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陽智庫報告:破除對金磚國家十大誤解|專家有話說

撰文:外部來稿
出版:更新:

本文為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金磚國家研究組2022年6月發布的報告《金磚:全球發展的新未來》全文。報告陳列事實和數據,用以反駁西方國家唱衰金磚國家的「十大誤解」,論證了新形勢下金磚國家合作機制給全球治理帶來的新氣象,及其在全球經濟復甦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和強有力的推動作用。

引言

反覆的新冠疫情衝擊着世界經濟復甦進程,地緣政治風險及制裁進一步加劇了世界分化,世界經濟面臨高通脹和低增長。而美聯儲實施快速大幅加息使並未從根本上走出金融危機陰霾的世界經濟承壓。逆全球化、貿易保護主義有增無減,世界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發展赤字依然存在。全球治理的缺位和世界經濟復甦的動力正在期待金磚國家的響應。

作為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合作新平台,金磚國家快速成長為新力量。政治安全、經貿財金、人文交流成為金磚國家合作的「三駕馬車」。金磚國家政治互信不斷增強,務實合作不斷深化,人文交流日益密切,成為世界經濟增長新引擎,推動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的新動力。

儘管金磚國家取得了系列創新的合作成果,但是「金磚褪色論」「金磚崩潰論」「金磚顛覆論」等論調仍然不絕於耳。金磚國家始終秉持開放包容、合作共贏的金磚精神,順應世界多極化和經濟全球化趨勢,推進國際秩序朝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金磚合作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支持,成為對沖經濟下行、推進公平正義的積極、穩定、建設性力量。成立16年來,金磚國家為世界經濟和金融穩定貢獻金磚力量,擦亮金磚「金字」招牌,彰顯金磚底色。

金磚國家不僅做好自己,而且團結各方力量,對沖經濟下行壓力,貢獻金磚力量。金磚國家正在通過金磚合作推進新型國際關係的構建;通過加強金磚合作和「金磚+」機制建設推進經濟全球化,貢獻金磚方案;正在為完善全球治理,貢獻金磚智慧;正在與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一道,發出金磚聲音,發揮金磚作用,發展金磚機制。金磚國家正以全球發展的新理念,構建務實合作的新平台,並成為推進經濟全球化的新勢力,經濟快速發展的新引擎,供應鏈修復的新基石。金磚國家以全球治理新範式、金融穩定新力量、可持續發展新動力,致力於成為人文交流合作的新表率、國際合作的新典範。

一、對金磚國家的十大誤解

(一)「金磚褪色論」

2020年爆發的新冠疫情給金磚國家合作帶來了巨大挑戰。起初印度、巴西、俄羅斯和南非普遍出現貨幣表現不佳、股市低迷、資金外逃之勢,特別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下,各國經濟復甦相當不確定,可持續發展面臨巨大挑戰。金磚國家高債務、高赤字、高失業的「三高」局面尤為突出。於是,越來越多的人認為金磚國家正在「褪色」,西方國家更是大肆宣揚「金磚不純」、「金磚失色」論。

實際上,2021年金磚國家實際GDP合計22.1萬億美元,按年增長7.6%,高於5.5%的全球平均增速,為世界經濟復甦貢獻了重要力量。其中,中印兩國增速最高,均為8.1%,對金磚五國GDP體量的拉動貢獻最大,實現了同步領跑。印度GDP總量還突破了3萬億美元大關,排名全球第六。俄羅斯、巴西、南非GDP分別增長4.7%、4.6%、4.9%,均實現了正增長下的經濟復甦。

圖1:2021年金磚五國GDP及實際增速。(世界銀行、人大重陽製圖)

今年以來,雖然金磚各國均面臨應對疫情和經濟困難的雙重挑戰,但在金磚機制合作上仍然取得了重要成果。比如在今年6月舉行的金磚國家第十二次經貿部長會議上,五國就經貿合作達成一系列成果:《金磚國家加強多邊貿易體制和世貿組織改革聲明》,《金磚國家數字經濟夥伴關係框架》、《金磚國家貿易投資與可持續發展倡議》、《金磚國家加強供應鏈合作倡議》。可以說,金磚並未「褪色」。

(二)「金磚崩潰論」

近年來,受結構性因素、周期性因素和突發性因素的疊加影響,金磚國家的總體經濟增速出現持續放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面臨諸多挑戰。在此背景下,國際社會對金磚國家的增長模式和發展潛力出現質疑,並在「金磚國家褪色論」的基礎上炮製出「金磚國家崩潰論」 。

實際上,這種說法根本站不住腳。IMF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2022年春季)報告顯示,2022年和2023年中國經濟增長預期為4.4%、5.1%,印度為8.2%、6.9%,均大幅高於發達國家3.3%、2.4%的預期經濟增長率。儘管俄羅斯為-8.5%、-2.3%,但是巴西為0.8%、1.4%,南非為1.9%、1.4%。除俄羅斯受地緣衝突及制裁影響經濟出現衰退以外,其餘四國預期均為正增長。

