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方」撕開裂口? 如何理性看待美歐分歧|專家有話說

撰文:外部來稿
出版:更新:

近日,法國總統馬克龍訪問美國,主要任務之一是調解歐美在貿易補貼上的糾紛。馬克龍在訪問首日就直接指出拜登政府支持本國產業而採取的補貼措施「激進」,要求美歐在這一領域加強協調。
撰文:孫成昊 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很顯然,美國推出的《通脹削減法案》引發了新一輪美歐的爭吵和分歧。在烏克蘭危機升級以來,針對美歐關係存在兩種看法,一種聲音認為,美歐合力應對危機再次體現跨大西洋的團結堅不可摧,「大西方」的「統一戰線」日益穩固,「特朗普衝擊波」並未波及美歐關係核心;而另一種聲音認為,圍繞產業補貼的新一輪爭執恰恰證明,美歐關係遠沒有想象得那麼緊密,大西洋的距離似乎變得越來越寬。

兩種聲音都有一定道理,也各有偏頗。在世紀疫情疊加大國博弈的國際環境之下,美歐關係不可避免地動態調整,合作面和競爭面都有所上升,但目前看尚未逃脱同盟之下「大國」博弈的框架。

從表面看,這一輪圍繞產業補貼的爭端是美歐長期在經貿和規則領域博弈的體現,並不是新鮮事。自20世紀60年代西歐經濟復甦以來,美歐在經濟領域即出現利益分歧與競爭,隨着特朗普執政時期走上「美國優先」道路,雙方在經貿領域的競爭愈發激烈。拜登任內,美歐在經貿領域的爭端有所緩和,尤其是雙方就航空補貼爭端達成「休戰協議」,同時就美國對歐盟鋼鋁產品徵收單邊關稅問題,歐盟2021年5月率先暫停對美報復性關稅,美國則與歐盟委員會成立聯合工作組以持續解決在該問題上的爭端。

《通脹削減法案》卻再次點燃歐洲的怒火。歐洲方面認為,《通脹削減法案》在綠色氫能、半導體等領域針對美企的補貼條款對歐盟工業競爭力、投資和綠色經濟轉化將產生負面衝擊,儘管雙方在法案推出後成立聯合工作組來協調,但問題仍未解決。在烏克蘭危機延宕背景下,筋疲力盡的歐洲也在思考自身利益所在,歐洲戰略界甚至公開質疑美國是不是在大發「戰爭財」,華盛頓還是不是布魯塞爾的盟友?

美法關係:圖為2022年12月1日,美國總統拜登(左)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右)來到白宮南草坪出席歡迎馬克龍訪美的儀式,兩人表現友好與親切。(Reuters)

歐盟能夠設想的最好前景是與美國握手言和,將歐洲企業納入美國補貼範圍,防止歐洲企業進一步流向美國,但歐盟的手段恐怕有限。如果歐盟藉助世貿組織平台象徵性抗議,或者正式起訴美國,難以及時達到實效。如果歐盟模仿美國補貼規則,提出歐盟版本的補貼方案,或許短期能夠發揮作用,但長期將透支歐盟支持多邊主義、自由貿易的聲譽,對歐盟引以為傲的「規範性權力」帶來難以逆轉的傷害。

拜登政府能做的也極為有限。雖然拜登在回應歐洲質疑時表示此前的法案有「小差錯」,「我們創造製造業崗位時不會犧牲歐洲利益」,但中期選舉後失去兩院多數、面臨府會分立的拜登政府恐怕難以逆轉《通脹削減法案》中的核心條款。共和黨不會讓拜登輕輕鬆鬆在國會得到想要的東西,參議院的關鍵民主黨人也不願放棄刺激國內製造業競爭力的法案內容。

歸根結底,歐洲面臨的將是對外戰略上更為矛盾的美國,能否從歐洲自身利益出發,在不同議題上實施對盟友的區隔化處理將考驗歐洲智慧。美國新版《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表明,拜登政府試圖平衡投資國內和聯合盟友,希望打破國內和國際的界限,推動所謂的「中產階級外交」。然而,在包括歐洲等盟友看來,「中產階級外交」與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沒有本質差別,《通脹削減法案》的出爐再次佐證歐洲的憂慮。

對於《通脹削減法案》帶來的挑戰,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認為歐盟應修改其國家補助規管作回應。(Reuters)

歐洲並非毫無作為,面對形勢變化正積極推動強化「戰略自主」的法案和政策。在美歐都極為關注的晶片領域,美國此前推出的《晶片與科學法案》同樣引發歐洲極大抱怨。馬克龍表示,《晶片法案》和《通脹削減法案》將凍結大西洋兩岸的跨國投資,損害美歐關係、分裂(fragment)西方。而歐委會今年2月就通過了《歐洲晶片法案》,部分目的就在於對沖美國在晶片領域的動作,加強歐盟半導體生態系統,確保晶片供應鏈安全,減少國際依賴,更好推動歐盟綠色和數字轉型。

美歐在烏克蘭危機尚未平息之時出現這些分歧,似乎讓人感覺這種分歧的嚴重性已經壓過雙方在地緣政治上的共同需求,或者對危機的疲勞感讓美歐難以掩蓋更為尖鋭的矛盾。但從歷史看,美歐在經貿和規則領域的競爭和分歧是一貫的,不是拜登政府一手促成,更不是烏克蘭危機所致。

因此,既不能認為美歐在烏克蘭危機的影響下將愈發「鐵板一塊」,也不能認為美歐分歧已經壓過團結的一面,更不應過度放大美歐同盟關係面臨的挑戰,認為美歐關係已經危機四伏。美歐之間的分歧仍是同盟框架下的內部矛盾,短期內難以超出代議制民主加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框架,維護這一框架的穩定性和吸引力既是雙方的歷史共識,也是以美歐為主體的西方佔據世界道義制高點及其所認可的「制度優勢」乃至「文明優勢」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