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台副總統陳建仁斥WHO決策遲緩:不曉得它還能做什麼

撰文:陳炯廷
出版:更新:

面對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具公衛專業背景的台灣副總統陳建仁3月24日接受中央社專訪,再度指責世界衛生組織(WHO)在這次新冠肺炎的防疫決策過於遲緩,直言「現在也不曉得WHO能為世界各國做什麼,因為火燒起來了,這是蠻悲哀的事情」。

該專訪報道指出,陳建仁在這次台灣防治新冠肺炎的角色,不僅扮演台灣政府防疫團隊的幕後總顧問,更與歐盟、美國等各國的衛生決策人員、流行病專家進行防疫交流,併為蔡英文提供專業意見。

陳建仁日前曾抨擊WHO附和中國大陸疫情,隱匿疫情和人傳人事證,稱疫情「可防可控」,未能及時撲滅武漢一地的燎原星火,以致釀成全球大流行。(中央社)

陳建仁在專訪中表示,中華民國當年也是鼓吹成立世衛的國家之一,歷任總幹事基本上都做得相當不錯,還點名稱讚2003年SARS期間的女性總幹事、前挪威首相布倫特蘭(Gro Harlem Brundtland),他說當時布倫特蘭在遇到有些國家阻撓下,仍毅然決然派遣WHO專業組織團到台灣,與台灣合作。

陳建仁說,「我們不能抹煞WHO以往的貢獻」,SARS期間WHO扮演很重要的協調角色,很快發佈訊息讓全世界都知道。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PHEIC)是SARS以後才開始,到目前為止,發佈過6次。

他舉例,以2009年流行性感冒H1N1來看,第一個病例發生以後1個月,WHO就發佈PHEIC,當時只有3個國家出現病例;但新冠肺炎是2019年底發生後,直到2020年1月30日WHO才發佈PHEIC,當時全世界已經有8,000多人感染。

陳建仁強調,防疫是需要劍及履及、超前部署、提高警覺,絕對不能拖。他對WHO是「愛之深責之切」、「有點恨鐵不成鋼」,認為這樣重要的傳染病,怎麼不早一點發布,讓全世界的人提高警覺。

陳建仁坦言,自己對防疫的性子比較急,「我是急驚風,碰到慢郎中的反應,個人會覺得實在有點慢」,並感歎,「不曉得WHO現在能為世界各國做什麼,因為火燒起來了,too late(已經太遲)」。

不過,陳建仁仍強調台灣必須爭取參與WHO,且不能完全抹煞WHO的貢獻,強調反而因為這一次新冠肺炎的經驗,讓全世界對WHO有更多的期待、盼望,讓WHO再造是很重要的。

陳建仁稱,WHO應強化其專業性和多國的參與,更重要的是減少政治干預,才能做得更好。

此外,陳建仁又說,台灣與美國建立的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也是一個很好的平台,透過GCTF可以做全球衛生、登革熱、寨卡病毒、病媒蚊等管控,台灣有能力且願意協助周邊友好的國家做好防疫工作。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