金磚國家相互之間的貿易和投資不斷加強,推動了金磚國家的經濟復甦。「金磚+」機制在不斷完善,金磚國家的影響力穩步增強,不僅不會崩潰,而且會越來越彰顯金磚本色。值得強調的是,金磚國傢俱有強大的結構調整能力與適應能力。中國具有世界上體量最大的工業和製造業,經濟韌性強、潛力足、迴旋餘地廣、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印度經濟已經從疫情中恢復過來,2021年、2022年(預測)經濟增長率全球第一,也成為世界經濟的亮點;俄羅斯財政受益於能源價格上漲,在採礦、消費、物流等領域仍有經濟潛力可挖;南非則具有資源稟賦優勢,且作為南部非洲第一大經濟體,具有輻射非洲、帶動非洲的能力;巴西工業體系完備,自然資源豐富,經濟潛力巨大。

圖為2017年9月,中國廈門舉行金磚國家會議,工作人員正準備各國旗幟。(AP)

(三)「金磚清談論」

常有西方媒體評價金磚國家概念不務實、合作成效甚微,諷刺金磚國家是「空談俱樂部」。這一論調明顯忽視了金磚合作機制近16年來創造的一系列成果。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7年金磚國家工商論壇上所說:金磚國家不是碌碌無為的清談館,而是知行合一的行動隊。

自2006年金磚國家外長會議至今,金磚國家合作從零起步,已由起初的投資概念發展成為全球治理的重要力量。不得不提的是,金磚國家的合作不僅限於政治安全和經貿財金領域,而是逐步形成了涵蓋人文交流、公共衛生、高新技術等全方位寬領域的立體式合作體系。在人文交流層面,金磚國家教育聯盟、文化節、電影節、文學博覽會等組織和活動成功舉辦,深化包容互鑑;公共衛生層面,五國在今年3月啟動了金磚國家疫苗研發中心,將在疫苗聯合研發試驗、建廠生產、標準互認等方面推進合作,並提出將疫苗作為全球公共產品,保證疫苗的公平合理分配;高新技術層面,五國在今年5月正式成立金磚國家航天合作聯委會,引導金磚遙感衛星星座合作服務金磚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在環保、防災等領域展開高水平合作。

作為2022年金磚國家主席國,中國將持續推動構建務實的金磚夥伴關係,引領金磚合作走向開放創新,未來的合作空間將更加廣闊。

(四)「機制無效論」

與其他組織類型相比,金磚國家目前採用一種軟機制模式。但是,有質疑聲音認為金磚國家是「三無組織」,即「無明確宗旨」「無章程」「無常設秘書處」,「機制無效論」由此產生。這一評論是以固化思維和眼光審視金磚國家機制,勢必會存在偏頗。

十六年的金磚機制是遞進式發展的,逐步夯實。越是危機越能彰顯出金磚國家緊密團結和金磚底色。從對話機制來看,2006年,巴、俄、印、中四國外長首次會晤,開啟了金磚國家合作的序幕;2009年,四國領導人在俄羅斯葉卡捷琳堡第一次召開會議;2010年中國作為輪值主席國邀請南非成為成員國;2017年,中國提出「金磚+」合作模式,並於廈門舉辦金磚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對話會;2021年,為應對新冠疫情的持續挑戰,五國就《金磚國家主管部門關於醫療產品監管合作的諒解備忘錄》進行討論;2022年,中國接任金磚國家主席國,主辦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四次會晤。從聯合聲明來看,2009年,金磚國家領導人在葉卡捷琳堡會晤後的聯合聲明僅有15條,中文約1,500字。到2021年新德里會晤時,聲明多達74條,中文近1.2萬字。這是一個清晰的指標,顯示金磚機制下的內容不斷豐富,為構建全球發展夥伴關係提供堅實基礎。

金磚國家合作機制成立以來,基礎日益壘實,已經形成以領導人會晤為引領,以安全事務高級代表會議、以外長會晤等為支撐的多層次交流架構。同時,金磚國家建立了多種務實合作機制,形成以經貿財金、政治安全和人文交流為三大核心支柱的合作模式,在數十個領域開展務實合作,堅持求同存異,構建緊密、全面、牢固的戰略伙伴關係。尤其是新開發銀行和金磚國家應急儲備安排的建立,為包容性的國際發展合作提供動力,使金磚合作機制走實走深。

目前,每年與金磚有關的會議和活動機制已超過150個。從領導人會晤、部長級會議,到相關工作組和各領域的會議機制,再到具體的項目和活動,金磚機制不斷發展完善,展現出極強的生命力。

圖2:金磚國家國土面積在全球的佔比情況。(資料來源:世界銀行、國家統計局、人大重陽製圖)

(五)「金磚無芯論」

金磚五國意識形態、政治制度、歷史傳統等都有很大差異,因此,有些人詬病金磚合作缺乏明確的價值觀,即「金磚無芯論」。不過,這些人沒有看到,金磚國家的價值觀是站在全人類的角度,以全球最大多數人共同利益為出發點所形成的思想層面的共識。當前,全球格局正在發生深刻變化,國際形勢的波動引發不安全因素與制約發展的因素日益增多。目前,金磚國家的價值觀將以安全與發展為主旋律。安全,是指除了維護地區和平安全以外,更要直面生態安全、網絡安全、數據安全、經濟安全、糧食安全、能源安全等一系列全球挑戰,構建全人類安全共同體。發展,就是要促進發展中國家的發展議程,建立可持續的發展路徑,讓經濟全球化朝着更加均衡的方向發展。總體來看,安全為發展提供保障,發展是安全的動力源泉。

