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蘭等高層跳船 鬧劇後共和黨終拾政治勇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6日國會認證選舉當天、特朗普支持者發起的佔領國會鬧劇後,身為交通部長的趙小蘭(Elaine Chao)成為首位宣佈辭任的特朗普內閣成員。在簡短但措辭強烈的辭職聲明中,趙小蘭抨擊事件是「令人痛苦且完全可避免的」,並表示:「這讓我感到非常困擾以至於我無法對此熟視無睹。」

在這之前,趙小蘭丈夫、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在國會的發言中一改此前對特朗普有關選舉舞弊不實指控、不願認證大選結果的較溫和態度,在發言中義正言辭的表示「如果僅僅是(按:即未經證實)失敗方的指控就能推翻選舉,我們的民主體系將進入死亡旋渦(death spiral),而且我們永遠都不能再接受另一場選舉」,並特別點明拜登與特朗普的差距並非「異乎尋常的小」。這番在示威者佔領國會、甚至釀成4人死亡的悲劇之前的表調,似乎表明了共和黨領導層的態度轉變。

作為麥康納爾妻子同時亦是重要的政治夥伴的趙小蘭,她在事後強硬的表態亦似乎印證了這種變化。這讓人不禁思考,在這次震動美國的事件後,過去一直被民主黨拋出又被共和黨攔下的總統彈劾案,在這特朗普即將離任的最後十多天裏,是否有現實的可能?

彈劾?

在美國政治制度之下,去除總統職務有兩條路徑:一是國會參眾兩院發起投票彈劾並判定總統罪成,二是援引憲法第二十五修正案,副總統和內閣成員可以向國會呈交總統「無法履行權力和指責」的聲明(unable to discharge the powers and duties of his office)。儘管美媒傳出蓬佩奧(Mike Pompeo)據報與幾名內閣成員私下商討過解除特朗普職務的可能性,但身為副總統的彭斯據報亦已表明態度稱不考慮罷免,於是援引第二十五修正案便是死路一條。

不過,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已表態稱如果內閣不這麼做,她將在眾議院發起彈劾議案。而在民主黨佔多數的眾議院,以過半數的贊成票通過彈劾不成問題,但關鍵在於參院通過所需要的三分之二多數票判定總統罪成,也就意味着除了民主黨和獨立參議員外,需要至少17位共和黨參議院的票才能通過(以現屆參議院分佈計算)。

此外還有時間問題。在短短十三天以內的時間裏,要走完草擬彈劾案、司法委員會審核、眾議院投票、參議院聆訊及議員辯論、最終投票的流程。即便眾議院的民主黨以極度精簡的方式完成草案並迅速進行投票,參議院的冗長公開辯論也很可能成為障礙。

2014年5月,麥康奈爾和妻子趙小蘭出席共和黨初選勝利的一場慶祝活動。(Getty)

政治勇氣的老問題

時間上的限制,以及參議院三分之二贊成票的問題,最終又落到了共和黨參議員是否有政治勇氣去離棄特朗普、以及放棄對特朗普忠誠的大量共和黨選民。對於共和黨而言,這無異於從自己身上「割下一塊肉」。

《經濟學人》(Economist)的最新民調顯示,將近一半的共和黨選民支持1月6日示威者佔領國會的行動。面對這樣的民意,要否定這場佔領運動的正當性並彈劾特朗普,需要包括麥康奈爾在內的理性共和黨人嘗試勇敢地團結一致集體發聲,告訴這些真心相信選舉存在舞弊的選民他們的觀點是錯誤的,譴責這場行動中依然支持特朗普及暴亂行動的克魯茲(Ted Cruz)、霍利(Josh Hawley)等共和黨參議員、甚至將他們邊緣化,而前者更一直被認為是2024年最有望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之一。同時這也意味着共和黨要另闢一條道路,接受在未來幾年選舉失利的可能性,通過為選民創造更多經濟機遇的實質政績來重塑黨派形象、凝聚選民。這當中的政治風險不言而喻。

但暴亂後一些政府官員——尤其是長期忠誠於特朗普的第一夫人發言人格里沙姆(Stephanie Grisham)、教育部長德沃斯(Betsy DeVos)等人——在鬧劇後都敢於辭職劃清界線,似乎都是共和黨部份人願意向這個方向走的第一步。

可能性似乎是存在的,但能否將這些跡象延續下去,有賴於尚未明顯表態的麥康奈爾、及其他共和黨人未來的行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