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美國零利率放水 特朗普將引發又一輪中美貨幣戰爭?

撰文:于小龍
出版:更新:

美聯儲(Fed)於周日(15日)突然宣布再次下調美國聯邦基金利率100個基點到0至0.25%,並推出7,000億美元的大規模量化寬鬆(QE)計劃。這是繼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之後,美國再次採取「零利率+QE」的貨幣放水政策。武漢肺炎疫情和「石油價格戰」已經提前刺破了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精心呵護的股市泡沫,隱匿的債務風險將被激發,並逼迫美國不得不再次「放水」救市。

然而,相比於2008年的情形,美國如今的面臨的局勢已經大不相同。2008年時,美國尚能通過「放水救市」成功將債務危機轉嫁給全世界,不僅「水淹」歐元,逼迫人民幣大幅升值,而且全球各國還不得不購買美國國債,防止美元崩潰之後對自身造成的衝擊。但是,12年後的美國則不得不面對自身的更加衰弱,以及全世界對美國的警惕,尤其是來自中國的人民幣的挑戰。

新冠疫情、石油價格戰的爆發,導致近一週以來的美股接連暴跌,美國債務危機的一觸即發、經濟面臨衰退邊緣。(VCG)

如今已經沒有人能夠再幫助美國,即使日本央行、歐洲央行、瑞士央行、加拿大央行、英國央行在3月15日已經發布協調行動聲明稱,保證美元流動性。但是「救急難救窮」,面對已經積累到23萬億美元規模的美國政府債務,美國的盟友也難以繼續大規模買單。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前的美國政府債務只有不到15萬億美元,佔到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近60%,而目前其政府總債務佔GDP比重已經接近了110%。

尚且不論美國的企業債、次級債中有多少大到不能倒的企業需要美國政府「兜底」,僅僅政府政務就已經美國經濟就已經入不敷出。如今,特朗普政府再次推出「零利率+QE」的貨幣放水政策,7,000億美元的債務需要分銷,儘管其中有2,000億美元的機構支持抵押貸款證券,但是依然有近5,000億美元的債務將以公債方式向全美國,以及全球分銷。

尤其是美國目前的經濟和疫情應對政策沒有讓人們看到更多希望。鉅額資金的投入也無法填滿美國股市這個「無底洞」,特朗普之前的保證絕大部分已經被證明難以實現。美國政府指望着像2008年金額危機時全世界都來援助美國的情形將難以重演。最終的結果是,危機無法向外轉移,只能更多地轉化為美國內部槓桿率的大幅抬升,債務危機進一步加劇,美國經濟和資本市場陷入死循環。

緊急降息100點拉響警報 美國將陷入又一次衰退危機

「石油戰」為何輕易「擊垮」美股 特朗普正在耗盡美國信心

疫情逼迫中共下定決心 「新四萬億」投資習近平加速「二次改革」

與此同時,以世界各國經濟也早已虛弱不堪,併為預防美國可能「貨幣放水」「金融冒險」做好了準備。從美聯儲2019年7月份金融危機十年後首次減息以來,歐盟、澳洲、韓國等央行都已經主動下調基礎利率,甚至降至零利率或負利率。世界各國都在為應對「美元洪水」的衝擊挖好了防洪溝。世界已經進入了負利率「寒冬」。

左衝右突的美元洪流將發現自己無處可去,只能淤積在金融市場不斷加速空轉,直至燒燬自己,抑或導致美國爆發大規模通脹,並將債務危機引向社會危機。通脹也許能夠緩解美國頁巖氣債務的問題,但是通脹和新冠肺炎疫情的結合同樣也將徹底摧毀美國民眾的最後信心。

美聯儲的「零利率+QE」政策將釋放出大量「垃圾「美元衝擊世界經濟,尤其是衝向中國市場。(VCG)