金磚機制開創了人類歷史上的「兩個第一」:首先,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由非西方國家、非發達國家領銜和參與的大國多邊機制;第二,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大國集體性崛起旨在尋求和平、合作的大國目標。人類歷史上,曾先後有荷蘭、葡萄牙、西班牙、英國等大國崛起,每一個大國崛起尋求的都是爭霸和戰爭,只有金磚的崛起是在綱領中明確說是尋求和平與合作,這是對國際關係進程和人類發展最大的貢獻。

(六)「中國獨大論」

中國作為「金磚」當中經濟總量最大的國家,其GDP甚至超過其他四國之和,因此,有人散播說「中國壓制其他四國」,金磚合作成了「中國獨大」。中國是「大塊頭」沒錯,因為從經濟總量來看,這是事實。在本世紀的頭十年裏,中國貢獻了全球經濟增長的近三分之一,到了第二個十年,中國的貢獻大約翻了一番,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雖然經濟實力雄厚,但是中國從不採取制裁等手段,阻撓限制他國發展,而是秉承互利共贏、共同發展的理念,共同做大「經濟蛋糕」,讓世界更多國家搭上中國經濟發展的快車,分享中國發展的紅利。

同拉美方面,隨着「一帶一路」走進拉美,中國同拉美地區的合作逐漸深入,中國已經成為拉美地區的第二大貿易伙伴國,在拉美地區的直接投資顯著增長,在疫情期間更是展現出了超強的韌性和巨大潛力;同俄羅斯方面,中國積極推動「一帶一路」倡議與歐亞經濟聯盟的對接,以及中吉烏鐵路、跨阿穆爾河的鐵路和公路大橋等基礎設施的建設,穩固在能源、農業等領域的經貿關係;同印度方面,2021年,中印貿易額達到1,256.6億美元,按年增長43.3%,首次突破千億美元大關,中國已連續兩年成為印度最大的貿易伙伴;同非洲方面,中國加大對非援助力度,非洲是中國對外援助的最主要地區。同時推動雙方貿易加速發展。中國自2009年起連續12年穩居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國地位,中非貿易額佔非洲整體外貿總額比重連年上升,2020年超過21%。

另外,金磚國家並不是「以塊頭論英雄」的地方。金磚國家在內部機制上,並不以經濟實力決定話語權,而是講求民主、追求投票權的平等。相比於G7機制中的美國獨大,金磚機制更平等。

圖3:2016-2020年中國從金磚國家進口總金額(單位:億美元)。(資料來源:2021年金磚國家聯合統計手冊、人大重陽製圖)

(七)「金磚顛覆論」

從金磚國家首次合作開始直到今日,就始終有聲音妄稱,金磚國家要顛覆原有的世界秩序。實際上,金磚國家領導人宣言多次重申,金磚國家「承諾推動以聯合國為核心,以國際法及包括主權平等和尊重各國領土完整在內的《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基礎的,更加包容、公平,更具代表性的多極國際體系,在互利合作的基礎上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在近代歷史上,金磚國家大都有過被殖民、半殖民或者被侵略的國家歷史,因而更加倍加珍惜當前當今時代和平發展的主旋律,維護當今來之不易的國際體系,金磚國家不尋求推倒或者顛覆已經形成的受到世界各國廣泛認可的國際行為準則。

同時,不得不看到,當今世界,部分發達國家抱着舊有的種族主義、殖民主義觀點不放,一再宣揚本國例外論、本國優先論,企圖限制世界上其他國家人民過上好日子,這已經成為廣大發展中國家深惡痛絕之事。印度學者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6次締約方大會上痛斥西方「永恆的殖民心態和殖民結構」,正是這種現象的集中體現。任何國際治理秩序都應當體現國際力量的對比,隨着廣大發展中國家的發展,國際秩序的部分改革勢在必行,霸權主義思想與殖民主義思想不得人心。近年五國外長通過《金磚國家關於加強和改革多邊體系的聯合聲明》,正是希望使全球治理更具包容性、代表性和參與性。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金磚各國在發達國家制定的國際化規則中發展建設了自身,致力於讓本國人民過上更好的生活,取得了長足的進步。金磚五國的GDP在全球的佔比從2005年不足10%大幅躍升到2021年的近25%,金磚國家在國際舞台上不斷散發活力,在G20峰會、氣候變化和其他多邊外交場合都做出了自身莊嚴的承諾與積極的貢獻。

圖為2022年6月22日,俄羅斯總統普京以視像形式,為金磚國家工商論壇發表講話。(AP)

(八)「金磚失和論」

當前一些聲音緊盯金磚國家之間的矛盾與衝突,認為金磚國家之間矛盾衝突激烈,無法形成有效合作,但實際上,金磚國家之間的團結合作才是主流。由於部分差異化的利益取向,不同的歷史發展進程,不可能有國家之間完全沒有分歧,但只要各方能夠真正尊重彼此核心關切,能夠在核心議題上形成共識,就都可以找到相互合作共贏之道。

自2006年以來,金磚國家間每年進行包括元首會晤在內的數個級別會談。金磚五國之間貿易合作已從2006年的1,040億美元升至2016年的近3,000億美元,再增至2019年的3,942億美元;2020-2021年,僅中國與其他金磚國家之間的貿易總額即達到4,904.2億美元,比2020年增長39.2%;2017年,在金磚國傢伙伴關係建立十周年之際,金磚國家之間就加強金磚夥伴關係、完善全球治理、促進共同發展發出積極信號,決定共同打造金磚合作第二個「金色十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金磚國家之間在疫苗、廣泛開展合作;2021年,在金磚機制成立15周年之際,金磚國家領導人攜手發布第十三次會晤新德里宣言,回顧以往豐碩合作成果並為之自豪,同時思考未來金磚合作的前進道路。

