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萊曼尼之死】以色列一年三大選 伊朗局勢險遭內塔尼亞胡騎劫

撰文:葉德豪
出版:更新:

在西方流傳着這樣一首民謠:
丟失一枚鐵釘,壞了一隻蹄鐵;
壞了一隻蹄鐵,折了一匹戰馬;
折了一匹戰馬,傷了一位騎士;
傷了一位騎士,輸了一場戰鬥;
輸了一場戰鬥,亡了一個帝國。
特朗普對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軍」指揮官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的刺殺,就好比那個引發一連串蝴蝶效應的「鐵釘」,接下來「壞鐵蹄」、「折戰馬」、「傷騎士」、「輸戰鬥」甚至是「亡帝國」似乎已在預料之中。至少目前來看,以蘇萊曼尼之死作為引線,整個中東乃至世界都成了火藥桶,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陰雲已開始密佈於各個角落。
中東會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戰嗎,蘇萊曼尼是誰,美軍為什麼要刺殺蘇萊曼尼,美國得到了什麼,伊朗會進行怎麼樣的報復,是誰在亂局中漁利,中國和俄羅斯打算如何做,中東局勢將往何處去,這些是各方普遍關心的話題。本組議題將圍繞以上問題展開討論和闡述,敬請關注。

【蘇萊曼尼之死】系列

【蘇萊曼尼之死】美國動機仍存疑 伊朗從未想過動真格

【蘇萊曼尼之死】專注勸和促談 中國介入中東時機未到

【蘇萊曼尼之死】伊朗軍事報復開始 特朗普也許希望能回到過去

【蘇萊曼尼之死】美國伊朗陷戰火邊緣 唯一算是贏家的是誰?

【蘇萊曼尼之死】特朗普暗殺行動的三個嚴重誤判

繼伊朗在當地時間周三(1月8日)清晨向駐有美軍的兩個伊拉克軍事基地發動導彈攻擊之後,一時之間「第三次世界大戰」之類的說法甚囂塵上,國際社會擔心戰事無可避免,然而特朗普在美國東岸時間同日上午11時半左右,卻發表全國演說,表明「沒有美國及伊拉克人員傷亡」,又指「伊朗似有退讓之勢」,只對伊朗新增制裁,並無進一步軍事行動,更以「美國準備好與所有尋求和平的國家一起擁抱和平」作結。

烽煙陰霾籠罩股市,不過特朗普決定不作反報復之後,標準普爾500指數重拾升勢,又再創下新高。

即時的戰爭威脅暫時緩和,全世界都鬆了一口氣。唯一不知道這是福是禍、胸中有鬱悶不解的卻是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

經一晚的考慮後,特朗普在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左一)及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右一)等高級官員伴同下發表聲明,決定不升級對伊朗的軍事施壓。(路透社)

美伊開戰 利弊交錯

連續兩次大選後籌組政府失敗、被迫重選的內塔尼亞胡,一直以他與特朗普的親密關係為其選戰宣傳攻勢之一。特朗普於上周五(1月3日)下令刺殺伊朗革命衛隊「聖城軍」(Quds Force)指揮官蘇萊曼尼後,全球只得怒罵、批評、嘲諷、暗斥、保持距離的回響之際,內塔尼亞胡可謂「鶴立雞群」,大讚特朗普行動「堅定、有力、迅速」,而且表明在「正義之戰中,以色列完全跟美國站在一起」。

如果伊朗與美國陷入戰爭邊緣,受伊朗支持的黎巴嫩真主黨與以色列之間的衝突勢將加劇;如果美伊之間進入戰爭狀態,以色列更有了藉口先發制人,完成其向來「消除伊朗核威脅和武力威脅」的夢想。

以色列3月2日就要舉行一年之內的第三次大選。內塔尼亞胡雖然早前大勝利庫德集團的黨內初選,然而對傳統上絕對忠誠於現有領袖的利庫德集團而言,內塔尼亞胡的領導地位被挑戰這件事已讓他心寒。同時,他自己也面對貪腐起訴的威脅,正尋求國會給他總理豁免權,這場選戰真的是非贏不可。炒作以色列在區內的「猶太復國主義存亡威脅」,正好為以類似「戰時領袖」的身份作選舉攻勢。

