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人氣下滑?民眾黨秘書長:綠營網軍在帶風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導言】台灣民眾黨自2019年8月6日成立,組黨以來,先後經歷立委選舉、大小地方首長的選舉,以及最為人知的高雄市長補選,雖然民眾黨在台灣政壇一路上顛簸前行,幾次大小公職的補選屢嘗敗績,輔以泛綠陣營頻仍圍剿,黨主席柯文哲的政治光環已受到嚴重挑戰;但在柯文哲仍未明言放棄參與2024年總統大選前,民眾黨究竟要如何壯大?對此,《多維新聞》專訪台灣民眾黨秘書長謝立功,以自身角色來看柯文哲在政壇的聲勢起伏。

文分上下兩篇,本文為下篇。

即便柯文哲強力背書風評佳且能細數當地市政發展的親民黨籍市議員吳益政(右),但吳益政依舊無法逃脱藍綠兩黨夾殺的窘境,終以4%得票率慘敗。(譚英瑛/多維新聞)

多維:高雄市長補選一役,民眾黨僅獲4%選票頗傷元氣,引來綠營對民眾黨及柯文哲諸多嘲諷,您怎麼看現在外界認為民眾黨支持度低迷的問題?

謝立功:我想民眾黨是一個會自我檢討的政黨,雖然我們只有一歲(黨齡),但越年輕的政黨調整機制就越快,越是老、大的政黨,反而會有許多沈痾、積習難改,或者是組織太大、轉彎不易等。民眾黨有小黨優勢,要轉彎、調整會比較快,當利空出盡就是民眾黨急轉直上的機會。

跌落神壇?柯文哲是否人氣不再

多維:比起當初高人氣、藍綠都要來靠過來蹭版面的柯市長,如今的柯文哲聲勢是否已經大不如前了?

謝立功:我們的確有接受到這樣的消息,即柯文哲目前的聲量下滑,是否代表支持者的熱度已經不如以往?我先把前提說清楚,以前是跟國民黨,不是跟柯文哲,所以他以前是怎麼樣,說真的自己不是很清楚。但從最近一次走訪花蓮夜市的行程,我只能說真的很熱鬧,柯文哲在一個定點就有六層民眾包圍他搶着拍照,有的人還翻出柯文哲的著作,整個場面非常熱絡,柯文哲甚至差點要離不開現場。之後當地嚮導跟我們說,那天柯文哲花了兩小時,夜市卻走不到四分之一,而這就是最簡單的例證。

今年8月,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一活動並致詞。(中央社)

多維:所以您認為柯文哲的人氣還是可以的?或者說很看區域?

謝立功:或許是,有些地方當地人不多,路邊也看不到人、掃街也沒有人,既然都沒有人怎麼會有人潮?有時候綠營1450(網軍)在帶風向,講得好像沒人理他。

像是高雄市政府反毒活動那次,你知道為何被說當天參與的人很少嗎?我覺得是被新聞惡意扭曲,那天本來是個記者會,沒有群眾,因為高雄市政府說不能在沒申請集會遊行的情況下使用場地,但有幾台老車就停在那邊,然後卡車司機他們就走下來看,當時有幾部車的司機下車來看,那當然前方就只會有十幾位民眾。然後媒體就拍這張,說你看民眾黨造勢活動沒人,但當天只是舉行記者會,本來就沒有特別找人蔘加,只是卡車正好停在那邊,停完人就都往中間集中,可是如果看到這畫面,就會覺得人潮很少。但我自己看是覺得不會沒人理柯文哲。

柯文哲的光環 民眾黨的黯淡

多維:儘管如此,柯文哲與民眾黨之間的聲量似乎仍有所落差,柯文哲的人氣始終沒辦法轉移到民眾黨身上。

謝立功:的確有些知道柯文哲的人還不知道民眾黨,但知道民眾黨的人一定知道柯文哲,這點我們也有警覺,畢竟未來選舉,柯文哲雖然可以到處輔選,但民眾黨還是要拿出知名度,不然選舉選到最後,主席又不會分身術,從這邊一下就移動到那邊,不可能每一場都自己下去輔選。這也是我們認為組織發展很重要的原因, 民眾黨必須不斷把觸角往外延升,我覺得這並沒有那麼難,所以我也才會說,我們要如何去接地氣?除了別人做得我們也做,人家不做的,我們也可以加強。

