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蓬佩奧外交線中斷 白宮經貿團隊接通了劉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正當美國國內不斷傳出中國可能因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這種「不可抗力」而無法兌現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採購承諾之際,白宮負責經貿事務、參加過中美貿易談判的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就站了出來,並接通了同中國副總理劉鶴的電話。

中國強調「公共衛生」合作

根據中方公布的消息,雙方提到要強化在「宏觀經濟」和「公共衛生」方面的合作,以便為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落實創造條件。而美國貿易代表(USTR)辦公室方面公布的消息並沒有強調「公共衛生」這一點,只是提到雙方評估了新冠肺炎疫情最新一些情況對經濟的影響,以及彼此採取的相關應對舉措。

也就是說,萊特希澤、姆努欽和劉鶴不光討論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兩國經貿議題,而且還就新冠肺炎疫情及其經濟影響進行了溝通。這在中方看來,就是要開展中美「公共衛生」領域的合作。

這種合作恰好是美國高層近來很少提及的。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雖然提到了可能的美中防疫合作,但他們大部分精力還是放在發佈「中國隱瞞疫情」和「武漢實驗室病毒」等不實指控方面,根本沒有直接同中國政府高層溝通過衛生領域合作的問題。

這也是第一階段協議達成後萊特希澤同劉鶴的首次溝通。按照協議規定,萊特希澤和劉鶴等人應該是每半年溝通一次,討論協議的落實情況,此次通話明顯有些提前。其中原因和近來特朗普政府內部有關「威脅加徵新關税」以及「中國可能無法兌現協議中採購承諾」的聲音有關。

舉例而言,自疫情全球蔓延後,針對中國如何在國內經濟受困、美國生產也受阻的情況下,在兩年內額外購買2,0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美國國內質疑聲很多。美國國會委任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4月就已經在一份報吿中指出,疫情導致貿易停滯、中國國內消費水平下滑,很有可能打亂中國對第一階段協議的落實情況,從而可能無法讓特朗普結束兩年多來的貿易戰。

而且,根據最新經濟數據顯示,中國消費者支出在2020年前4個月按年下滑幅度超過20%,勞工短缺造成的產能下降問題也造成了2月份製造業萎縮力度達到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中國1月至2月工業增加值也按年下降了13.5%,屬於歷史上最大的一次經濟萎縮。

以上這些數據加重了美國人關乎中國能否兌現協議承諾的擔憂。5月3日,特朗普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也表示,中國必須兌現承諾,購買2,000多億美元價值的美國商品,否則自己將終止第一階段協議。而且,伴隨着對「武漢實驗室病毒」的指控,特朗普還威脅對中國加徵新的關税。可能正是特朗普方面的這種警吿,讓白宮經貿主談派站出來穩定局面。

暫時放棄蓬佩奧后的一條外交主線

在中國政府暫時「放棄」同蓬佩奧這條外交溝通線的背景下,這或許是除了「中美元首通話」以外能夠穩定當前動盪雙邊關係的唯一突破口。之前蓬佩奧因為頻繁發表對中國的不實指控,試圖將美國疫情失控嫁禍給中國,遭到中國政府的輿論反擊。中國官方欄目《新聞聯播》多次點名蓬佩奧的國務卿「資格」、甚至人格。

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2020年以來和蓬佩奧有過3次通話,其中2次是在疫情發生後進行,但都各自表述立場,無果而終。

就在蓬佩奧帶頭指控之際,其背後的保守勢力也加大輿論攻勢,努力將中國置於國際社會的對立面、甚至呼籲將產業鏈遷離中國,包括重喊「脱鈎論」的口號。美國國務院和國防部還警惕盟邦在一帶一路和華為基建等中國項目方面的投資。

而萊特希澤、姆努欽和劉鶴的這次通話,恰好平衡了美國國內的這種戾氣,再次強調了美中兩國的經貿聯繫,以此支撐當前因為疫情而愈發緊繃的雙邊關係。劉鶴和萊特希澤在此次通話中也同意繼續保持溝通協調。

特朗普寄望經貿重啟

當然,萊特希澤和劉鶴談及新冠肺炎疫情也是因為它是影響兩國經濟運行及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落實的最大變量。但在中美圍繞新冠肺炎疫情「起源」等熱點問題展開外交輿論戰之際,這種結合疫情和經濟的高層溝通,恰好凸顯了兩國真正的利益契合點所在。這個契合點也是謀求連任的特朗普不願放棄的,因為經貿復甦是特朗普連任競選的最大寄望。

全球疫情導致交通運輸、旅遊、留學業務停滯,中小企業投資等業務陷入癱瘓,一些工廠也倒因此閉。中國產品供應規模的下滑尤其讓美國中小型企業深受其害,後者面臨資金短缺、供應面窄和庫存少等問題。疫情之下的大選年,特朗普要想連任,就是要在控制住疫情的同時穩住經濟,這種心理和政治需求從他近來急於重啟經濟就可以看出。

雖然特朗普口頭上頻繁轉向批評中國,但萊特希澤和姆努欽等幕僚給他的建議依然是「美國經濟數月內回彈」。比如,姆努欽在5月3日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時提到,隨着經濟重啟,預計經濟會在數月內反彈。特朗普近來的公開表態也都支持姆努欽的看法。

所以說,姆努欽和萊特希澤等人雖然在疫情爆發之初做出過一些偏頗的論斷,導致他們被迫「低調」了一段時間,但就恢復經濟、施壓中國兌現協議承諾方面,他們在特朗普政府內部一直掌握話語權。而從他們和劉鶴的這次通話看,中國也在就落實第一階段協議展現誠意。中國推遲的「兩會」計劃5月末登場,預計會審議通過涉及中美第一階段協議的一些內容。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此次通話前,美國商務部調整了對華為的禁令,允許美國公司與華為合作參5G標準的制定,這反映出,相比所謂的國安利益,經濟利益永遠是第一位的。這對謀求個人政治利益的特朗普尤為如此。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