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的後特朗普時代:「大老黨」若變工人黨有贏面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隨着民主黨對特朗普發起的二次彈劾迅速推進,所有國會共和黨人都面臨「割席」還是「沉默」的靈魂拷問。對共和黨高層來說,此次投票不只關乎是非,更關乎長遠發展,在經歷國會被暴徒衝擊的強烈震動後,放鬆黨紀讓議員憑心投票、甚至帶頭支持彈劾並非難事,但如何在與特朗普切割之後,能繼續吸引此次大選中支持特朗普的7,400萬選民,就是事關黨派未來出路的難題了。

目前,共和黨眾議院三號人物切尼(Liz Cheney)等10名眾議員已旗幟鮮明地與特朗普劃清界限,投票支持彈劾,參院頭號人物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據報也認為彈劾可以幫助共和黨擺脫特朗普本人及其主義,並公開表示對是否會投下贊成票持開放態度。

但與特朗普切割之後,共和黨突然變得形象模糊起來。它是會回歸羅姆尼(Mitt Romney)、麥凱恩(John McCain)似的溫和正派的保守形象,望重新贏回流失的城郊女性和高學歷者?還是會為奪回此次破天荒倒向民主黨的亞利桑那和佐治亞州,同時也剔除特朗普帶來的種族主義標籤,從而向該兩州人口增長趨勢漸現的少數族裔大力示好?

抑或是,共和黨可以直接將特朗普主義去蕪存菁,將陰謀論者和極右翼分子趕回邊緣角落後,保留吸引藍領階層的民粹路線。聯邦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就強調共和黨必須要成為「一個愛國的、親工人的的黨派,為有尊嚴的工作、強健的家庭和有活力的社區而奮鬥。」聯邦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也指出,「未來的道路已無比清晰,我們需成為一個為工薪階層、而非華爾街服務的政黨。」

放在特朗普時代之前,共和黨從代表資方和中高產利益的「大老黨」(Grand Old Party,GOP,因美國內戰代表勝方得名)轉為工人黨,無疑算是「異端邪說」,現在也並非主流,但的確是一個值得探索的方向。

民主黨發起對特朗普的二次彈劾1月13日在眾議院過關,10名共和黨議員倒戈支持,眾議長佩洛西展示彈劾法案。(美聯社)

轉為工人黨可行嗎?

從共和黨選民構成來看,低收入選民的流入、高學歷的選民出走的趨勢,早在特朗普之前就已發生,而他則更強力地促成了選民大轉向。據《紐約時報》報道,在1990年代的大選中,低收入縣與高收入縣的選民平均支持共和黨的比例均在四成左右,即收入水平與支持共和黨的比例沒有明顯關連,但到了2000年,在收入低於全國平均水平的縣,選民支持共和黨的比例升至五成,並在2016年進一步提高至近六成。在去年大選中,特朗普在全美3056個縣中贏得2549個,經濟份額卻只佔全美的29%。

高學歷選民也早已逐漸遠離共和黨。據《華爾街日報》數據,全美大學學歷比例最高的前100個縣中,大選支持共和黨的數量從1980年的76個,下降至2000年的49個,並進一步下降至2020年的16個。另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數據,受過高等教育的白人自我定義為民主黨的比例從小布殊執政初的不到40%,一路升至2019年的55%左右。因此對共和黨來說,認清自身選民已是以藍領階層選民為核心,並加以鞏固,似乎更為實際。

從選舉政治來看,特朗普曾依靠對藍領階層的號召力,在2016年撬動曾屬民主黨鐵票倉的威斯康星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密歇根州。儘管這三州在去年大選中又重回民主黨懷抱,但這大多歸功於對特朗普憤怒異常的黑人選民,白人藍領選民則依舊忠誠。若共和黨能保住這批選民,今後或可重將鐵鏽帶收入囊中。考慮到這三州佔據46張選舉人團票(可能因2020年人口普查結果略微下降),它們有望成為共和黨未來勝選的關鍵。

特朗普1月13日前往德州視察邊界墻時,仍有許多支持者當場迎接。(美聯社)

從國家利益來說,共和黨也需要背離此前過於代表資本家利益的路線。自八十年代以來,共和黨信奉的新自由主義導致製造業崗位大量外流,大力打擊工會致使勞方難以對抗資方,標誌性的減稅政策不成比例地惠及富人,放鬆規管以至企業有更多權力掠奪個人。這些政策導致中產階級萎縮,貧富差距拉大,長遠來看不僅積累民怨,更不利於經濟健康發展。而現在,將關鍵製造業轉至國內、擴大中產階級皆已成為兩黨共同關注的首要事務。