即便一度陷於出席人數恐不足的困境,但台灣民眾黨依舊成功召開黨員大會,並在會中順利修改黨章,使得未來黨中央可藉着召開黨代表大會來處理各項重大黨內事務。(譚英瑛/多維新聞)

何謂不做的?最特別的例子,民眾黨的組成中醫生特別多,一個醫生如果看10萬個病人,那10萬不就你的票嗎?像今天的中選會主委李進勇,他以前就是在基隆協助民進黨立委做法律質詢,這種東西很可怕。醫生社會形象都不錯,我幫你治病,你自然可能會支持我。

像有一次跑高雄,柯文哲有個小故事,但民眾黨並沒有以此去做宣傳。當天行程原要趕去下個行程,不過有一個選民說他奶奶身體狀況不太好,儘管距離不遠,但整個行程還是會因此多拖上十五分鐘左右,即便柯文哲一度掙扎,最後還是決定繞去探望。

這不是編出來的故事,我人就在旁邊,所以知道這故事的真實性,雖然沒有做新聞,但柯文哲還是去探望,看了一下狀況。在馮啟彥醫生陪同下,他們兩人就像在會診一樣,看一看就跟對方說:「趕快送醫,這要趕快叫救護車。」選民就會覺得,柯文哲放着行程還跑來看你,醫生只要是你救過的病患,那票照理說拿到的機率很高,同理律師也是。

我舉這例子是說,民眾黨要懂得用自己的優勢,假設我們的醫生多,病患就是民眾黨的資源,其他黨只要沒有醫生黨員,他們就沒有這項資源。

由於是個新生小黨,謝立功認為,民眾黨的調整能力較有「積習、沈屙」的大黨快速。(譚英瑛/多維新聞)

民眾黨的新政治與國家治理

多維:這樣聽下來,柯文哲似乎對於跑行程、陸軍、樁腳等作法並不排斥?他會不會認為這跟他標榜的「新政治」有落差或出入?

謝立功:柯文哲自己也很清楚,也認為真的要發展組織,因為空軍的票在空中,比較沒有那麼踏實。但我覺得空軍跟陸軍其實是相互影響,你完全沒有聲量,陸軍也沒有人理你,當你只有空軍聲量、只是聽過但沒有看過,那也不行。所以空軍的聲量增加,陸軍勢力也會跟着增加,空、陸軍的發展一直都相輔相成的,不能說只迷信空軍,但也不能只有陸軍。

多維:除了傳統基層經營之外,民眾黨是否將進一步闡述那些一直被認為過於模糊的政黨理念,諸如「國家治理」、「公開透明」的理念內涵?

謝立功:其實治理,我覺得不需要太複雜去想,治理有國家層級也有地方層級,智庫要先將好的政策推出來,要執政者才可以去運行這東西。當然在野黨如果提供好政策,中央部會願意接受,你就把它變成中央政策。所以政策擬定階段的問題在野黨是可以提的。但真正最後要去做運行的,那就是治理層面的問題,像台北市政府,柯文哲的相對主導權就很多,畢竟柯文哲是市長,他當然可以主導。

謝立功很重視政策運行率,因為他認為這就代表一位官員究竟會不會做事情。(譚英瑛/多維新聞)

治理層面強調的其實就是運行力,好的政策還要加上運行,不然也是空談。柯文哲說他當市長的第一年,台北市預算運行率只有66%。這代表你編100萬預算,只花了66萬,錢都給你了,為何地方不花?再看看中央的前瞻預算,我聽到的是隻有花了3成,後面才又繼續追加預算。

我以前也做過署長,也很注重運行率,因為這代表一個人會不會做事,是不是我給你錢你都不會做?所以,我們今天要回頭查看,選民確實很容易原諒,或者講難聽一點,很容易被騙,政治人物想一個包裝好的說法,民眾就相信政治人物的說法,並覺得「對啦,做不到是有原因的。」可是你不會做事情,就代表你沒有運行力,不要找理由來騙人。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