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李文亮生前接受外媒採訪:遭訓誡感委屈,但只能接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月7日凌晨,被稱為新冠肺炎疫情「吹哨人」的武漢醫生李文亮感染病毒去世,內地社交網絡哀痛之聲紛至沓來,引發一場輿論風暴。日前,美媒曝光了其生前的採訪實錄,再次引起社會關注。

因在疫情初期向外界發出警示,卻被指造謠受到武漢警方訓誡,這讓李文亮備受關注。據《紐約時報》2月8日報道,1月31日和2月1日,該報研究員和記者分別在微信上對李文亮進行了採訪。當時,李文亮正因被一名病人傳染新冠病毒而住院。

李文亮在採訪中透露,根據當時判斷,他認為SARS可能要捲土重來,所以才告知好友要有心理準備,注意防護。

李文亮表示,如果當時官方提前公布疫情信息會比現在好很多。

對於受到警方的訓誡,李文亮表示,覺得比較委屈,但是只能接受,明明出於好意,而且報告上寫的很清楚。

當談到恢復後有什麼計劃,李文亮表示,恢復後會繼續參加抗擊疫情,因為職責所在。

資料顯示,李文亮出生於1985年,武漢大學臨床04級學生,醫學七年制畢業,在廈門短暫工作3年後,回到武漢市中心醫院工作至今。

2019年12月31日,李文亮在微信發出防護預警,但後被當地警方以「散佈謠言」為由給予訓誡處分。

2月1日,李文亮在微博上公布自己確診的消息。

2月6日晚,李文亮去世的消息在網絡發酵,其中《中國新聞週刊》在2月7日凌晨0時04分在官方微博報道,李文亮仍在搶救中。

2月7日凌晨,武漢市中心醫院宣布,被稱為新型冠狀疫情「吹哨人」的武漢醫生李文亮經過搶救後證實不治,終年34歲。

對於李文亮的去世,一時間在中國網絡引發悲痛和憤怒,網民甚至自發的在朋友圈為其舉辦了一場「國葬」。

輿情滔天,2月7日,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

這是不是北京當局在輿論壓力下所做出的被動回應已不重要,中國在這場迅速蔓延,影響深遠的疫情中能總結什麼,成長什麼已顯然更為重要。

「為眾人抱薪者,不應凍斃於風雪;為自由開道者,不應困厄於荊棘。」這也是網絡輿論給李文亮送上的輓聯。

李文亮接受《紐約時報》採訪全文:

問:最開始您是什麼時候知道這個新型病毒的傳播性很強的?您自己被傳染的時候好像沒有做什麼防護措施就被傳染了?

答:之前一直沒有查。從我接觸那個病人,到她的家屬被感染,之後我才被感染,就發現傳播性比較強。當時患者沒有症狀,我就大意了。

問:12月31號您在群裏告訴您的同學們關於類似於SARS的病毒,當時這麼做是因為您覺得已經有人傳人的高風險嗎?

答:我懷疑。而且注意防護總是好的。

問:當時為什麼會這麼懷疑呢?是當時已經有收到什麼信息或者聽聞了什麼嗎?

答:因為當時已經有肺炎患者隔離治療了。

問:在12月底的時候嗎?

答:嗯。

問:除了您之外,當時還有別的醫生在分享關於這個神秘肺炎的信息去提醒身邊人嗎?

答:同事之間有討論。

問:當時大家討論的是什麼呢?當時對這個情況是怎麼判斷的?

答:就是SARS可能要捲土重來。要有心理準備,注意防護。

問:現在您回過頭看,如果武漢沒有阻止像您這樣的醫生們去警告他人和分享信息,您覺得現在疫情的狀況會不會有很大的不同?您覺得對公眾和醫生們公開透明信息會更好嗎?

答:如果官方提前公布疫情信息我想會好很多。應該跟(更)公開透明。

問:警方訓誡您的時候他們有沒有說為什麼在自己的同學微信群裏面分享這樣的信息是錯誤的,是造謠呢?他們認為到底哪裏您做錯了?他們當時怎麼說的?

答:(警方)認為不能確定是SARS,認為我造謠,讓我認識錯誤。

問:您當時是什麼感受?您覺得您錯了嗎?

答:覺得比較委屈,但是隻能接受。明明出於好意,而且報告上寫的很清楚。

問:現在看到疫情傳播的情況您看到是什麼樣的感受?

答:挺難過到(的)。那麼多人生病甚至失去親人。

問:您為什麼選擇學醫呢?為什麼想做醫生?

答:覺得工作比較穩定吧……

問:從醫這麼多年裏有什麼比較讓自己驕傲的事情?

答:醫患關係越來越差,病人滿意我就很高興了。

問:可以談談您的家庭嗎?您有幾個孩子?太太和孩子怎麼樣?

答:老大4歲10個月,老二還在媽媽肚子裏……預產期6月。夫人身體還好。

問:很想念他們吧?

答:嗯。我們會視頻。

問:您的病情還要多久才能恢復呢?

答:10號開始咳嗽,估計還要半個月吧。

問:恢復後有什麼計劃嗎?打算做些什麼呢?

答:恢復後參加抗擊疫情,職責所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