近日,由中國作為主席國主辦的2022年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即將舉行,今年金磚國家還將舉行各級別會晤接近200項,伴隨金磚國家峰會的舉辦,金磚國家之間的建設合作進入新的高潮。

圖4:2006-2019年金磚五國間貿易總額。(資料來源:世界銀行、人大重陽製圖)

(九)「金磚排他論」

由於金磚國家獨具特色,要尋找具備金磚特色的國家客觀上並不容易。既要有足夠的體量,也要有鮮明的特色,更為關鍵的是對完善全球治理既要有意願還要有能力。金磚擴員雖然一直在討論,但是具體落實還是相當不容易。由此,自2010年吸納南非進入金磚國家組織以來,便再無擴員行動,基於此,金磚國家組織就被西方冠以「排他之說」。但金磚機制自成立以來,至今才走過十四個年頭,還是在成長發展過程當中。相比來看,G7從1975年成立時的G6至今,成員國數量也並未變化,擴張一下又縮減回去。如果說排他恐怕金磚國家還根本輪不上,與G7相比,金磚國家組織尚處於發展階段,還存在更大的發展空間。

與G7作為「富國俱樂部」的封閉集團性質相比,金磚國家的合作所具有開放性、包容性特徵突出,不僅不排他而且正在拓展,突出表現為「金磚+」機制。這既表現為金磚國家同其他發展中大國和發展中國家組織進行對話,也意味着更多發展中國家加入其中。每次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都會邀請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與會,廈門會晤就邀請了印尼、墨西哥等國領導人參加,2022年金磚國家主席年也跨區域邀請更多國家參與,這顯示將有更多新興國家加入金磚合作機制。更重要的是,「金磚+」還代表了金磚機制為廣大發展中國家代言、謀求發展利益的宗旨。因此,「金磚排他論」並不正確。

(十)「金磚務虛論」

有不少西方國家認為,作為一個經濟金融合作機制,金磚集團太務虛了,只「仰望星空」談戰略,卻很少「腳踏實地」幹實事,這就是「金磚務虛論」。而事實上,金磚機制經歷了十多年的快速發展,不僅完成了完善的機制化建設,形成了從領導人峰會到20多個部長級會議,還有相應工作組及工商領導人及智庫論壇在內的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架構體系,提示也對金磚擴容進行深入探討和適時啟動等務實合作。更為重要的是拿出了真金白銀,為金磚國家的發展和發展構建了貨真價實的金融機構,已經設立的1,000億美元的應急儲備安排,1,000億美元註冊資本的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為促進綠色發展、基礎設施建設和防控金融風險提供了重要支撐。

通過金磚國家平台,一種新型的國際金融開放機制與宏觀調控體系正在形成。以金磚銀行為例,金磚國家首批項目將會在上海的智慧新能源示範項目、巴西可再生能源轉貸項目、印度可再生能源電力裝機轉貸項目及南非的輸電網絡等新能源上推廣應用,同時也有可再生能源發電轉型項目等。在籌資方面,新開發銀行2016年在中國首度發行人民幣債券之後,在金磚國家發行本幣債券,推進人民幣、盧布、盧布等本幣區域化和國際化。

針對金融危機、歐債危機,金磚國家通過加強國際合作等務實合作行動,推進包括IMF和世界銀行等金融機構改革,通過真金白銀的務實行動推進金融回歸本源,切實支持包括基建、數字經濟等實體經濟發展,讓金融回歸到服務實體經濟、造福人類的天職,這也是國際金融體系中的「金磚方案」。所以,金磚不僅不是「務虛」,而是「去虛」。

如果不是故意唱衰,僅基於上述十個錯誤論斷就看衰金磚國家的未來,不僅不是對金磚國家不了解,而是帶着有色眼鏡看金磚國家,甚至蓄意唱衰「金磚國家」。這種論調也讓人想起了此前被熱炒的「中國崩潰論」及被「惡意擔憂」的「一帶一路」。一些人說全球貿易下降了,金磚就不好搞了——大環境不好,於是國家合作就不好,這個邏輯是錯誤的。而正是因為大環境不好,才需要金磚國家「抱團取暖」,才需要金磚力量、金磚智慧。

金磚五國與其他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國家一道,定能求同存異、互利共贏,克服彼此在地緣、文化、觀念上的種種差異,通過各項務實合作,為全球經濟發展做出更有效貢獻,讓「金磚」永不褪色,而且正發出耀眼的金磚之光。

二、十大金磚國家新力量

面臨赤字的全球治理、復甦疲弱的世界經濟、遭逆風衝擊的經濟全球化、疫情衝擊下的衛生治理、債務風險高企的金融發展態勢,金磚國家正在全球治理、世界經濟、金融穩定、人文交流、衛生治理、可持續發展中創出新範式、新動力、新表率、新理念。

(一)全球治理的新範式

金磚國家合作機制自2006年9月啟動以來,探索出了一條團結合作、互利共贏的新道路。金磚合作機制自成立以來不僅提高了五國人民的福祉,也顯著提高了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在國際事務中的話語權。2017年,中國提出「金磚+」機制。金磚合作的戰略意義遠超五國範疇,其不僅代表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利益,更是當今世界唯一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南南合作機制。面對當前愈加多變的國際形勢,金磚國家需要敞開胸懷,以「金磚+」機制擴大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朋友圈,在更大範圍內凝聚共識並形成合力,為應對全球挑戰提供更多「金磚方案」,為改革全球治理貢獻更多「金磚智慧」,為穩定世界秩序注入更多「金磚能量」。

