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衛冕冠軍江蘇隊停運 球迷:感激蘇寧曾用心,也感覺被背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超球會江蘇隊(前名:江蘇蘇寧)上季才奪得隊史首座中國頂級聯賽冠軍,然而短短數月後,球會官方卻在周日(2月28日)發出公告,宣布即日「停止營運」,從衛冕冠軍到面臨散班僅是彈指一揮間。

對此,《香港01》周一(3月1日)專門採訪了3名具江蘇背景、長期關注中國足球發展的內地球迷。本文為該系列報道第一篇,冀了解當中落差所帶來的體會,以及對蘇寧決定的看法。

有受訪者直言有被球會班主蘇寧「背叛」的感覺,球員更是利益之下的犧牲品,不過也有意見認為事件與足協頻繁推出各種新政有關,在經營壓力下,蘇寧也實屬無可奈何。

資深球迷慨嘆:從未料蘇寧會放棄球隊

本身是江蘇人,目前在上海從事金融業的小黑向《香港01》表示,他自2004年亞洲盃起開始關注中國足球,當時衝擊2002年世界盃的一批國足隊員還在巔峰尾巴,而他那時還天真地以為中國足球會越來越好,誰知之後卻滑向黑暗的深淵。

至於江蘇隊,隨着廣州恒大崛起,中超進入到「金元時代」,但江蘇隊卻在資源不算特別充沛下一步一個腳印發展壯大,尤其2012年在南京奧體與恒大展開的天王山之戰,吸引了6萬多名球迷到場觀賽,紀錄至今無人可破,該賽季也在江蘇球迷心中留下了無法磨滅的印象。

小黑坦言現時落差確實巨大,因為在蘇寧剛接手那幾季,江蘇隊無特別亮眼的成績,特別是2017年驚險保級後,更是把過度依賴外援、戰術打法趨於保守等問題暴露,故他事前確實沒想到在2020這個特殊的年份能有機會染指中超冠軍的寶座,當中保持了球隊完整架構的蘇寧應記一功。然而,球隊面臨解散也是他完全沒有預料到的,哪怕之前有各種各樣關於球隊的負面傳聞,哪怕賣人、欠薪乃至降班都有想過,但他卻從未料到蘇寧會直接停止運營、放棄球隊。

江蘇足球俱樂部發出公告,宣布停止營運。(微博)

球迷對蘇寧決定態度不一 有理解也有感被叛

蘇寧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張近東日前親自承認,將集中資源在零售業上,其他業務「該關的關、該砍的砍」。

本身是山東人,目前在南京從事企業管理諮詢的Frank向記者表示,前一陣子經常聽說蘇寧出售股權融資的消息,能夠感覺到公司和球會存在資金困難,不過事態發展到如今的地步確實出乎意料,即使不是自己的主隊也感到很可惜。

相關圖輯:江蘇隊2020年11月在中超奪冠,未料4個月後已面臨散班(點圖放大觀看):

+4
+4
+4

對於當局近期針對中超推出一系列新政,包括球隊名字去商業化,球員限薪令等,Frank認為如今局面與之有關,因相關政策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卻未考慮到中國足球的實際發展狀況,一刀切實施球隊名字去商業化直接導致多家球會出現經營困難,成為壓死江蘇隊的最後一根稻草。

不過小黑則認為如果只談江蘇足球的死亡,還是蘇寧的責任比較大,在長期經營不善加之疫情引發的企業生存壓力下,蘇寧開始拋棄支線,聚焦主業,說白了就是江蘇足球在龐大的集團生存壓力下,倒可能是無足輕重、影響甚微;他雖然對足協政策並不完全支持,但就認為即使沒有新政,若整個集團當真遭遇困境,蘇寧大概率還是會對球隊棄之不顧,故新政的影響應只是讓省內有意接手的企業望而卻步罷了。

相關新聞:中超欠薪潮︱香港經紀人呻慘 球會「去泡沫化」置諸死地而後生?(點圖放大觀看受疲情打擊的中超賽場)

小黑進一步稱,作為球迷,如果說沒有被蘇寧「背叛」的感覺,那一定是騙人的,他個人雖然感激蘇寧前幾年的大投入與用心,但縱使有千般不捨,萬般無奈,球迷總歸是無辜的,球員更是利益之下的犧牲品,「這批兢兢業業的球員直到球隊解散前一天還在基地訓練,他們有何過錯?歸根到底,我們深愛的是這支球隊,而不是蘇寧集團」。

不過他亦強調,理性上還是希望蘇寧能夠渡過難關,因其產業鏈龐大,可能關乎很多人的生活,「生活遠大於足球」。

相對小黑,Frank則認為談不上背叛,因只有球隊背後的資方獲得更好發展,才可能有更多的人力物力投入俱樂部的運營,而當下蘇寧經營確面臨較大困難,解決公司經營問題才是當務之急。

至於從事通訊產業,家住得離訓練場很近的Reno亦表示,球隊改名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因為單靠一個企業去運行一個足球隊還是有很多問題的,而蘇寧本身就是做零售,足球只是副業而非盈利模式,足球發展得越來越好下,蘇寧主動讓出一張可以打造自身名氣的牌其實是一種豪氣,故不認為有背叛一說。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