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中印談崩|印度的要求為何被指「不切實際」?

撰文:茅岳霖
出版:更新:

進入10月中旬後,隨着中印第十三輪軍長級會談的不歡而散,造成至少20名印度士兵喪生以及4名中國士兵陣亡的中印西部邊境地區再次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它意味着中印雙方幾個月來討論的羌臣摩山地到空喀山口一線(即印方所指的高戈拉至温泉一線)以及達普桑平地一線的對峙基本無解,印度雖然早已了解中方底線,但它仍然揣着不切實際的想法浪費了時間。

雖然外界已經大致了解到,印軍一側「不合理也不切實際的要求」令北京不快,雙方也因此未能發布聯合聲明,但外界仍需要在地圖上真切認識到新德里的要求有多麼不切實際。印方對於「實際控制線」問題的「靈活」態度,更使之成為雙方對話的巨大阻礙。

地圖上的真實配置

印方在拉達克沿線的部署狀況是決定兩軍不能正常「脱離接觸」的關鍵。中印雙方在一線撤走相對均等的軍力,維持局部無人區的格局,這種撤軍才是成立的。

圖中地區即為本次談判期間中印兩軍不歡而散的「温泉」等地區,印軍在具備存在着明顯的兵力配比優勢。它意味着解放軍也許可以在高格拉一線撤出臨時據點,但印軍也休想通過談判實現戰場上所不能實現的拔點。(維基媒體地圖網頁截圖)

資料顯示,自2020年5月中印在拉達克展開對峙後,雙方展開的三次有組織的「脱離接觸」,即2020年7月5日兩軍在什約克河及加勒萬河谷一線的後撤,2021年2月中旬在班公湖南北兩岸的大規模撤離以及同年8月在空喀山口以西高格拉地區的後撤行動莫不如此。

但從地圖上看,中印雙方在拉達克一線的對峙仍然很難確保彼此均等。在從斗拉特別里奧地(DBO)到巴里加斯的數百公里的一線對峙地域上,印軍依靠其相對低海拔和低窪地形,設置了數十個巡邏點,至少29處前沿基地、營房和據點,部分區域形成密集堆積態勢,譬如高格拉地區印軍就堆積了三處據點和一個巡邏營地。

相比之下,中方據點則分散於高海拔地區的公路沿線,從北到南只有15處基地,在高格拉區域只有温泉和空喀山口兩處據點,這使得中印雙方即便在高格拉一線彼此後撤,調回設置在前方的一個排。印方仍然有三個據點可用。而中方如果在温泉撤退,則中方在相同區域就只剩空喀山口一處據點了。這種局面有利於印軍隨時沿河谷前出並滲透至中方邊境公路,進而改變中方自1959年以來所掌控的局面,它是中方所不能接受的。

圖為一輛俄軍目前使用的T-72型坦克,該型坦克也是印軍在高原地帶使用的主要車型。譬如印方佈置在楚舒勒前方的裝甲部隊就以此為主。(美聯社)

事實上,自2021年8月之後,印度軍方已經在對話中得到了解放軍「脱離接觸」的底線。即達普桑平地、温泉和巴里加斯三地沒有對話的可能。因為三地「實際控制」的形勢均早於2020年4月,即印度在加勒萬河口一線築路的時期。他們與此次衝突無關,而印方需要集中解決的問題尚未完成。

印方希望解放軍從達普桑撤走,以緩解DBO機場被包圍的態勢;希望温泉前方基地撤退,以確保空喀山口前方的己方優勢;還希望解放軍在巴里加斯稍作後撤,以此讓印軍在該地高度重疊的兵營、基地和據點不至於遭遇中方犄角之勢包圍。但這些都是一廂情願罷了,這些「西段實控線沿線遺留問題」一旦出現在談判桌上,其結果也只能浪費時間。中方不會任由印方在地圖上確保局部實際控制的優勢。

沒有邊境的戰爭

當然,相對於印方提出不切實際的需求,印方提出這種需求的源頭也是值得探究的。印方會強調「實際控制線」(LAC)及印度領土的問題,但這種劃線方式的合理性又有幾分?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已經先在加勒萬河谷問題上給印方做出了一個明顯的榜樣,它展示了印方對於拉達克地區「領土」的真實認知。

中印東段5592高地及鄰近解放軍哨所的現狀,已成為中印建設差距的縮影:

+6

眾所周知,在2020年6月19日印度應對加勒萬河谷夜戰的「全黨大會」上,莫迪發表了「中國軍隊在加勒萬河谷衝突中並沒有越界,印度的領土一寸都沒被侵犯」的講話。這一發言可以被簡單地理解為莫迪希望為民意降温。但這句話也存在另一種理解的維度,即包括加勒萬河谷一線的中印控制區並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兩國邊境」,其分界線既然是「實際控制線」,那麼在以實控線劃界的前提下,解放軍腳下即是中方領地,中方不可能進入印方領地。

事實上,就印方在中印交界處爭議地帶的實際行動來說,印方近幾十年來的手段也的確是以蠶食確保實際控制,即把屯兵處連線視為其「實控線」。這種手段在藏南一線尤為明顯。譬如中國西藏自治區山南市錯那縣浪坡鄉的東章瀑布及附近草甸地區就是被印方從2001年開始通過屯兵搶佔等手段蠶食奪取的:印方在2001年拆除雙方邊民來往的便橋後,即屯兵設卡將此地佔為己有。這種以蠶食維繫實際控制,並不斷把實際控制向前推進的手段業已成為印方在中印邊界活動的主題詞。

但是,自2018年中印洞朗對峙後,印方發現解放軍已經開始選擇在此前的季節性駐紮區域設置永備陣地,以此確保實際控制,避免印方小股人員偷渡蠶食。至於拉達克一線,解放軍更選擇在印方沿什約克河修建的公路加增設施,以針鋒相對的實際控制拒止印方在雙方無人區灰色地帶跑馬圈地的行為。在新德里仍熱衷於向前推進之際,加勒萬夜戰以及此後的班公湖對峙就出現了。新德里已經發現這種出動小股兵力奪佔無人區的冒險將帶來更大的風險。

不可否認,在1962年至今的對峙中,中、印兩國都積累了處理邊境事態的經驗。相關當事方或許應該吸取教訓,應該認識到大國間容不得輕舉妄動,任何盲動都會引發連鎖反應,機會主義、冒險主義都不可行。如若中印雙方能夠接下來逐步解決其他區域的對峙問題,中印雙邊關係或有一定可能回到對峙前的平靜。但當前情況或許並不會打消外界的憂慮。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