王毅國委兼外長在2022年5月19日主持金磚國家外長視頻會晤中提到,要用好「金磚+」模式,探討在更多層級、更廣領域、更大範圍開展「金磚+」合作,推動「金磚+」活動常態化、機制化,建立更廣泛的夥伴關係。因此,金磚機制對內將尊重彼此的利益關切、加強政治互信,對外則加強同歐亞經濟聯盟、南方共同市場、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南亞區域合作聯盟、東盟等現有區域合作機制的聯結,通過舉辦「金磚+」產業合作論壇、研討會、多邊交流合作會等形式,搭建「金磚+」合作聚合平台,有效推動在綠色發展、金融改革、技術創新、衛生治理等領域的更多務實合作。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呼籲全球治理之大變革,以「金磚+」為代表的金磚機制將為更多的新興市場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參與多邊對話提供廣闊舞台,已經成為加強全球治理不可忽視的中堅力量與中流砥柱。

圖5:2021年金磚國家與發達國家經濟增速比較。(資料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人大重陽製圖)

(二)經濟全球化新勢力

金磚國家引領的是一種反對新冷戰、反對陣營化、關注全球發展的新型全球化浪潮。在新經濟冷戰和保護主義的陰影籠罩下,經濟全球化存在被陣營化、割裂化的風險。當今世界,和平與發展是主流。絕大多數處於中間陣營的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最為關注的仍然是自身經濟發展以及全球可持續發展議程,因此不願選邊站隊。金磚國家引領的是一種反對新冷戰、反對陣營化、關注全球發展的新型全球化。

金磚國家引領新的經濟全球化是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新型全球化。新型全球化才是世界繁榮發展的正道所在。不同於美國引領的以意識形態劃線,以打壓競爭對手為目的的小圈子型的「小多邊主義」,金磚合作是真正的多邊主義,也是一種更加有效的多邊合作機制,也是更加開放的區域經濟合作組織。它對於不同發展中國家的意識形態、政治體制、發展階段都具有很好的包容性,運作機制更加普惠、平衡,是一種以互利共贏為目標的多邊合作模式。

金磚國家引領的經濟全球化實際上是由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主導的新型全球化。它不同於資本主義國家在資本擴張時期主導的舊的全球化,金磚引領的新型全球化旨在克服舊經濟全球化存在的弊端。所有國家和地區都可以作為主體,主動參與其中。

(三)金融改革的新典範

金融合作是金磚國家整體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近些年,金磚國家在金融領域的制度安排從重建全新組織和推動局部變革兩種路徑入手,提供革新全球經濟治理的新方案。

一是擴增量,主動構建新機制。2014年7月,金磚國家成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NDB),建立金磚國家應急儲備安排(CRA)以拓展金磚國家的融資渠道、構建金磚國家經濟金融安全網、提高應對金融危機的能力。NDB平均出資、控制權平等的安排對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不公平的內部治理結構構成挑戰。金磚國家還倡議組建亞投行,為全球經濟發展提供急需的基礎設施投資。

二是變存量,加強對舊機制改造。2009年金磚首次峰會,金磚國家提出份額改革、新增特別提款權以及將金磚國家貨幣納入特別提款權。一方面,近些年,金磚國家持續推動實施包括金磚國家主權貨幣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的多元化戰略。另一方面,金磚國家呼籲加快IMF和世界銀行等全球性金融機構的份額改革,推動機構主要負責人選拔的組織程序公正合理,使金磚國家擁有的份額與其經濟實力相匹配,並積極推動提升其他發展中國家發言權。未來,金磚國家將持續推動轉型金融、可持續金融等金融發展方向,明確金磚國家的轉型金融目錄、拓展轉型金融工具等,加強在此領域的合作交流。

金磚國家推動的金融改革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西方主導金融體系的結構狀態,正嘗試打破西方對國際金融秩序的壟斷,是優化當前國際金融體系的重要補充,為國際金融改革注入正能量。

2019年11月1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右一)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亞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時交流。(AP)

(四)經濟復甦的新引擎

新冠肺炎疫情嚴重衝擊世界經濟復甦,南北發展鴻溝增大,發展合作動能減弱,落實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計劃嚴重受挫。作為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代表,金磚國家深化戰略伙伴關係,發揮局勢「穩定器」、發展「加速器」的作用,為全球市場穩定注入金磚力量,為國際發展合作提供金磚動力,成為世界經濟復甦的新引擎。

2021年,金磚國家實際GDP總量合計為24.6萬億美元,比上年增長7.6%,高於5.5%的全球平均增速2.1個百分點,為帶動世界經濟復甦貢獻了重要力量。金磚國家在全球產業鏈中佔據重要地位,通過加強經貿合作,金磚國家可以在全球經濟復甦中發揮重要作用。合作是避免深層次危機、促進經濟發展的最佳途徑。經貿合作是金磚的「三輪驅動」架構的重要支柱,金磚國家在經貿領域保持良好合作勢頭,為完善全球經濟治理、促進全球經濟復甦和高質量發展作出重要貢獻。過去幾年裏,金磚國家間出口增速超過全球平均水平。中國海關總署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與其他金磚四國的貿易額均創歷史新高,充分證明了金磚經濟合作的成果。