然而,在利害交錯的複雜世界之中,凡事有利亦有弊。以色列的民眾不會忘記這一切也是特朗普妄動刺殺蘇萊曼尼這個伊朗最受尊崇的軍人的結果。以色列人只求安穩地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生活,內塔尼亞胡與特朗普完全站在一起的策略,卻使以色列周邊愈加陷進不穩定的亂局中,甚至有可能成為伊期或親伊朗武裝組織的攻擊對象。這也是內塔尼亞胡不得不擔心的民情反應。

+4

從「兩手準備」至「押下籌碼」

於是,內塔尼亞胡一方面大讚特朗普,另一方面卻派出下屬親信、能源部長史泰尼斯(Yuval Steinitz)向國內媒體指出以色列只會繼續阻止伊朗建立核武,並聲明:「這是以色列與美國之間的緊張局面,跟以色列無關,我也不想與它有關。我們只在旁邊觀看事情發生。」

由此可見,內塔尼亞胡對於伊朗局勢升級,也準備好兩手籌碼,希望最終押中賭局開出來的結果。

時間點回到周三特朗普尚未正式對伊朗攻擊作出回應之時。其時,伊朗媒體報稱攻擊造成80人死。考慮到特朗普「不能有美國人死亡」的底線,不少人以為這場戰爭非打不可。

內塔尼亞胡此時就提早押下籌碼,親身出言警告伊朗:「任何人嘗試攻擊以色列,將受到毀滅性打擊。」他又再次高舉美以兩國的盟友關係:「很重要的一點是,以色列完全與美國站在一起。美國沒有比以色列更好的朋友,而以色列也沒有比美國更好的朋友。」

3月的選舉是內塔尼亞朝的存亡之爭。去年9月選舉前曾對鄰近多國發動攻擊的他,有可能會重施故技。(路透社)

值得留意的是,內塔尼亞胡此前大讚特朗普的言論是出自其辦公室的官方聲明,如今他卻親口表明支持美國,兩者強弱差別立見。而且,他並沒有說以色列只會報復「攻擊」以色列的人,而是以色列會攻擊「嘗試攻擊」以色列的人,言下之意,似乎是做好準備,當美軍戰砲一響,伊朗一動用軍事防備,就馬上成為「嘗試攻擊」以色列的國家,造成先發制人的藉口。

押錯一注 不代表輸了賭局

豈料,根據北約、伊拉克及特朗普的說法,美軍竟然沒有死亡。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金融時報》等媒體也引述知情人士,指伊朗在發動攻擊後,已馬上透過瑞士等國的外交渠道聯絡美國,表明不會再進行新一輪攻擊。而根據CNN的說法,當特朗普收到遇襲消息後,與一眾高員在白宮內謀求應對之時,原來以為伊朗會進行大規模準確襲擊的在席人士,知道其攻擊細節後,都舒了一口氣,紛紛要求特朗普停止升級。

失去了先發制人藉口、似乎押錯注的內塔尼亞胡周三當日就馬上致電特朗普。其官方聲明只說兩人談及「關鍵的雙邊及地區議題」。內塔尼亞胡有否與特朗普「興師問罪」,還是對特朗普「另有所求」,外界則只能用想像力去猜測。

雖然美伊兩國未有落入戰火之中,然而此次衝突之後,波斯灣區內局勢,以至黎巴嫩、也門、伊拉克等有親伊朗武裝力量盤踞的地方,仍然處於極不穩定的狀態。如果區內不穩對選情有利,失去了一次機會的內塔尼亞胡,未必沒有可能親自出手,在選舉前炒作一下國安威脅,以助自己渡過政途難關。由此可見,伊朗局勢對選情的可能影響,仍未走出內塔尼亞胡的政治賭局。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