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點評】收拾財政「爛攤子」 特朗普的貿易戰為何越打越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財政部最新發佈的月度財政報告顯示,美國聯邦政府2019財年前10個月(去年10月至今年7月)的財政赤字規模已經超過去年年總和,按年增幅高達26.7%,今年全年的財政赤字水準預計將突破1萬億元(美元‧下同),按年增幅超過2,000億元。

自特朗普(Donald Trump)2017年正式就任美國總統以來,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赤字不斷擴大。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在於,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支出連年上升,而財政收入增長停滯不前。

美國聯邦政府財政赤字不斷擴大,束縛特朗普的施政。(視覺中國)

公共債務增加聯邦政府財政負擔

財政支出方面,聯邦政府不僅需要應付不斷增長的社會福利支出、醫療健康支出以及國家安全支出,還要償還不斷擴大的公共債務。由於財政常年赤字,目前美國聯邦政府的公共債務已經累積至22萬億元,達到法定債務上限。

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後,美國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範圍下限迅速降至零利率,令白宮發行國債的成本非常低。因此,雖然奧巴馬(Barack Obama)執政期間美國公共債務增加近10萬億元,達到20萬億元的水準,但是美國政府公共債務的利息負擔一直控制在每年4,000億元左右。

然而,特朗普上台後,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範圍下限迅速從0.5%上漲至2.25%。盡管7月31日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在議息會議上決定將利率目標範圍下限降至2%,但是與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以來的長期低利率環境相比,當前利率水準仍然較高,意味聯邦政府需要為公共債務支付高額利息。

美國聯邦政府財政預算報告顯示,今年預計將為公共債務支付5,771億元利息,較2016財年增長近1,500億元。公共債務利息成為財政支出惡化的主要源頭之一。

特朗普要求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減息的目的之一或許是減少公共債務成本。(視覺中國)

減稅政策「侵蝕」聯邦政府主要財源

財政收入方面,特朗普的大規模減稅政策導致聯邦政府稅源萎縮。2017年12月,特朗普簽署了《減稅與就業法案》。美國聯合稅務委員會預計,該法案自2018年生效後,將在10個財年內造成累計1.45萬億元的財政赤字。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的預計更加悲觀,其認為減稅造成的公共債務增長會帶來高額的利息支出,如果疊加這部分影響,法案生效後的10個財年內將累計產生1.77億元。

更令特朗普政府「頭疼」的是,大規模減稅帶來的副作用將集中在前5個財年爆發。根據美國聯合稅務委員會測算,特朗普的減稅政策將導致今年財政赤字負擔增加2,800億元,而即將到來的2020財年的財政赤字負擔也將增加2,588億元。

特朗普的減稅政策,令聯邦政府財政狀況不斷惡化。(視覺中國)

貿易戰成為財政收入唯一亮點

為了將赤字控制在合理水準,特朗普政府必須尋找新的財源以應對不斷擴大的財政支出。從2019財年的財政預算編制情況來看,特朗普政府顯然對貿易戰給予厚望。

美國聯邦政府財政預算報告顯示,2019財年特朗普政府預計關稅收入(Customs Duties)將較上財年預算值增長434億元,增幅高達113%。在所有預算收入項中,關稅收入的增長額是最高的。相比之下,占全部財政收入二分之一左右的個人所得稅收入(Individual Income Taxes)僅較上財年預算值增長336億元。

雖然無法確定特朗普四處發動貿易戰的動機,但是從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赤字情況來看,通過貿易戰增加的關稅收入已經成為特朗普政府唯一的財政收入增長點。目前,貿易戰並沒有達到特朗普設想的效果。2019財年前十個月美國聯邦政府的關稅收入不足570億元,僅為預算目標的70%。因此,為了緩解財政赤字問題,特朗普發動的貿易戰或許會在未來擴大化、持久化。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