在金磚五國相互合作之外,金磚組織還通過「金磚+」機制帶動更多的發展中國家走出疫情困境,實現強勁、可持續、平衡和包容的疫後經濟復甦。作為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代表,加強同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團結合作,是金磚國家的優良傳統,也是金磚機制發展壯大的必由路徑,有力帶動了更多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復甦。

(五)可持續發展新動力

金磚國家之所以是實現可持續的新動力,源自於三個方面:一是金磚國家本身就是可持續發展的新動力;二是金磚國家的經貿投資發展推進世界可持續發展;三是金磚國家的創新、基建和工業化是可持續發展的新動力。

金磚國家是可持續發展的新動力。金磚國家國土面積、人口規模、經濟規模、環境規模對世界的可持續發展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金磚國家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50%,本身就是世界可持續發展的一股新動力。作為快速成長的經濟體,金磚國家均處於工業化階段,已將環境問題和綠色發展納入到議事議程和實際行動中來。同時,作為可持續發展的新動力,金磚國家內部專門支持綠色發展,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的第一筆資金專門用在了支持綠色發展方面,這也為世界帶來了正面溢出效應。

金磚國家將落實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作為重要合作內容加以推進,為此召開環境部長會議並作了工作組安排。從金磚國家的機制架構到議題設計到具體金融支持與實體經濟發展,全面落實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為全球可持續發展貢獻重要力量,成為可持續發展新動力。

二是金磚國家通過貿易投資支持可持續發展。金磚國家貿易部長會議6月初通過了《金磚國家貿易投資與可持續發展倡議》,專門提及要加強金磚國家的經貿投資合作,促進可持續發展。而在《2025 年金磚國家經濟夥伴關係戰略》中,金磚國家成員同意加強氣候變化方面的合作,以確保充分和有效地執行《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及《巴黎協定》。優先事項是要全面協同解決可持續發展的三方面問題,即經濟、社會和環境。

圖6:2001-2021年金磚五國經濟增長速度(GDP%)。(資料來源:世界銀行、人大重陽製圖)

首先,金磚國家為可持續發展創造良好的貿易和投資環境。金磚國家不僅各自具有資源稟賦優勢,而且正發揮優勢互補和協同推進經濟發展的綜合競爭力。作為世界加油站的俄羅斯、世界工廠的中國、世界辦公室的印度、世界原材料產地的巴西和非洲門户南非五個國家加強合作,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超50%。金磚國家不僅是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的重要力量,更是世界可持續發展的新動力。

其次,加強貿易合作,促進可持續發展。金磚國家探索政策並考慮在成員之間開展合作,以支持鼓勵交流低碳技術和生物技術貿易,並促進向低碳經濟過渡,向具有可持續消費及生產模式的部門投資。同時加強關於創新商業模式貿易的訊息交流,以加快向可持續消費和生產模式的過渡,包括但不限於資源效率更高的經濟,以及循環經濟方法和生物經濟價值鏈。鼓勵企業在認識到相關風險的同時,對生命周期產品的進出口實施低碳管理,以提高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最後,加強投資合作,促進可持續發展。鼓勵投資便利化方面的政策協調,特別是在改善投資措施透明度、促進清潔技術轉讓等方面酌情簡化行政措施,以鼓勵金磚國家之間的能力建設合作。

三是金磚國家是技術創新、基建和工業化的動力源。金磚國家加強基礎設施建設,並通過技術創新,在工業化過程中更好地實現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實現經濟增長與環境保護的平衡。金磚國家並未走發達國家先污染後治理的老路,而是通過技術創新實現經濟穩健增長的同時保護環境。通過加強基建和推進工業化推動經濟快速增長,金磚國家增速不僅快於世界平均水平、發展中國家及新興經濟體,而且快於G7和發達國家,為世界可持續發展提供新動力。

(六)務實合作的新平台

金磚國家為務實合作搭建了新平台,包括領導人峰會和部長級會議在內的國際合作新平台,及相關高管會、工作組和工商理事會及論壇等。金磚國家更是拿出真金白銀,建立了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和應急儲備安排,支持金磚國家基建綠色發展,防控金融風險。金磚國家更提出「金磚+」機制,並正在為金磚擴員做務實工作。

一是金磚國家構建機制化國際合作平台。截至目前,金磚國家逐步建起一整套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治理架構,包括以領導人峰會為權力中心,輻射到20多個領域的定期互動機制。不僅有外交部長、農業部長、工業部長、經貿部長、央行行長和財長會議、能源部長,而且有衛生部長、環境部長、教育部長、通訊部長、統計部長等,而且還有安全事務高級代表會、應對氣候變化高級別會、應急儲備安排理事會等。

除了部長級會議之外,金磚國家還設有高官會、工作組、論壇等完整架構,下設有國企、數字、反腐、人口、科技等高官會,以及海關工作組、網絡安全工作組、禁毒工作組、數字經濟工作組,以及工商理事會、智庫和智庫論壇等合作機制,發揮着金磚智力、工商協調等作用。特別是在支持數字經濟發展方面和經濟技術合作方面,金磚國家為務實合作搭建了新平台。