另外,如今的形式也更利於共和黨將自己塑造為一個為「普通人」(small guy)發聲的黨派。目前特朗普及眾多右翼分子都被社交平台滅聲,即便是不讚成暴力者想必也對科企的生殺大權頗為震動。待風波過後,共和黨可自然繼續引導起關於監管科企、保障言論自由的討論,同時進一步將民主黨塑造為享有矽谷及華爾街庇護的「大人物」(big guy)。

當然,這也不一定意味共和黨要拋棄企業和中高層階層,它可以繼續採取兩頭通吃的做法。在稅收方面,共和黨可繼續維持「低稅」的核心政策,但可將低稅率與大公司投資國內實業掛鉤,而不是放任股東將減稅紅利用於回購股票哄抬股價,這樣能保持對商界吸引力的同時,也使普羅大眾感到自己可能受益;在社會福利方面,共和黨可採取比民主黨更精明的路線,例如針對性地為領取失業保險設定參加技能培訓或社會服務的條件,信奉勤勞致富的藍領階層必然為此叫好,主張政府收支平衡的富人也會緩解憂慮。

共和黨或可轉型為比民主黨更為精明的工人黨。(美聯社)

與民主黨搶地盤能成功嗎?

工會及勞工階層過去一直是民主黨的傳統地盤,不過工會自80年代以來逐漸沒落,許多藍領階層在生活水平長期停滯甚至倒退後,萌生出強烈的被拋棄感,轉向了在保守價值觀上更為親近的共和黨,誓言要從中國手中奪回製造業的特朗普更是如同「神兵天降」。但特朗普在過去四年更多地是口惠而實不至,例如在中低層階層最關心的醫療、住房、學生房貸、社會福利網、勞工權力、稅收優惠等方面,他僅做到最後一項,而就算藍領在2017年至2020年前累積了一些財富,也基本被疫情抹得一乾二淨,甚至陷入更暗的深淵。

因此,儘管共和黨在意識形態方面吸引了這批選民,但保護勞工階層為老本行的民主黨政府即將上任,藍領會否重返對方陣營存在不確定性。而拜登政府來勢洶洶,下定決心將這批選民奪回麾下。他深刻意識到中低階層心態失衡的問題,其「重建更美好未來」(build back better)的口號事實上旨在與特朗普的「讓美國再次偉大」激發同樣的情感,即讓生活困窘者重新感到未來有希望。同時拜登也計劃推出一系列真正惠民政策,例如全民派2000美元的抗疫救濟支票;承諾將聯邦最低工資從每小時7.25美元增至15美元,加強企業工會;強調「美國製造」,光是在汽車製造業就許諾新增100萬個崗位,如此等等。

這樣看來,藍領階層無疑將在拜登政府治下得到切實利益,麵包有了之後,被剝奪感減弱了之後,如果民主黨再通過加強的工會組織重新將藍領階層團結起來,他們會還會再支持一個沒有特朗普的共和黨嗎?

關注勞工階層的拜登政府上台後想必會剛給予藍領更多實惠,他們會重回民主黨懷抱嗎?(美聯社)

事實上仍有可能,因為共和黨能在民主黨政策中找到眾多可攻擊之處,同時保持自己為工人發聲的形象。例如15美元小時固定工資對勞方雖然是喜事一樁,但增長的工資支出也會對中小企業帶來打擊,導致企業關門、民眾失業便是得不償失了,共和黨也可以藉機大做文章。再者,民主黨提倡的有工會組織的、美國製造的消費品,無疑會帶來價格上漲,例如民主黨的進步派明日之星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此前推出一款「向富人征稅」的套頭衫,標價65美元(後降至58美元)引起熱議。AOC強調這是有工會組織的美國工人製造的,但普通人可能很難買賬,畢竟沃爾瑪(Walmart)一件類似套頭衫不過7美元。總而言之,經濟復甦加上轉型期間的各種陣痛,都可被共和黨加以利用。

再不濟,共和黨還有「身份政治」這一被特朗普用得爐火純青的工具。當然,特朗普已經證明,一味的否認「他者」、煽動仇恨與恐懼儘管能激發一時的激情,但會帶來長久的毒性,不過共和黨仍然可以利用藍領階層對民主黨被東西海岸精英佔據而感到無所是從的心態,以愛國、忠誠、家庭價值、以及虔誠等保守價值觀,持續佔據藍領階層心靈。在這過程中也應避免激化種族矛盾,將更多少數族裔納入其中,擴大票倉底盤。

綜上所述,共和黨轉為工人黨確實有一定可行性,但黨派內大多精英還未轉變觀念,且實踐起來,在保持親商環境和保障勞工權利之間將會有無數左右為難的摩擦。為黨派設計路線者即使有這個大轉型的覺悟,能否達至全黨一致、能否真的實踐起來,也是未知之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