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長補選僅得票4% 民眾黨秘書長:要觸底反彈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導言】台灣民眾黨自2019年8月6日成立,組黨以來,先後經歷立委選舉、大小地方首長的選舉,以及最為人知的高雄市長補選,雖然民眾黨在台灣政壇一路上顛簸前行,幾次大小公職的補選屢嘗敗績,輔以泛綠陣營頻仍圍剿,黨主席柯文哲的政治光環已受到嚴重挑戰。但在柯文哲仍未明言放棄參與2024年台灣總統大選前,民眾黨究竟要如何壯大?

《多維新聞》專訪台灣民眾黨秘書長謝立功,以自身角色來看民眾黨從諸多場敗選中所獲得的經驗,文分上下兩篇,本文為上篇。

台灣民眾黨秘書長謝立功(右)出身國民黨,後在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左)的邀約下出任該黨秘書長,也因此遭到國民黨開除黨籍;謝立功曾任前總統馬英九時代的內政部移民署署長,並兩次代表國民黨參選基隆市市長。(多維新聞)

多維:距離高雄市長補選也已過了一段時間,從選前預想到敗選結果,這場補選對民眾黨來說具有什麼意義?

謝立功:我想這樣簡單說,選舉其實一定是相互之間的競爭,必然會看競爭對手是誰去評估當選機率,特別是假如贏的機會不那麼高,你還要不要投入。我用最簡單的話說,高雄補選不是常態化的選舉,以第三大黨來說,單一席次、又是補選,難度確實比較高。

民眾黨確實有點「練兵」的意思,我們會認為這麼大的選舉不能缺席,所以一定要有人。但我們也會評估能否選上,如果沒辦法,那你投入不就是浪費錢嗎?但最後我們認為還是要出來,因為若不出來選,那人家就覺得你連直轄市市長都不選,請問你們還要選什麼?

我們後來想一想,選的優點還是比較大一點,即便沒有真的選上還是可以練兵。但最後的開票結果的確跟我們想像的有落差,沒有想過只有4%,真的比我們想得還低。但這種單一席次的地方選舉,藍綠歸隊的效應對我們來說就會變成這種結果,我覺得這是關鍵,尤其最後韓國瑜也出來了,那兩邊都會拉得更高。

因為本來有些人認為李眉蓁不怎麼樣,韓國瑜也猶豫,但最後他還是出來了,那必然會帶出藍營選票。相對的,有些人認為陳其邁不差我這票就不投了,選舉常常有這情況,但韓國瑜一出來,兩邊的票就一定會拉高,相對我們的票就會往下降,我覺得這是藍綠歸隊對決的現實。

謝立功認為,韓國瑜在選前之夜出面力挺李眉蓁,某種程度也成功拉高藍、綠兩黨候選人的最終得票數。(蔡苡柔/多維新聞)

藍綠一歸隊 民眾黨就成為4%黨了嗎?

多維:藍綠歸隊的問題一直都存在,即便是到了2022年地方選舉,這樣的情況還是會出現,藍綠一定會努力激起自身支持者的投票意願。民眾黨如何克服?

謝立功:所以我們投入的時間要更長,這些因素一定要納進去。這次選舉我們大概只有大概六十天左右的時間,變量會更凸顯出來。比如說,如果我已經準備兩年,種種因素就能算得很清楚。再講白話一點,選舉要拉樁腳,我更早去佈局,藍綠兩邊的人我為何無法拉過來一些?絕對有可能。最後很多是靠人情與派系,高雄補選我們候選人來不及去做這動作,這是絕對有差別的。

多維:民眾黨選前評估參選利大於弊,但選舉結果出來後依然這樣覺得嗎?如何評估選後衍生的正負面影響?

謝立功: 我想有得必有失,倒過來有失也必有得。我們其實不是單看這次選舉,我們是將四次選舉做一個評估,從嘉義市過溝里長、屏東縣崁頂鄉長、台中和平區長 再到高雄市長補選。有裏的、有偏鄉的;有比較大的直轄市、也有原住民鄉的,這些都是不同性質,若當成一種嘗試,這四種性質我們都試過,那就可以更深刻把各種變量以後一起考量,若單獨漏掉一個,顯然就有點可惜。

其實我們也知道這是有難度的,可是你不得不試。所以你說得還是失?這真的很難評斷,但就是要投入一些成本,就像有人問說「你怎麼選成4%?」可是另外一種想法是,反正都已經到谷底了,利空出盡後就往上揚。在以後單一選區或多席次這些選舉,我們未來都會做好選舉評估。

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左)協同文宣部主任柯昱安(中)與黨秘書長謝立功(右)出席民眾黨慶暨黨員大會。(譚英瑛/多維新聞)

力求集成海陸空 民眾黨的紮根之旅

多維:選後的黨內部反省會特別提到,民眾黨只打空戰可能效果不彰嗎?

