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來最大海軍演習總結:美國無力同時與中俄交鋒

撰文:祁賓鴻
出版:更新:

8月的西太平洋,瀰漫着聯合軍演的煙硝。

首先,是印度於8月2日派出的護衛艦編隊,已在下旬進入太平洋,其中的「蘭維傑」號(INS Ranvijay)導彈驅逐艦、「科拉」號(INS Kora)導彈護衛艦編為一隊,在8月23日的南海海域,同菲律賓海軍的「安東尼奧・盧納」號(BRP Antonio Luna FF-151)護衛艦舉行了海上聯合演習。「施瓦里克」號(INS Shivalik)導彈驅逐艦、「卡德瑪特」號(INS Kadmatt)反潛護衛艦,則在8月26日到29日,參加了由美、日、印、澳四國在關島附近水域舉行的「馬拉巴爾2021」海上聯合演習。

與此同時,英國以「伊利沙伯女王」號(HMS Queen Elizabeth)航母為核心的第21航母打擊大隊(CSG 21),於7月下旬低調穿越南海後,在8月24日到25日,與美國的「美利堅」號(USS America LHA-6)、日本海上自衛隊,於琉球以南的菲律賓海域共組三國海上聯合演習,「伊莉莎白女王」號隨後於9月4日抵達日本,並計劃於9日離開橫須賀基地,返航英國。

然而事前吸引最多媒體關注的,還是8月2日到27日,由美國動員英國、日本、澳洲共同參與的「大規模演習2021」(LSGE21)。

歷年的「馬拉巴爾」海上聯合演習:

+3

冷戰結構早已過去

早在演習開始前,不少西方媒體便頻頻宣傳LSGE21的盛大,包括「跨越17個時區」、「40年來最大規模的聯合演習」、「冷戰後最大海上軍演」等。

平心而論,就參與單位數觀之,上述形容並非無稽。據美方事前宣傳,此次軍演地域從黑海、東地中海、南海延伸至東海,並動員了美國艦隊司令部(USFF)、太平洋艦隊(PACFLT)、美國海軍駐歐部隊(NAVEUR)三個司令部,加上英國的「伊利沙伯女王」號航艦支隊、澳洲巡防艦隊、日本以出雲級準航艦為主的護衛艦隊,有多達36艘艦艇與50艘「虛擬艦艇」參與。前述8月24日至25日的英美日海上軍演,也被劃歸其中。

然而這場號稱「劍指中俄」、彰顯「美國能同時應對兩場戰爭」的「冷戰後最大動員」,本當引來媒體爭相報道宣傳,卻「不幸」與阿富汗變天撞期,全球焦點盡被喀布爾機場的慘狀吸去,檢討美國無序撤軍、耗費20年空轉、海外基地貪腐的報道更是滿天飛舞,蓋過了本當佔據版面的舳艫千里、旌旗蔽空。到頭來,美國不僅未藉這次動員,展現西方陣營團結「共抗中俄」的氣勢,還因在阿富汗的難堪敗走,留下了「背棄盟友」的無情形象。

美軍撤出後的喀布爾軍用機場:

+2

此外,所謂「40年來最大海上演習」之稱,源於媒體將其與美國、北約在1981年共同舉行的「海洋冒險」(Ocean Venture '81)軍演相較。但彼時乃劍拔弩張的冷戰年代,蘇聯的軍事威脅如此真實,又因在1979年入侵阿富汗,引發了國際的集體恐慌。在此背景下,參與「海洋冒險」的國家普遍相信蘇聯侵略終將發生,備戰氛圍十分強烈,不僅動員了14國的12萬名人員、250艘艦船和約1,000架戰機參加,時長也由1981年8月1日持續至10月15日,地域更是橫跨大西洋、加勒比海與波羅的海三區。

無獨有偶,蘇聯也於同年的9月4日舉行了「西方81」(Exercise Zapad-81)軍演,同樣動員10萬至15萬名人員,並於波蘭的格但斯克進行兩棲登陸演習,以威懾北約又恫嚇波方改革派。北約隨後又在1983年舉行了「優秀射手」(Able Archer 83)軍演,幾乎要與蘇聯擦槍走火。

當年的山雨欲來,已非今日可比。此次美國雖也動員了英、日、澳等盟友參與,但各方皆未與中國存在相互入侵、核威懾等重大衝突,經貿互賴更是十分緊密,俄羅斯也沒了當年單挑全歐的實力,備戰氛圍自然淡泊許多。

1981年令美國與北約震顫的蘇聯「西方81」軍演:

+2

美國早就今非昔比

簡言之,論威脅程度,中國並非當年西方眼中的蘇聯,俄羅斯的威脅也不如過往強烈,美國與盟友能否如80年代般團結,從北約與G7峰會上,各國的口不應心便可見一二。

而倘若真要挑出東西之間的衝突熱點,台海的變數應當大於歐俄。一來,烏克蘭與格魯吉亞為俄羅斯的地緣底線,俄羅斯之所以武力收回克里米亞,乃是要遏止北約東擴,而非有意重現蘇聯帝國;二來,北約與歐洲各國皆無意軍事支持烏克蘭,故克里米亞回歸已成定局,烏東的日漸「俄化」也是大勢底定,烏克蘭風雲至此可謂煙消雲散,未來或許偶有星火,卻註定無法燎原。

但若將此次演習動員,視作應對台海衝突的預演,美國的反應同樣疲軟無力。1981年的蘇聯海軍艦艇兵共有18.6萬人,主力艦艇580艘,海軍航空兵戰機1,110架,「海洋冒險」可謂動員了60%以上的蘇聯海軍員額數,近50%的艦艇,將近100%的戰機;北約與美軍當年的艦載機打擊能力,也能大致抵銷蘇聯的反艦火力優勢,雙方可謂勢均力敵,若當真開戰,持久的相互消耗乃是可能發展。

而此次LSGE21中,美國動員了2.5萬人、36艘大型水面作戰平台和潛艇,另有50艘艦艇通過虛擬網路參演,然由2019年的數據觀之,中國海軍已有335艘主力艦艇,1,400架戰機含直升機,現役人員29萬人。LSGE21雖號稱「海洋冒險」後另一最大海上軍演,但動員的「應敵比例」遠低於40年前,僅聚集了中國海軍10%左右的艦艇數與人員,空中作戰能力更是少得可憐。

LSGE21中船艦齊航之景:

此外在中美海軍能力對比上,中國實際能投入海上作戰的戰機,在性能與數量上皆未落下風,美國的F-35艦載機雖具有相對優勢,但中國的殲-20也已裝備多支空中作戰部隊,能抵消相關缺口;若對比水下力量,中國勝在數量,美軍則勝在性能。但在岸基和空射高超聲速導彈、反艦彈道導彈上,中國的優勢相當明顯,美國雖能攔截彈道導彈,卻缺乏打擊高超聲速導彈的高效手段,故倘若雙方當真於台海周遭爆發衝突,美方艦隊極有可能先被解放軍的反艦彈道導彈消耗掉極大比例。

要而論之,在地緣結構上,要「同時與中俄作戰」本就是假議題,歐俄一方難有火花,台海則未必能讓美國動員盟友前來,此次LSGE21的極低動員率便是例證;在技術對比上,美國若要在台海周遭同中國對決,面對的將是比80年代蘇聯更強大的敵手。

故LSGE21雖宣傳得鑼鼓喧天,卻註定只能雷聲大雨點小,既無法展示所謂「雙線作戰」的能力,更暴露美國已漸失海上霸權優勢的殘酷現實。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