金磚國家不僅作為單獨平台發揮經貿合作、政治安全、人文交流等重要作用,而且還在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中針對重大問題協調金磚立場,發出金磚聲音。在後疫情時代,金磚國家在數字經濟領域具有共性和互補性,具備發展數字經濟和電子商務的優勢。為構建具有前瞻性、包容性和開放性的合作框架,創造更多發展機遇,金磚國家在今年第12次經貿部長會上批准了《金磚國家數字經濟夥伴關係框架》,還將電子商務工作組升級為數字經濟工作組。

除領導人峰會和部長級會議之外,金磚國家還有高管會、工作組會和專家會,其中,工作組包括海關工作組、農業工作組、環境工作組、新工業革命夥伴關係諮詢組、工業專家組、支付工作組、反腐敗工作組、禁毒工作組等。論壇有數字金磚論壇、智庫論壇等。工商界活動有工商理事會、工商論壇等。

二是金磚國家建成完備金融架構。金磚國家成立之初就遇見從美國華爾街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並成為拯救金融危機的重要力量。為此,金磚國家從一開始就建構了維護金融穩定的平台,不僅設立了註冊資本1,000億美元的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為金磚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綠色發展提供融資支持和安排,而且建立了1,000億美元的應急儲備安排,為預防流動性危機等做好制度安排。同時金磚國家也為推進金融機構改革,建設全球公開公平公正的金融秩序發揮了重要力量,包括推進IMF和世界銀行的份額改革,建立貨幣互換機制,推進本幣國際化,並支持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目前人民幣在貨幣籃子中的份額已提升至12.28%。

三是金磚國家搭建起了「金磚+」機制。金磚國家作為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參與全球治理的重要平台,不僅在全球發出金磚聲音,也在G20發揮了重要作用,在二十國集團中舉辦金磚國家會。近年來,每次金磚國家舉辦會議時,都將具有代表性的發展中經濟體和國家納入進來,發揮「金磚+」機制的作用,使金磚國家代表性更強,參與全球治理的力量更強大。為加強宏觀政策協調,促進和完善全球治理貢獻出金磚力量。金磚國家務實合作新平台絕不僅僅是南南合作的新平台,而是增強世界經濟復甦新動力,保障全球金融穩定的經濟治理平台。作為各地區領導者的角色,金磚國家發揮協調力量,在完善全球治理方面發揮重要的金磚作用,「金磚+」機制也在促進四個大洲經貿金融等各領域合作,在推進區域一體化上做出重要貢獻。

(七)供應鏈修復新基石

金磚國家擁有充足的自然資源以及勞動力資源,是全球化中世界供應鏈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金磚國家國土面積佔世界領土總面積26.46%,自然資源豐富;人口佔世界總人口41.87%,有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兩個國家,有兩大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無論是從經濟稟賦還是政治穩定的角度,金磚國家都可以為全球產業鏈修復貢獻更大力量。

圖7: 近20年金磚國家學者合著發文量增長趨勢。(資料來源:Web of Science資料庫、人大重陽製圖)

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仍在,區域性軍事衝突,疊加輪番的制裁都給全球供應鏈造成了嚴重衝擊,晶片短缺、汽車減產、能源大漲疊加潛在的糧食危機,給世界經濟復甦帶來困難。2020年,金磚國家貿易額佔世界總額的16.98%,成為全球供應鏈穩定不可或缺的貢獻者,但相較於金磚國家的資源稟賦來說,依舊有更大提升的空間。資源稟賦足、優勢互補強的金磚國家之間加強合作勢必對沖和緩解經濟下行壓力,為供應鏈穩定貢獻金磚力量。

人口數量多意味着勞動力充沛,消費者數量龐大,任何國家企業想要進一步發展壯大,從生產和消費兩端都無法離開金磚國家;自然資源豐富,意味着金磚國家仍然擁有龐大的開發潛力。金磚國家間已經在農業、能源、科技、數字產業鏈合作上開展了廣泛互惠互利的合作,未來通過加快上下游優勢產業鏈對接,將成為改善國際產業鏈緊張狀況的一把金鑰匙。

(八)人文交流的新表率

金磚國家合作機制成立以來,已經在經濟、貿易投資、金融貨幣、工農業、科技、社會保障等更多個領域取得一系列合作成果。但由於國情不同,政治、戰略、經濟和社會制度也存在較大差異,五國在個別領域並不總是一致。因此,金磚國家需要通過構建人民之間交流的紐帶,凝聚進一步合作的共識,才能夯實金磚國家合作走深走實的根基。

當下,人文交流已經成為金磚國家深入合作的重要根基,與政治安全和經貿財金共同成為金磚國家合作的三大支柱。在其他四國的大力支持下,中國已經成為金磚人文交流的新表率。2021年9月,習近平主席在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三次會晤上提出要堅持互學互鑑,加強人文交流合作。2021年12月舉行的金磚國家人文交流論壇就以「夯實人文交流基礎,推動金磚合作可持續發展」為主題,提出應通過人文交流為其他領域合作提供新平台。

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一次會晤在巴西舉行。(AP)

