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萊曼尼之死】伊朗軍事報復開始 特朗普也許希望能回到過去

撰文:葉德豪
出版:更新:

在西方流傳着這樣一首民謠:
丟失一枚鐵釘,壞了一隻蹄鐵;
壞了一隻蹄鐵,折了一匹戰馬;
折了一匹戰馬,傷了一位騎士;
傷了一位騎士,輸了一場戰鬥;
輸了一場戰鬥,亡了一個帝國。
特朗普對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軍」指揮官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的刺殺,就好比那個引發一連串蝴蝶效應的「鐵釘」,接下來「壞鐵蹄」、「折戰馬」、「傷騎士」、「輸戰鬥」甚至是「亡帝國」似乎已在預料之中。至少目前來看,以蘇萊曼尼之死作為引線,整個中東乃至世界都成了火藥桶,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陰雲已開始密佈於各個角落。
中東會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戰嗎,蘇萊曼尼是誰,美軍為什麼要刺殺蘇萊曼尼,美國得到了什麼,伊朗會進行怎麼樣的報復,是誰在亂局中漁利,中國和俄羅斯打算如何做,中東局勢將往何處去,這些是各方普遍關心的話題。本組議題將圍繞以上問題展開討論和闡述,敬請關注。

【蘇萊曼尼之死】系列

【蘇萊曼尼之死】美國動機仍存疑 伊朗從未想過動真格

【蘇萊曼尼之死】專注勸和促談 中國介入中東時機未到

【蘇萊曼尼之死】伊朗軍事報復開始 特朗普也許希望能回到過去

【蘇萊曼尼之死】美國伊朗陷戰火邊緣 唯一算是贏家的是誰?

【蘇萊曼尼之死】特朗普暗殺行動的三個嚴重誤判

自特朗普上周五(1月3日)突然派出無人機在巴格達機場附近刺殺蘇萊曼尼後,油價急升、世界各國急呼冷靜、伊朗百萬計群眾上街高呼「對美只剩戰爭一途」悼念、伊拉克國會通過要求美軍撤出的決議,使美國該國16年的經營「一朝盡喪」。環顧全球,包括伊朗死敵沙特在內,也沒有國家敢一面倒力撐特朗普的行為。

最為關鍵的是伊朗對美國的報復已經開始。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當地時間1月8日向美軍駐伊拉克空軍基地發射了數十枚導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以及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Mark A. Milley)已經全部抵達白宮商討對策。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特朗普也許會作出不一樣的抉擇。

12月27日,伊拉克石油重鎮基爾庫克(Kurkuk)政府軍事基地遭火箭攻擊,一名美籍平民承辦商死亡。事件傳到正在佛羅里達州海湖山莊度假的特朗普耳中。

美方認定受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什葉派武裝組織「真主黨旅」(Kataib Hezbollah)是幕後主事者,而美方人員死亡也踩過了特朗普的底線,國防部就提供特朗普幾個回應選項——根據《紐約時報》報道,當中包括「攻擊伊朗船隻、導彈設施」、「攻擊伊拉克境內受伊朗支持的武裝組織」、「殺死蘇萊曼尼」等由較溫和至極端的做法。

現實中的特朗普取用了「中庸之道」,在12月29日空襲5處真主黨旅在敘利亞及伊拉克境內的據點,造成至少25人死亡。可是,由於美方事前似乎未有徵得伊拉克當局同意,此舉團結了伊拉克政府大多素有紛爭的派系,一致同意要踢走駐伊朗美軍,也同時引起巴格達民眾與親伊朗武裝組織一連兩日在伊拉克政府明顯默許之下圍攻美國大使館。

這特朗普的「第一步棋」已經走錯。

德黑蘭百萬民眾上街告別蘇萊曼尼的場面。(路透社)

美國固然在武力上幾乎無人能敵,但是由於戰爭代價高昂,美國的霸權必然要建立於權威之上,而無形的權威之中,總要有仁慈的偽裝。此時,特朗普為了執行自己設下的紅線,當然要有所行動。然而,這個行動一定要做得讓外界認為合情合理。

