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公園山窮水盡 危機潛伏五年未解(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海洋公園連續第五年錄得虧損,陷入財政危機,上周一(1月13日)向政府申請撥款106億元、延遲貸款及免利息,以尋求資金作新一輪發展。海洋公園若然能夠重新出發,甚至再創高峰,106億元或能物有所值;但新發展如果未能對症下藥,助其扭轉劣勢,納稅人的公帑就難以用得其所。

海洋公園赤字由上年度約2.4億元擴大逾倍至今年的近5.6億元,早前已呼籲員工提早退休及全體職員於下年度凍薪,上周更決定向政府申請注資。市民或許好奇,為什麼它可以要求公帑補貼?

走入海洋公園,我們或許以為它與一般主題樂園無異,屬私人企業,但海洋公園公司其實根據《海洋公園公司條例》設立,屬政府全資擁有。海洋公園董事局成員由行政長官委任及決定任期,而行政長官在認為公眾利益有需要的情況下,甚至可以向海洋公園發出書面指示,海洋公園公司必須聽從。

海洋公園這個香港老牌主題樂園,吸引力大不如前,深陷財政危機。(資料圖片/葉志明攝)

半公營的主題樂園

以編制與管理層面而言,海洋公園公司與一般企業不能相提並論。但在實際營運、管理及商業推廣等方面,海洋公園似是私人企業。在以所得利潤投資於公眾康樂及教育事務的大前提下,園方有權自行作出投資及發展決定,包括購買或租入資產、締結合約、建造建築、添購設備、宣傳、就服務收費,園方甚至有權以其財產作為抵押借入款項。在充足的財政自主權支持下,當海洋公園盈利足夠自負盈虧時,的確可以起到以娛樂養保育的效果。當樂園設施以及不同節慶活動為海洋公園帶來龐大收益同時,再將適當資源投放於自然保育,或多或少能減輕政府在保育方面的財政負擔。

2003至2014年間海洋公園的盈利尚豐,其盈利能力足以取得市場與政府批出貸款,營運自負盈虧的優勢在當時更為明顯。2005年海洋公園的「重新發展計劃」便是透過貸款融資以支付開支。園方向銀團借貸41.625億元(其中13.875億由政府提供擔保)以及向政府借得13.875億元,合共55.5億元以支付擴建開支。當時融資計劃的貸款金額獲多間銀行超額認購,市場對由時任海洋公園董事局主席盛智文帶領「計劃」甚有信心。社會有見海洋公園的「重新發展計劃」財政上做到自負盈虧,又未向政府申請撥款,公園當時介乎於私人企業與政府公營之間的尷尬身份並未引起太大風波。

在充足的財政自主權支持下,當海洋公園盈利足夠自負盈虧時,的確可以起到以娛樂養保育的效果。(資料圖片/洪嘉徽攝)

海洋公園今年內「乾塘」

另外,海洋公園2013年就「大樹灣發展項目」向政府借貸22.9億元,大樹灣水上樂園最初預期於2017年年底完工,而政府貸款則定於2021年開始分期攤還。假設計劃如期於2017年完成,公園尚有幾年時間累積收益逐期還款。但「大樹灣發展項目」因為改動設計及鞏固地基而多次延期,至今踏入2020年水上樂園仍未開幕,卻即將要開始償還貸款。公園一方面無法以新項目收益償還款項,一方面固有項目的收入減少,雙重夾擊之下資金便周轉不靈。

(香港01製圖)

海洋公園上周推算2019/20年度現金赤字將達6億元,而且明年須開始向政府償還「重新發展計劃」以及「大樹灣發展項目」兩筆貸款(表一),若今年無法開拓財源,料2020年內將耗盡現金結餘。園方在申請106億元撥款外,尚要求政府免卻一筆24.66億元的應付利息,並容許海洋公園將還款期推遲八年至2029年9月開始,還款年期分別為十年(重新發展計劃)與十二年(大樹灣發展項目)。海洋公園盛載香港人的集體回憶,社會不願見它清盤,政府為了保住其全資擁有的海洋公園,大幅度注資便是所剩不多的出路之一。

1月13日,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連同海洋公園公布「全新定位策略發展計劃」。(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財政健康早響警號

正如許多的兩難困局,成因乃沒有及早把握時機,直至大錯鑄成。回顧盛智文年代,海洋公園收益大幅增長,2012/13年度入場人次錄得770萬新高,盈利近1.3億元。但在2014/15年度後,海洋公園的入場人次及收入下跌,連年錄得赤字(表二)。

(香港01製圖)

這當然與整體經濟環境有關。2014年後外地及本地旅遊業欠佳,迪士尼樂園入場人次亦由750萬跌至2015年的680萬。然而,管理層的作用正是對抗逆境,在財政健康響起警號時改革。以此立論,管理層不可能完全推卸責任。更何況迪士尼入場人次連跌兩年後已止住跌勢,2018年更回升至670萬人次,相比之下,下跌至570萬人次的海洋公園更形失色。

除了入場人次下跌及貸款利息開支,海洋公園其實早已面對財政隱憂。「政府附屬貸款及商業貸款的利息」開支按年上升,由2011/12年度的1.04億元,增加至去年度2.45億元。自公園踏陷入虧損後,園方利息開支更逐步高於日常機器的維修及保養費用。正如海洋公園在建議文件上指出,「當中涉及的巨額利息將嚴重影響海洋公園公司正常運作」。

管理層自2017年起已知項目延期,亦理應知悉公園在貸款償還日前的盈利能力必然受影響,但卻毫無應付準備。不論公園的開源能力抑或節流措施皆令社會失望。在開源方面,2016/17年度後的門票收益與園內收入均未有明顯增長,三個財政年度皆維持在16至17億元左右,低於2012年至2015年間創造接近20億元營業額的成績。

節流方面,管理層表現更令人失望,自15/16年度海洋公園步入虧損後,公園經營成本不跌反升,由約13億元升至15.5億元。上年度員工開支達7.7億元,利息支出亦按年大增32%至2.5億元。

繼續閱讀:

海洋公園山窮水盡 危機潛伏五年未解(下)

相關文章︰

全新的海洋公園 應真正保育動物

擬向海洋公園撥百億元 邱騰華:近半年樂園財困 注資屬困難決定

海洋公園申109億元撥款 動保團體斥未停圈養與保育宗旨自相矛盾

上文節錄於第198《香港01》周報(2020年1月20日)《海洋公園山窮水盡 危機潛伏五年未解》。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