教育在可持續發展與增長中具有重要地位。在職業教育領域,2022年4月,中國牽頭成立了金磚國際職業教育聯盟,同時啟動了金磚國家職業技能大賽以帶動與「金磚+」國家在職業教育領域的務實合作。5月,《第九屆金磚國家教育部長會議宣言》提出,將進一步開拓教育合作空間,促進五國教育共同發展。在高等教育領域,2022年4月,金磚國家網絡大學年會在北京召開,來自金磚國家的55所高校圍繞「構建一流大學間夥伴關係,助力金磚國家可持續發展」展開研討,推動金磚國家高等教育邁上新階梯。金磚國家高等教育合作的特殊意義在於改變發展中國家在全球高等教育體系中話語權較弱的現狀,推動世界一流大學評價方式的多樣化。據統計,金磚國家學者合著發文量自2013年金磚國家正式開展高等教育合作以來呈顯著上升趨勢,7年內實現了近4倍的增長。

(九)衛生治理的新力量

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為全人類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由此帶來的不確定性將影響聯合國可持續發展議程的推進。中國彰顯大國擔當的舉措無疑成為全球衛生治理的新力量。

攜手金磚國家積極推進疫苗可及。中國在2020年5月最早承諾將新冠疫苗作為全球公共產品、支持疫苗知識產權豁免、同發展中國家開展疫苗生產合作。截至目前,中國已經向12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供應超22億劑新冠疫苗;向20多個國家轉讓疫苗生產技術,新冠疫苗海外年產能高達10億劑,引領國際抗疫合作。根據國際疫苗監督機構「人民疫苗聯盟」(The People's Vaccine Alliance),截至2021年10月,高收入國家承諾的18億劑新冠疫苗捐贈中,僅2.61億劑為實際交付,佔比僅14%,相比之下,中國以實際行動落實了將疫苗惠及全球的承諾。2022年3月,金磚五國共同啟動了金磚國家疫苗研發中心,商議疫苗合作,延續中國提出的將疫苗作為全球公共產品的倡議,保障疫苗在發展中國家的可及性和可負擔性。

從統計數據來看,以累積確診人數與人口總數(以2021年數據為準)之比作為感染率來比較,截至到6月12日,金磚國家普遍比歐美國家低。感染率超過10%的只有巴西和俄羅斯,而南非和印度只有個位數,中國最低,感染率不到0.2%。數據證明了金磚國家在抗擊疫情的成效,中國的表現尤其優異。

圖為2021年9月9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三次會晤。(AP)

聯結多方為全球抗疫注入中國動力,構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截至2022年5月上旬,中國已累計向153個國家和15個國際組織提供了46億件防護服、180億人份檢測試劑、4300餘億個口罩等抗疫物資;還向34個國家派出37支醫療專家組,與18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分享疫情防控經驗,協助各方提升自主抗疫能力,展現大國責任擔當。2022年5月,金磚國家傳統醫藥高級別會議在北京和漳州召開,會議以「加強金磚國家傳統醫藥合作,攜手抗擊新冠疫情,共同助力構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為主題,致力於推進金磚國家在傳統醫學醫療、教育、科研以及藥材資源方面的廣泛合作。

(十)全球發展的新理念

金磚國家則在領導人峰會中認同並踐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2012年,中國首次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並指明人類命運共同體旨在「追求本國利益時兼顧他國合理關切,在謀求本國發展中促進各國共同發展,建立更加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發展夥伴關係」。世界足夠大,容得下各國共同發展繁榮。人類每年現在消耗的能源,只相當於太陽對地球輻射量的萬分之一;而地球相比於人類探索甚少的浩瀚太空中的資源相比,更只是滄海一粟。無論從長遠來看,還是着眼於眼前,金磚國家之間、世界上不同國家之間,彼此利益合作的空間遠大於彼此相互之間的分歧。

無論是從安全、經濟還是文化交流的角度來看,當今世界各個國家、各個民族之間的命運早已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世界共同安全、共同發展、共同繁榮的大方向勢不可擋。世界貿易總額從2000年的6.5萬億升到2021年的28.5萬億美元;2019年,世界上有約14.5億人次完成過出境遊,與本世紀初的2000年相比增幅超過100%。因此,世界經濟的大海是無法迴避的,任何國家都不可能關起門發展。同時,國家間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的局面難以持續,也有違公平正義。

在金磚合作進入更為廣闊的第四個五年之際,只要金磚國家繼續做知行合一的行動隊,不斷推動務實合作高質量發展一定能應對共同挑戰,展現金磚擔當,打響金磚「金字招牌」 ,「金磚褪色」「金磚崩潰」等論調就不攻自破。

作為2022年金磚主席國,中方將同各成員一道,以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四次會晤為契機,弘揚開放包容、合作共贏的金磚精神,加強各領域務實合作,攜手踏上金磚合作新徵程,開啟金磚合作新時代。

在後疫情時代、地緣衝突和氣候變化背景下,世界經濟復甦、金磚合作和全球可持續發展也面臨着新挑戰。對此,金磚國家更應倡導和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促進全球治理朝着更具包容性、代表性、參與性,更具效率和效力的方向演進,在宏觀政策、公共衛生、氣候變化、訊息通信、人工智能等領域加強合作,從經濟、社會和環境等多個方面,以平衡、全面的方式落實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構建高質量夥伴關係,共同推動世界經濟走出危機,實現強勁、可持續、平衡和包容的疫後經濟復甦,共創全球發展新時代。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觀察者網」,原文題為「國內智庫人大重陽發佈《金磚:全球發展的新未來》報告:破除對金磚國家十大誤解」。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 金磚國家研究組

報告負責人:

王 文,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

報告執筆人:

劉 英,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院務委員合作研究部主任、研究員

蔡彤娟,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宏觀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員

申宇婧,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員

徐天啟,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方菏陽,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