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中國新冠疫苗緣何在越南遭遇抵制風潮?

撰文:茅岳霖
出版:更新:

胡志明市「人民委員會」(即市政府)授權當地「西貢製藥有限公司」購買的500萬劑中國產國藥疫苗陸續發貨,至8月初,越方已收到了其中的100萬劑。一些身處疫情中心的市民因此奔走相告。

當胡志明市民眾還在研究如何才能排上隊時,一場「不反對打疫苗,但不同意中國疫苗」風潮也隨之洶湧而來,一些「意見領袖」在社交媒體上呼籲「領導應該先打」、「中國疫苗不夠透明」。隨着胡志明市副市長楊英德8月4日發表講話,稱運進胡志明市的國藥疫苗不會馬上組織接種,要先送往「衛生部所屬職能機關按規定流程審定」,這場風波才勉強告一段落。

在胡志明市已成為疫情中心之際,越方也在尋求新對策:

問題也隨之而來:曾在7月中旬希望中國「無償援助500萬劑國藥新冠疫苗」的越南,是如何掀起這種反中國疫苗情緒的?

從近期的越南「第四波疫情」看去,外界可以發現這場基於最先發現於印度的Delta變種新冠病毒的疫情在7月下旬後出現了急轉直下的態勢。7月22日時,越南累計患者暫為6.2萬人,此後,越南日新增患者均在萬人上下。

到8月5日,越南新冠患者已達17.78萬人。其中其第一大城市胡志明市以日增患者數千人、感染者總人數超過10萬人遙遙領先。這種緊迫的局面使此前安排「自由接種」的越南當局從7月30日開始安排胡志明市、河內等地分批次全民接種。隨着胡志明市方面購買的500萬劑國藥疫苗逐漸到位,越方藉助計劃背後的不和諧音也隨之而來。

圖為胡志明市人民委員會副主席(相當於副市長)楊英德,此人從6月17日起主抓胡志明市防疫工作,但其成績卻極不樂觀。(越南快報網頁截圖)

不可否認,越南政、商界對於中國疫苗的態度仍然是以積極應用為主,譬如此前越方依託中國「春苗計劃」獲取數十萬劑疫苗後,就先在中越邊貿地區大舉接種,在民間頗受好評。到8月1日,越南地產巨頭萬盛發集團還斥資購買國藥疫苗,為該國最頂尖的胡志明市「統一醫院」醫護人員集體接種,。在越南當局也在設法尋求中國「無償援助」之際,這場抵制中國疫苗的風聲就稍顯詭異。

不過,環顧越南社交網站,外界可以一眼看到這場風波的真正訴求,這場從Facebook蔓延而來的風潮有一個核心議題,即「西方疫苗是好疫苗,中國疫苗則是廉價品」。譬如一名叫林黃武(音譯)的胡志明市市民就指出,目前胡志明市有多種疫苗可供選擇,很多混跡社交媒體的越南市民最希望接種美國輝瑞疫苗,其次是阿斯利康,再次才是國藥疫苗。面對着國藥疫苗大批到貨的局面,胡志明市希望注射西方疫苗的市民就藉故發聲。

到7、8月間,越南北部的疫情固然緩解,但其經濟已遭明顯打擊:

事實上,越南社交媒體掀起的「不打中國疫苗」的風潮只是近期東南亞國家類似風潮的餘波。在這場風波中,造成騷動最大的國家是泰國。在7月11日,以路透社為主的多家西方主流媒體稱「600多名接種了兩劑中國科興生物疫苗的醫務人員感染了新冠病毒,當局正在考慮提供另一種疫苗以提高免疫力」云云,由此開始了東南亞國家抵制中國疫苗,並注射西方疫苗為「加強針」的熱潮。

不可否認,科興疫苗在泰國醫護群體中的口碑仍然存在,報道中的六百多名感染者較之泰國67萬注射了可行疫苗的醫護人員,就顯出了足夠的保護效力。但泰國各界對這一細節已不再探究。考慮到科興疫苗亦為泰國軍政府招致而來的商品,抵制它甚至有了與當局示威的潛台詞。相比之下,國藥疫苗因為得到泰國王室背書才免遭此劫。此後,這一風潮又蔓延到馬來西亞、印尼等大規模接種中國疫苗的國家,而越南在此期間只是掀起了一些波瀾。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越南方面的「抵制」可能終究只是一種民間面對中國而失去理智的行動,河內當局在北京與西方之間仍懂得相應的分寸。但面對不受自身掌控的網絡與社交媒體,長期馭眾有術的河內當局也會有難以控制民眾情緒的時候。幸而,不講政治的新冠疫情仍能讓越南民眾在恐懼之後迅速理智下來,並在接種疫苗的問題上不再挑三揀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