投資,卻不太計較成績回報的球會,青年球員如我跟陳偉豪在這裏都得到大量實戰機會,技術在兩年間突飛猛進。」正如李志豪所說,二合絕對是當時一批港足新晉絕佳的訓練場,就算虎哥的處子戰上陣不過一分鐘,就已因為鏟跌鄭兆聰而直接領紅,次日上學即被同學嘲笑,但無阻球會對他的信任,繼續委以重任。2000年虎哥更協助這支青春班捧走高級組銀牌冠軍,嘗到職業生涯首個錦標的滋味;學業上,會考成績卻只能以2分作結。結果在二合的兩年,令虎哥立定職業足球員的志向。

 

往後的故事,資深的球迷都十分了解,2001年二合散班,李志豪意外地得到傳統勁旅南華羅致,一踢就是12年。期間無論在球會還是香港隊的經歷,都一步一步推動他步向本地一線球星之路。

虎哥慶幸比他早一周北上的球隊助教楊正光,幫助他更容易習慣梅州的新生活。(梁鵬威攝)

如果看到李志豪在梅州宿舍起居的身影,那種簡單、純粹,彷彿時光倒流回到他於二合初出茅廬。當然,在「工廠宿舍」和「監獄飯堂」的背後,其實還有上季梅州於「中乙升甲決賽」每名球員單場勝仗獎金達50萬,以及隊友在訓練場外泊滿BMW、Audi和Land Rover的風光;然而,大抵虎哥眼中,還是只有訓練、吃飯和休息,「我一直都很珍惜自己的職業、很把握每一段時間,可以的話,我想一直踢下去」。

訓練基地旁都是這個農村小鎮隨處可見的殘舊建築。(梁鵬威攝)

然而殘舊建築外卻停泊著球員的高價房車。(梁鵬威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