為此,新一輪的「美元洪流」將必然撲向中國。無論是中國的高速發展,還是疫情之後的經濟恢復,以及依然較高的利率水平,都在吸引着世界資金流向中國。尤其是在全球疫情氾濫,唯獨中國最先走出危機的情況下,人民幣的名義匯率與實際匯率的缺口將越拉越大,人民幣的升值壓力將異常強烈。無論是金融套利還是投資,中國都將是「美元放水」的主要泄洪地。

為此,中國通過前期實施金融整肅、加強金融監管等改革,提前將中國金融體系導入了為實體經濟服務的軌道,並在此基礎上加大金融開放。中國將區別科技投資、產業轉移與單純的投機資金。不僅對國內金融機構,對進入中國的國內金融機構也將一視同仁地進行穿透式監管。中共只是將原有行政性的指揮和干預,轉變為了更加公平和透明的市場機制和法律,而實際上的監管則將更加嚴格。

這種把過剩美元陷入中國的龐大產能和經濟升級的做法,儘管難免將把一些投機資金放入,導致中國資本市場的動盪,但是絕大部分國際遊資,尤其是對衝基金將被隔離在外。面對中國這種「來得了走不掉」的有管控的金融開放模式,美國政府顯然難以接受,但又無可奈何。

面對美元的衝擊與中國人民幣的信用擴張需求,中國和美國將在中美貿易戰基礎上,展開一場金融的較量。 圖為,2018年12月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一)與特朗普(右一)在阿根廷首都就貿易談判舉行會晤。(Reuters)

不願美國出現套發自省的政治家

同時,中國也正在採取「廣積糧」的做法。面對疫情之後經濟恢復的需要,中國政府已經開始較大規模加速了產業轉型進程。從2月初,中國正在通過啟動高達十數萬億美元規模的基礎建設投資,民生保障投資、以及以5G、工業互聯網為代表「新基建」投資。更為關鍵的是,為了避免資本型通脹,這些投資主要將採取政府信用擴張的形式直接通過政府專項債的形式進行融資,並定向投入相關領域。

而對於中國,顯然還不具備全面挑戰美國的實力。更重要的是中國不需要一個經濟崩潰的美國,更不希望看到一個在危機下債務出清、全面回歸工業化的美國,以及一批奮發自省的美國政治家。

為了避免這種衝突的激化,並考慮到中國經濟目前對出口和世界市場的依賴,中一直在擴張的同時採取了「緩稱王」的策略。中國政府既不會為了對衝「美元洪水」採取人民幣大幅貶值、降息的策略,也不會任憑人民幣的大幅升值。中國採取的是遊騎戰術,即在一籃子貨幣後面人民幣國際匯率始終採取「銜尾跟隨」,並保持人民幣國內利率的自主。所謂的利率市場化,在中共眼中更多的則只是一種工具而絕非目標。

相關閲讀:

特朗普先斬後奏開「淡倉支票」 美股過山車恐成常態

「石油戰」為何輕易「擊垮」美股 特朗普正在耗盡美國信心

「25萬億」投資能否帶來高通脹 「新基建」背後中共到底要做什麼

這種既要引進外資,又要輸出人民幣;既要保障出口,又要啟動內需的政策;既要人民幣國際化,又絕不出頭的做法,在前四十年的中國改革開放、產業發展的過程中一度被靈活應用。目前,在金融開放和科技升級的過程中,中國也將更為主動地採取這一策略。

儘管這種做法既讓美國政府抱持幻想,又讓特朗普深惡痛絕,並且隨着美國債務危機的激化,以及「放水救市」的急切,特朗普政府將越發顯得失去耐心。美國將逼迫中國結束這種曖昧,加速開放和市場化改革。但是,中國也勢必將選擇和美國進行長期利益與短期危機應對上戰略交換與討價還價。中國可以幫助美國應對危機,至少不落井下石,而美國也需要允許中國按照自己的模式發展,向中國開放更多的技術領域,並允許人民幣佔有更多的市場份額。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