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捨離】前攝影師為物慾瘋狂開工 大病後悟「想要」非「需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Dicky Leung的婚禮攝影FB專頁在2014年4月停止更新,那年其實他因工作過勞患上「椎間盤突出症」,停工連人生也幾陷停頓,花去兩年時間治療讓身體逐步康復。康復後他將「搵食架生」逐一放售,先是單反相機、鏡頭、腳架,連相機袋也賣掉,什麼也不剩。「放下那一刻好爽,從此之後不再影相,也不用再痛苦了。」他說,聽來以為像一種心理創傷,曾受過苦於是遠離受苦之物。後來他再放售更多收藏物,包括多年收藏的四十多部菲林相機、千多隻黑膠碟和漫畫小說等等,無物一身輕,但明明他與女友已搬去更為寬敞的700呎村屋,物理空間足夠儲藏,他更像讓心理空間寬敞一點。

Dicky來到西貢某二手店前,要把東西放下,結果連載物的行李喼也放下,手空空無一物回家。(梁鵬威攝)

關於「買與賣」的兩三件事

Dicky這天拖著裝滿黑膠碟和CD的行李喼,前往友人的二手店作寄賣,在整理櫃頭時,有客人瞄中他的復古行李喼,問「係咪賣?」Dicky兩秒內即回答:「賣」。後來才知道,他本來沒有計劃賣掉行李喼,沒有想過連負責運送的行李喼也賣掉。「你問我,真的需要這個行李喼?其實想一想,唔要都得。我以前好似(剛才)那個阿姐,見靚就買,事實上它並不實用,只能裝幾件衫。」在「賣」的過程中,他時常想起從前的自己,從來沒清楚什麼是需要,什麼是想要,他曾因為瘋狂搜羅某隻黑膠碟不果而鬱鬱寡歡,自覺人生浪費好多時間在物慾的滿足與不滿足之間。

最近發生另一件「買」事,與這件「賣賣吓連喼都賣掉」的事件相映成趣。在他逐一放售家中的黑膠唱片之際,忍不住手買了王家衛《春光乍洩》原聲黑膠唱片--市場推廣做得太「進迫」,據說這批限量版黑膠碟附設號碼,賣光了就再沒有。正在戒物慾的Dicky,最後還是買了。

他把家中僅餘的黑膠唱片也出售,有關菊英,也有印尼音樂,讓知音人帶回家。(梁鵬威攝)

「覺得自己矛盾,明明放售黑膠唱片,誰知道轉頭又買新的。一直叮囑自己不要再買。很像打坐,腦海妄念不絕,閉上眼,見到M字,迫自己不要想著麥當奴,結果即刻想起肯德基。人不夠定力,一路想,魚柳包、薯條,沒完沒了。買了這隻黑膠碟,像就是走漏了神,不夠覺察,不夠定力。」他很明白香港消費品的市場推廣和廣告技倆,不斷哄你消費更多,自言不夠定力就「中伏」。物慾到底不易斷尾,但Dicky此時的「買買買」不再順理成章。

「有錢鍾意咪買」 以買作療癒

Dicky開始不斷買時,正值他搵錢很多、忙到癲的時候,7年前他剛踏入婚禮攝影師行列,另兼職一份IT工作,遇上婚姻旺季一星期做足7日,早上8時接新娘直踩到夜晚十一點婚宴散席,每場婚禮定必做足15小時,旺到極致時一連4日如此亡命,一個沉重背囊,拖一個行李喼,兩部單反相機跟身,一部長鏡,一部短鏡,精神緊繃,像打仗一樣,「有敵人喇射他一槍」的工作狀態。「見識多咗,賺的錢也多咗;買的東西多咗,使的錢也多咗。」當年婚禮旺季每月可賺10萬元的Dicky,開始用「買」滿足從前因無錢無法滿足的物慾,療癒窮忙的生活,不斷買來他最愛的菲林相機和黑膠唱片,物欲逐漸變成重量。

直到有一天,Dicky腰痛起不了床才知道大件事,母親幫忙打999求救,連離開家門也由救護員抬上白車。他過去曾有腰患問題,以為正常不過的職業病,後來確診「椎間盤突出症」,脊骨之間軟組織突出,壓著神經線,嚴重可引致半身不遂。此症狀在香港非常普遍,因姿勢不正確、脊骨長期受壓受重而引致。

椎間盤突出的患者會感到腰痛、背痛,疼痛甚至擴散至股部、腿部或蔓延至腳部,不能久坐或久站,站立或走動都會加劇疼痛的感覺。椎間盤突出嚴重者亦會發生下肢肌肉功能障礙,可能引致下身癱瘓或大小便失禁。

這是部分Dicky珍藏的菲林相機。(被訪者提供)

「那幾年我的轉變好大,什麼也做不了,行不到山,工作停下,想法好灰,好抑鬱。對前女友說不如分開,覺得自己未必能復原,跟著自己未必有好結果。」Dicky那年幾以拐杖代步,三十多歲的身體霎地與老人無異,唯一可做就是專心治療。

人生減磅 無物一身輕

「我條腰傷過,不想再重複那種痛苦,常覺得是部相機害苦自己,它很重,是一種負擔,覺得不應該再Keep住。」捨棄物慾的念頭像由許多小念頭所引發--患病是大誘因,另一方面也因他思想受常霖法師的影響。出家人身無一物,法師說過:「需要和想要是兩回事。」令Dicky開始思考,究竟收藏品是自己「想要」,或是「需要」呢?想要是無止境的。「究竟四十多部菲林相機是需要或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呢?一個人明明無法用40多部相機,滿足過了,享受過了,不如放售出去。」40多部是「想要」的數量,最後他剩下了一部單反菲林相機和兩部傻瓜機,這才是「需要」的數量。

「其中一部海鷗機我第一次出糧時買來,很有紀念價值,放售時不捨得,但想到,所有的不捨得不過一剎那的慾望,過了一段時間就忘記。你問我是否不捨得,不捨得啊,但都是一剎那。」Dicky說。

Dicky說自己不是菲林相機迷,也不是黑膠唱片迷,自覺理性的消費者,該選擇捨棄過多的物慾。(梁鵬威攝)

思維上受常霖法師影響,現實上則受人生新一頁影響,他與女朋友剛搬出來住,離開細小的房間搬去寬敞的村屋過新生活,他沒再做婚禮攝影,做回朝九晚五的IT工,收入大減,讓生活扳回平衡,不想再任性地沉迷生活上無關重要的物質。「地方很大,留點空間給女朋友放衫放高跟鞋,早幾天女朋友捐掉六大袋衣服。」Dicky笑說,如今的他很難理解為什麼人可以擁有這麼多數量的物件--例如一百雙高跟鞋、幾十部菲林相機、過千隻黑膠唱片及衣服多到連續三個月衫款都可以不重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