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應對美國對中國企業的「精準」制裁?|安邦智庫

撰文:外部來稿
出版:更新:

美國商務部的工業與安全局(BIS)2月7日發表聲明,宣佈將33個總部在中國的實體列入「未經核實名單」(Unverified List)。被列入這份名單並不意味着該實體構成具體和明確的國家安全威脅或外交政策關注,但是美國公司與納入名單的實體進行交易時,必須進行額外的盡職調查,包括提交更多的文件。

美國商務部援引負責出口執法事務的助理部長阿克塞爾羅德(Matthew S. Axelrod)的話說,「通過及時完成最終用途核查來核實外國當事方的合法性與可靠性是我們出口管控制度的一項核心原則」,「今天將中國的33個當事方加入『未經核實名單』將協助美國出口商從事盡職調查並評估風險,並向中國政府發出信號,表明他們在安排最終用戶核查方面予以配合的重要性。」

按照限制措施,美國出口商若想向被列入名單的中國公司發貨,必須獲得許可證。而這些公司也被警告說,他們若希望繼續接受美國貨物,必須出具聲明,證明自己是合法的,而且願意遵守美國的法規。這項舉措也是向中國政府表示,如果希望將這些公司從名單中除名,必須允許美國政府對這些公司進行檢查。

納入這33個中國實體後,該名單榜上有名的實體總數大約達到了175個。美國商務部的貿易限制清單除了「未經核實名單」外,還有其它幾項名單,包括「實體名單」(Entity List)和「軍事最終用戶名單」(Military End User List)。

此次被納入名單33家公司多數是電子公司,也有光學公司、一家風渦輪葉片公司以及大學的國家實驗室和其他公司。33家公司分別是:

中國航發南方工業有限公司(AECC)、北京SWT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中和航訊科技有限公司、中國二中集團德昂萬行模鍛有限公司、滁州港科光電科技有限公司、東莞都潤光學科技有限公司、東莞匯群電子有限公司、廣東光華科技有限公司、廣西英泰科技有限公司、哈爾濱新光飛天、合肥安信里德精密有限公司、鶴山德仁電子技術有限公司、湖北隆昌光學有限公司、湖北中興電子材料有限公司、湖南大學、濟南博多數控機床有限公司、九天智能設備有限公司、崑山恆瑞成工業技術有限公司、上海泛盛光電集成電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微電子設備(集團)有限公司(SMEE)、雙翔(福建)電子、南方科技大學、蘇州超威精納光電有限公司、蘇州國燁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蘇州利樂模具科技有限公司、無錫藥明生物製品有限公司、無錫藥明生物製品(上海)有限公司、無錫渦輪葉片有限公司、雲南飛秒光學有限公司、雲南天河光電有限公司、鄭州百外智能自動化、株洲中車特種設備技術有限公司

要指出的是,被制裁的上海微電子裝備集團(SMEE)主要致力於半導體裝備、泛半導體裝備、高端智能裝備的開發、設計、製造、銷售及技術服務。公司設備廣泛應用於集成電路前道、先進封裝、FPD面板、MEMS、LED、Power Devices等製造領域。2月7日,上海微電子剛剛舉行了首台2.5D / 3D先進封裝光刻機發運儀式,沒想到就遇到美國政府送出的制裁「大禮」。據安邦智庫(ANBOUND)的研究人員了解,上海微電子在光刻機領域的進程並不算最快的,其光刻機水平在90納米左右。此次受到美國制裁,一方面會限制上海微電子的發展,但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刺激其加快光刻機發展的進度。

面對美國的制裁,安邦智庫的研究人員要特別指出幾點:

首先,美國針對中國在科技與產業領域的國家機器已經在持續運轉。這種建立在美國國內法律和政治博弈基礎上的制裁機制,會顯示出比地緣政治環境變化更強的慣性,一旦啟動很難停止。簡單來說,由於美國是通過立法和國會投票來確定對中國企業進行制裁,今後即使中美外交關係有所和緩,美國對中國企業的制裁也難以停止或取消。

其次,美國對中國科技界和企業界的制裁,是建立在專家研究基礎上的,而非來自政治家拍腦袋式的決策。從受制裁企業的優勢來看,相關打擊集中在關鍵的產業環節或技術環節,對中國本來就不完整的產業鏈條、技術鏈條形成了比較「精準」的打擊,對相關科技產業領域的發展將形成系統性的抑制。

第三,對於美國在科技產業領域的制裁,中國需要做好長期準備,要樹立底線思維。據安邦智庫團隊的長期跟蹤,在不少可能受到美國限制的關鍵產業領域和技術領域,中國產業界以及一些政府部門,實際上還抱有僥倖和實用的心態。如果相關的設備、材料或技術還能夠通過進口渠道買到,相關業者都願意購買而不是自研,在國產化方面實際上下不了決心。這種情況下,如果美國真下決心加大限制,短期之內,國內在很多科技產業領域可能會玩不轉。如果被逼到背水一戰,中國企業可能會更有作為。

第四,面對美國的制裁,中國必須要堅持開放與合作思維。堅持開放與合作,與建立自主創新的底線思維並不矛盾。以半導體為例,我們過去曾多次分析,半導體產業是一個高度全球化的產業鏈,即使是美國,也無法真正實現半導體全產業鏈的發展。這意味着,中國如果以實現半導體全產業鏈自主可控為目標,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為此,中國一方面要在關鍵領域增強研發、技術及供應鏈的自主程度,另一方面則要堅持對世界開放與合作,美國也不可能完全斬斷高度全球化的半導體產業鏈。

最終分析結論:

美國持續制裁中國企業是其地緣政治戰略在產業和科技領域的體現,表現出強大的政策慣性,不會輕易改變。中國政府與企業需要對此持長期態度,建立底線思維,同時仍要堅持全球化之下的開放與合作思維,努力爭取更大的發展空間和更長的迴旋時間。

本文轉載自安邦智庫2月8日「每日經濟」分析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