謝立功:沒錯,選舉不可能只有空軍,而是要陸軍,甚至還要有海軍。靠地方樁腳、重要社團甚至公廟,地方組織其實是非常的多元。如果只有靠候選人或政黨,這還是比較狹隘,因為有些人是沒有政黨屬性的,他個人或許有參加政黨,但不一定是政黨活躍份子。

有些組織其實不太適合講太多政治,但不代表自身的投票行為沒有政黨傾向,一定有,這就是你要做得漂亮。所以當民眾黨服務處陸續成立之後,我們也是希望在地方就好好去做經營。所以,你講的我完全同意,我們現在的目標就是基層組織的經營。這其實都有在籌備,各地服務處已經陸續在開設,到明年就會有一些黨部真正成型。

這幾個周末,黨主席柯文哲跑遍全台,一展民眾黨深耕地方的決心。(Facebook@台灣民眾黨)

多維:我們能看到現在的台灣選舉,政黨如果沒有一些別出心裁的做法,或是候選人自身政治魅力不足的話,幾乎很難進入選民的視野中,這點似乎從2020立委大選何景榮被雙帥(指國民黨蔣萬安、民進黨吳怡農)夾殺就已經能夠窺見。民眾黨雖能推出評價「不差」的候選人,但似乎總是無法融入台灣的政治環境?

謝立功:其實選舉有三個重要的因素:哪個政黨出來的人、你本身的條件與能力如何、那段時間有沒有重大的事件。那些重大事件會去影響局勢,像是香港反修例,習近平拋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那其實是影響選情的關鍵因素。一旦有重大事件,就會有人去操作這東西。

另外候選人的本身條件可能不錯,但如果沒有人去幫你行銷,你說要靠自己,那還是很困難。所以民眾黨還是要回歸基層組織經營。如果你已經活動了四年,讓更多人可以認識你,我相信台灣民眾投票行為,有的時候還是跟交往交互有關,比如說看過你幾次,甚至以我自己在基層活動為例,有時候會碰到民眾跑來問:「我叫什麼名字?」旁邊的人就會提示你:「這位姓羅、那位姓李」, 就是要有這種感覺。

如果你跟對方多握幾次手,甚至在一些場合都碰到過,能夠有一些交互,我敢說,就算對手是比我條件更優秀的人,對不起,選民沒有看過他,他也沒有看過選民,選民反而會投一位自己見過、還曾經握過三次手的人。這就是投票行為,也是要深耕基層的原因。

在高雄市長補選之後,台灣民眾黨成立地方服務處,圖為民眾黨南港內湖服務處激活典禮。(譚英瑛/多維新聞)

多維:所以您認為關鍵還是在基層的陸戰。

謝立功:這要看比例,台北市空軍的比例會比較高,你如果到其他非都會區,以高雄來說,原本的舊高雄縣很多地方人口外流,很少年輕人,只會看到很多資深前輩, 對那些人來說,抱歉沒有聽過網絡,就算你很知名,他們也未必知道你是誰,如果政黨候選人在當地有據點與聯繫處,候選人一、兩個月能去當地繞一繞,形成的效果一定不一樣。

多維:各黨一定都會經營基層,但以民進黨為例,他們就非常會行銷,會推出漂亮、帥氣的候選人,做一些很話題性的操作,使它成為知名性的人物,只要打開電視就可以認識他們,支持者的投票意願或許就因此增加了。民眾黨似乎還是想要維持比較理性或專業的形象,這未必是一件壞事,但在激起選民的投票慾望上,就是比較低落。

謝立功:未來我們選舉的策略一定彈性會更大,在空軍以外我們陸軍也會加強,個別候選人的人格特質,在個別選區應該有更多客製化的選舉模式,真的不能一概而論。有些地方該多深入去跟人拜票、走基層,那就多走,相較之下,台北市可能空軍將決定一半以上的選情。但說真的可能只有台北市,到新北市就未必了。我們曾去過台中和平區一個比較大型的社區,我就抱着期待可以看到很多人,結果只有十幾戶,但這還是大型社區,所以每個地方真的不一樣,選戰方式也必定與都會區不同。

說到底民眾黨也才成立一年而已,這一年民眾黨參與了很多大大小小的補選,有一些也經過評估後選擇放棄,但終究是在累積經驗,民眾黨的發展時間真的很短,我們還能慢慢克服很多問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