如果特朗普可以「重來一次」的話,他其實可以先公開向伊拉克政府發出警告,要求後者將涉事的武裝分子緝捕歸案。如果伊拉克當局從善如流地「交人」,特朗普底線已保,並不會重覆以往奧巴馬的食言前例。如果伊拉克當局不作配合,特朗普則可宣布會在短時間內(例如12個小時之內)攻擊真主黨旅據點,聲言預先公布的目標是要減少人命傷亡,然後再從容發動攻勢,又不留給真主黨旅全面轉移陣地的時間。

如此進可攻、退可守,外界不能批之為不合理,而伊拉克當局也不能義正詞嚴的指責美方侵犯主權。

即使事情發展至上周二、三(12月31日、1月1日)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被圍之際,讓特朗普擔心2012年班加西美國大使遇害事件,甚至1979年的伊朗美使館人質事件會在其任內重演,認為要透過大刀闊斧的高調行動,一舉衝破美國與伊朗之間的僵局,美方也有比擊殺蘇萊曼尼更佳的戰略選擇。

無可否認,蘇萊曼尼本人,以及其所代表的伊朗革命衛隊,一直是伊朗的反美大本營,即使在奧巴馬對伊友好的年代,也不滿伊朗外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的務實親和政策,又反對與他國簽訂核協議。此人一朝在位,美伊緊張關係實在難解。

然而,蘇萊曼尼自1998年開始領導衛隊的聖城軍,普遍被認為是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之下最具權力的人物,其民望更高於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雖然他支持的伊拉克武裝力量曾導致美軍傷亡,然而在針對伊斯蘭國的戰爭中,他跟伊拉克美方人員可算是名義上不合作的實際夥伴。而且,他在中東政軍局面上舉足輕重——根據《維基解密》,曾全權管轄駐伊拉克美軍的彼得雷烏斯(David Petraeus)經常要透過伊拉克官員向蘇萊曼尼傳遞消息;俄羅斯2015年出兵敘利亞支持阿薩德政府前,也曾在莫斯科事先「請示」過蘇萊曼尼。

如果殺死蘇萊曼尼是唯一可以大挫伊朗國內反美勢力的選項的話,那麼特朗普的決定固然是無可避免。可是,這不是唯一選項。

哈梅內伊帶領一眾政府官員,包括總統魯哈尼(左三)為蘇萊曼尼祈禱。(路透社)

在特朗普下決定之時,包圍美國使館的人群早已散去,而且美方口中的「即將發生的攻擊」即使屬實,殺死一個不會親手執行任務的蘇萊曼尼,也無補於事。因此,即使美方要進一步向革命衛隊施壓,也不應該刺殺蘇萊曼尼,而可轉而擊殺蘇萊曼尼的下屬,或者其他伊朗革命衛隊的領導階層,並公開警告美方對他們「即將發生的攻擊」已然知悉,如果他們敢繼續行動將後果堪虞。

當然,此等刺殺行為,雖然不會引起今天的強烈反彈,也會激化伊朗國內的反美情緒。因此,特朗普就應該作好兩手準備,在擊殺革命衛隊死成員的同時,又「突然宣布」向伊朗提供為期三個月、可延期的制裁豁免,要求重啟美伊談判,以實際行動顯示美方並非真的要尋求戰爭。

如此「一手軟一手硬」,既不會讓國際社會過度反感,又能分裂伊朗國內的溫和派與反美勢力,一博換取美伊外交成果。更重要的是,三個月的制裁豁免在實際上影響甚微,在局勢未穩之前,各國商家政府也未敢妄動,有豁免跟沒有豁免相距不遠,卻能給予經濟生命受挫的伊朗人民希望,造成其統治階層重回談判桌的壓力,反制伊朗國內的強硬派。

美國在軍事實力和國際外交、經濟影響力上遠勝伊朗,其實要伊朗停止在伊拉克支持抗美勢力,並非不可能之事。美國所欠缺的,只是一個以美國戰略利益為目標,又能作戰略決定的領袖。

特朗普此刻「已上梁山」,不得不以「攻擊伊朗歷史文物」、「制裁伊拉克」等言論,去威脅前者放棄報復、恐嚇後者不要逼走美軍。然而,這些不要臉的說法使美國在外顏面盡喪,實作起來更是困難重重。如果特朗普可以回到過去,也許他在重新選擇的時候,至少會把事情做得圓滑一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