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地方選舉|保守黨大挫 工黨稍勝 英國再陷「兩弱相爭」

撰文:葉德豪
出版:更新:

5月5日的英國地方選舉結果大概塵埃落定。在大約七千個出選地方議會議席當中,保守黨痛失大約400席,在倫敦傳統鐵票選區、英格蘭南部和威爾斯皆遇重挫,工黨則有兩百多席的進漲,更加鞏固了其在大城市的支持。同時,在兩黨制邊緣的自由民主黨(Lib Dem)與綠黨也有可觀的結果。

倫敦與英格蘭南部之失

最讓保守黨失望的,大概是其在包括倫敦在內的英格蘭南部之失,特別是倫敦的旺茲沃思(Wandsworth)、巴尼特(Barnet)和大多數政府機構的所在地西敏(Westminster)等三個選區。

旺茲沃思自1978年以來已在保守黨的控制之內,是前首相戴卓爾夫人減稅、外判公共服務、出售公屋等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堅硬支持者;而巴尼特和西敏則是在60年代以來也由保守黨穩當最大黨的選區。如今,這些都盡失於工黨之手。

同時,在倫敦西南部的多個選區,以至西牛津(West Oxfordshire)、沃金漢(Wokingham)等富裕和傾向自由派的選區,保守黨的選票也流失到自由民主黨之手。有分析就認為,如今工黨以溫和卻沉悶的施紀賢(Keir Starmer)為領袖,沒有過往郝爾賓(Jeremy Corbyn)主持工黨時的極左色彩,使經濟右翼、價值左翼的選民不必擔心票投小黨會使工黨上台,因而樂於支持自由民主黨或綠黨,形成了對保守黨不利的走向。

不過,正如保守黨選後自辯的說法一般,這類城市選區趨近自由派的政治動力是一個歷史性的走向,並不是一時三刻因為約翰遜以「派對門」為首的種種醜聞而造成的。這次結果其實反映出英國的城鄉差距,延續了2016年脫歐公投,以至2019年大選保守黨攻破英格蘭中北部工黨的前工業地區「紅牆」的政治走勢。在1968年,保守黨控制倫敦32個分區的28個,而這次選舉後,保守黨只剩5個,其餘大部分都在工黨手中。

5月6日,工黨黨魁施紀賢在由工黨勝出的倫敦巴尼特選區與選民見面。(AP)

城鄉差距的延續

相較之下,工黨在以往的紅牆地區卻也未能大舉奪回近年流失到保守黨手中的傳統工黨選民票,只在部分選區有少許進漲。在英格蘭北部,工黨的選票更比2018年的前次選舉稍微下跌。這也突顯出走回中間路線的施紀賢,並未能像貝理雅(Tony Blair)一樣重新激發選民對工黨的熱情,也未能扭轉大城市外前工業地區選民脫歐公投以來的保守黨轉向。

在英格蘭以外,工黨的表現則較佳。在蘇格蘭,主打獨立議題的蘇格蘭民族黨(SNP)固然是穩守第一,不過工黨的得票卻大大超過保守黨,使之成為了蘇格蘭的得票第二大黨。同時,一些2019年投向保守黨的威爾斯選區也重新落入了工黨手中。

在全國層面而言,工黨得票大約為35%、保守黨30%、自由民主黨19%。

即便如此,這次選舉結果也不能預示工黨未來的全國性勝利。一方面,地方選舉對全國性選舉到底有多大的代表性,依然是值得質疑的。另一方面,如果工黨跟這次選舉一樣,只保守着城市,而未能大舉奪回紅牆選區流失到保守黨手中的選票的話,仍然難以在未來的國會選舉中形成多數——保守黨作為唯一有能力單獨奪得國會多數的地位依然未變。

約翰遜暫時保住相位

在這樣的情況下,雖然約翰遜在選後也不得不承認結果是好壞參半,在一些地方遇上了「艱難的一夜」,但因為保守黨大抵保住了紅牆選區,此刻黨內也失去了借敗選之機重新策劃踢走約翰遜的動力。

英國地方選舉:圖為5月5日。英國首相約翰遜在倫敦一個票站投票後,牽着愛犬Dilyn離開。(AP)

更有甚者,在選後的一天,針對工黨黨魁施紀賢的「啤酒門」違反抗疫規則醜聞,在警方收到新的資訊之下,重新落入調查之中。雖然「啤酒門」的嚴重程度,遠遠及不上約翰遜群聚閒坐飲紅酒、出席聖誕問答、慶祝生日等一連串「派對門」醜聞嚴重,但「啤酒門」的存在本身就足以在選民心中留下政客都是「天下烏鴉一樣黑」的印象,大大減弱了「派對門」對約翰遜的道德譴責力量。

在選後,只有零星的保守黨不知名議員提到更換黨魁的可能。

不過,約翰遜的地位在這次地方選舉之後依然處於一種不確定的狀態。這次選舉之失,已證明了約翰遜的「吸票能力」已大大受挫。在投票之前,不少地區上的保守黨競選宣傳都強調地方候選人,避免將約翰遜本人的形象擺在台前,甚至有出現選舉海報棄用代表保守黨的藍色主色的情況。

如果約翰遜未來不能改變他自己某程度上已變成「票房毒藥」的狀況,他的首相地位只會繼續面對間斷性出現的險境。

用以指控施紀賢(右)違反抗疫規定的「啤酒門」照片。相對於約翰遜閒坐飲紅酒、出席聖誕問答等的影像,照片中的施紀賢的確有在工作期間稍停飲食之感,看似的確符合因工作而聚集的豁免。(Twitter@BrexitFutureUK)

施紀賢未成大器

雖然工黨黨魁施紀賢聲稱這次選舉是該黨2019年國會選舉大敗之後的「轉捩點」,但工黨未能奪回紅牆的事實——施紀賢提到的坎伯蘭郡(Cumberland)只是一個特例——已證明了工黨依然未能回到能與保守黨爭奪國會控制權的地位。

要知道,保守黨在這次選舉之前是處於極其猛烈的政治逆風之中。除了約翰遜的「派對門」系列醜聞(近八成人認為約翰遜曾為此說謊,過半數認為他應該下台)之外,保守黨也因為有議員在議會內觀看色情內容,而進一步面對嚴重道德質疑。

而且,目前全國正陷入生活開支急升的危機之中,英倫銀行更估計通脹率可能在本年內達至雙位數字,但約翰遜政府3月宣布的新財政政策調整卻普遍被認為嚴重不足且優待富人。

在選前被問到有關一位老婦人為避暖氣開支而終日乘搭巴士取暖之際,約翰遜自己更幾乎無言以對,只稱低價搭巴士的通行票是其政策成果之一。

對手處於如此政治劣勢,施紀賢卻無法把握契機,將自己及工黨建設成保守黨以外的唯一替代選項。這本身就是一個嚴重的失敗。

約翰遜危坐首相府,施紀賢未能改變工黨結構性選舉劣勢,在兩黨制束縛第三黨崛興的背景下,未來的英國政治將進入一個「兩弱相爭」的局面。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