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萊曼尼之死】專注勸和促談 中國介入中東時機未到

撰文:戴侖
出版:更新:

在西方流傳着這樣一首民謠:
丟失一枚鐵釘,壞了一隻蹄鐵;
壞了一隻蹄鐵,折了一匹戰馬;
折了一匹戰馬,傷了一位騎士;
傷了一位騎士,輸了一場戰鬥;
輸了一場戰鬥,亡了一個帝國。
特朗普對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軍」指揮官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的刺殺,就好比那個引發一連串蝴蝶效應的「鐵釘」,接下來「壞鐵蹄」、「折戰馬」、「傷騎士」、「輸戰鬥」甚至是「亡帝國」似乎已在預料之中。至少目前來看,以蘇萊曼尼之死作為引線,整個中東乃至世界都成了火藥桶,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陰雲已開始密佈於各個角落。
中東會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戰嗎,蘇萊曼尼是誰,美軍為什麼要刺殺蘇萊曼尼,美國得到了什麼,伊朗會進行怎麼樣的報復,是誰在亂局中漁利,中國和俄羅斯打算如何做,中東局勢將往何處去,這些是各方普遍關心的話題。本組議題將圍繞以上問題展開討論和闡述。
本篇為《香港01》記者採訪中國西北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教授王晉的第二篇(共兩篇)。

【蘇萊曼尼之死】系列

【蘇萊曼尼之死】美國動機仍存疑 伊朗從未想過動真格

【蘇萊曼尼之死】專注勸和促談 中國介入中東時機未到

【蘇萊曼尼之死】伊朗軍事報復開始 特朗普也許希望能回到過去

【蘇萊曼尼之死】美國伊朗陷戰火邊緣 唯一算是贏家的是誰?

【蘇萊曼尼之死】特朗普暗殺行動的三個嚴重誤判

【蘇萊曼尼之死】以色列一年三大選 伊朗局勢險遭內塔尼亞胡騎劫

【蘇萊曼尼之死】堅稱擁抱和平 特朗普何以放棄軍事還擊伊朗?

01:定點清除蘇萊曼尼讓全世界都感到吃驚,從美國的戰略角度來分析,顯然白宮對此決定的後果有嚴重誤判,不管從哪方面來看,都會讓美國在中東的利益受損,為數不多的解釋就是特朗普這麼做是出於轉移國內彈劾壓力以及總統大選的考量。至少從結果上來看,美國共和黨精英與大量選民呈現出空前一致地力挺特朗普的狀態。

王晉:確實,特朗普現在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為他下一步大選佈局。但是具體到中東政策,已經和特朗普之前的招數不一樣了。特朗普對伊朗政府,包括對中國,用的都是類似的手法,一定是通過很任性的、強有力的手段不停施壓,壓到最後他希望能與對方籤一個有利於美國的新的遊戲規則,而且是對方主動出來跟他談新規則。他的目的不是把對方壓垮,他對壓垮對方也不感興趣,這是特朗普處事風格中最重要的特點。

具體到伊朗問題上,其實一直到2019年年末的時候,特朗普還是一直在表達「希望伊朗人趕緊過來跟我談判」。但是現在突然之間美國把伊朗國內如此重要、如此具有影響力的人擊斃了,在這樣的輿論環境下,伊朗高層誰還敢說跟美國談判的話?不可能了,任何伊朗領導人都不可能坐下來去跟美國人談判,等於是特朗普自己做了一個與過去的自己完全相反的政策。

況且我不認為這個政策對特朗普有利,甚至對美國在整個在中東地區的利益來說都是很大的威脅——假設一下,如果伊朗真的跟美國全面開戰,特朗普要怎麼辦?美國在整個中東地區的處境都不安全了。即便沒有出現這樣極端的狀況,現在中東局勢緊張,沙特等美國的中東盟友都會拉着美國「求幫忙」,美國是不是要管?美國一管,就又要花錢派兵過去,這是不是和特朗普一直堅持的「美國優先」的政策相左?所以我不認為特朗普定點清除蘇萊曼尼是出於國家政策的考慮。

當然這是我的設想,特朗普大概率還是會在未來出台一個降温的措施,想辦法讓伊朗不要那麼憤怒,通過秘密渠道也好、公開渠道也好,把這個事平息下去,這是最好的結局。

01:中東局勢的驟然升温也讓中國與俄羅斯的角色受到關注。蘇萊曼尼被定點清除後,中國外長王毅當天分別同伊朗外長、法國外長和俄羅斯外長通了電話,交換立場,中方呼籲各方保持克制,不要讓局勢升級。在伊朗宣布不再履行伊核協議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伊方「雖然由於外部因素被迫減少履約,但同時也明確表達完整有效執行全面協議的政治意願,不算違反不擴散核武器條約規定的義務」。你認為中國方面在釋放怎樣的訊號?

王晉:中國還是希望勸和促談,因為如果任由局勢發展下去,美國和伊朗擦槍走火爆發大規模的衝突,意味着整個中東地區都會受到波及,真的會很嚴重。

特朗普定點清除蘇萊曼尼主要是出於大選考慮,伊朗襲擊美軍駐伊拉克基地後沒有做出任何回擊的表示同樣是出於大選考慮。(AP)

其次,美國和伊朗一旦交火的話,那就意味着所有中東地區國家在短期內要站隊,要麼跟美國走,要麼跟伊朗走,這種整個地區的分裂和敵對關係,會讓中國在中東地區推廣一帶一路非常不利,整個地區的共識基礎就沒有了。

另外,中東地區一旦開始頻繁發生軍事襲擊,中國在中東地區的投資,包括能源佈局這樣一些大的架構可能都會受到很大波及,所以中國還是需要發揮勸和促談的作用,而且目前無論是美國也好,還是伊朗也好,實際上都或明或暗地表達了希望國際社會趕緊來介入斡旋的意願。

一方面中國自己有這樣的意願,另一方面客觀上伊朗的局勢也需要大家幫助,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應該發揮勸和促談的作用,但是不要挑頭,因為蘇萊曼尼之死這個事情很複雜,在徹底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之前,中國還是應該審慎的去面對這些紛爭,因為很多中東的議題幾乎沒有辦法去調和,本身就是零和博弈的問題。

01:所以你並不像一些分析人士認為的那樣,現在是中國佈局中東的一個機會?

王晉:我個人覺得中國可以發揮作用,當然可以,但我個人始終秉持一個觀點,據我的觀察,中國學者也好,或者說整個中國外交界,對於中東地區複雜性的理解程度還不夠,中國方面(對中東)的知識儲備,對於這個地區的一些基本情況和了解程度,並不如其他西方老牌大國那麼多,在這樣的情況下冒然出手可能並不會有太好的效果。

儘管從一些西方媒體的反饋來看,中東國家對中國的印象大體上不錯,但也只是大體上還不錯,而且也並不是所有中東國家都這麼看,因為大家不瞭解中國到底是什麼樣子,對於大部分中東地區的國家來說,只是停留在「美國很壞,中國很遙遠,可能它倆不一樣」的印象當中。如果中國真的有急於介入的舉動,局面可能就不一樣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