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300部夾公仔機攻港 一次「甩轆」生意瀉3成 港台聯盟咁樣變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夾公仔熱潮吹襲香港,一位台灣過江龍看準時機,與港人合組「生意聯盟」,投資過千萬元,打算將夾公仔店「插旗」至本港各區。半年時間,分店數目已增至10間,每月收入突破100萬元。

看來可「坐定定」等收錢之際,殊不知上月中卻爆出牌照事件,個別店舖急須「停業整頓」,生意因而立即急挫3成。為免千萬投資「凍過水」,兩人立刻「見招拆招」,重整開店部署及入貨策略等,且看港台「逆流大叔」如何變陣,穩住局面。

王建雄一次來港旅遊,發現夾公仔選擇不多,因而萌生「移植」台式夾公仔機來港的想法。(梁鵬威攝)

在台灣經營夾公仔店的王建雄忽發奇想來港創業,原因好簡單。事緣,他有次來港旅遊,一時「手痕」想夾公仔,卻發現選擇不多,因而萌生「移植」台式夾公仔機來港的想法。「希望台灣機可以吸引多些香港人玩,炒熱這股夾公仔潮流。」

後來,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港人蔡榮欽,連同其他股東出資,合共湊了過千萬元銀彈,一炮過訂了300部台式夾公仔機「攻港」。短短半年間,Big Bear已進駐核心區,如油尖旺、灣仔、銅鑼灣,以至民生區,如元朗、荃灣、筲箕灣等地,共10間舖。

短短半年間,Big Bear已開了10間店舖,擴張速度極快。(梁鵬威攝)

踩中牌照陷阱   「唔知有咁多要求」

本來,有熟悉營運工作的王建雄「主內」,「地膽」蔡榮欽「主外」搵舖,雙方合作無間,但卻爆出「甩轆」事件!

蔡榮欽稱,起初想「搞搞新意思」,推出公仔以外的商品,如智能手機、藍芽耳機及手錶等,以「刀仔鋸大樹」的心理吸引男性客人。「我哋有得夾iPhone嘅消息好快傳到去網上群組,有唔少高手嚟挑戰,電子產品出咗唔少貨,手機都出咗20幾部!」蔡榮欽至今仍興奮道。

然而,興奮的時光只維持了很短時間,皆因此舉已令Big Bear踩中牌照陷阱。根據有獎娛樂遊戲牌照規定,挾公仔機每項獎品的價值不得超過300元,換言之以iPhone作招徠已「超標」。事件其後遭傳媒揭發,更「大鑊」的是,夾公仔店其實須要申請公衆娛樂場所牌照及有獎娛樂遊戲牌照,正式牌照還要求場所設有洗手間。「申請牌照時,唔知有咁多要求,﹙之前﹚無接觸過呢個行業!」蔡無奈說。

「地膽」蔡榮欽直言,自己事前未涉足夾公仔生意,不了解申請牌照細節。(梁鵬威攝)

急速「變陣」    棄細舖揀大舖

「甩轆」事件於今年3月中爆出後,Big Bear個別店須短暫「停業整頓」,導致生意額急瀉3成。蔡榮欽稱,當時已急速變陣,採取「補救」措施,為數間舖申請到臨時牌照,同時將貴價商品換成模型玩具或日常用品。「未來打算專攻年青人口味,擺放運動衫、衛衣等衫褲鞋襪,希望娛樂之餘,物件可以實用啲。」

另一邊廂,在搵舖策略上,Big Bear亦有所調整。蔡榮欽指,以往揀舖,傾向是面積約600至1,000平方呎、間隔方正及人流暢旺的街舖,但現在將會「嚴謹少少」,由細舖變大舖,轉向尋找面積3,000至4,000平方呎舖位,除非舖位地段及租金十分吸引,否則不會再承租細舖,「經營一間大舖,較經營多間細舖,可減省逐一申請牌照的時間,一年內都希望再開8至10間舖。」

經過「甩轆」事件後,蔡榮欽稱會調整搵舖策略,由過往搵「細舖」變「大舖」。(梁鵬威攝)

無人店慳成本   員工隨時「On Call」

聽蔡榮欽的口氣,並無因牌照事件,而減慢擴張步伐,這或許跟他們已找到「夾金」方程式有關。他透露,在牌照事件之前今年2月Big Bear旺角、尖沙咀及銅鑼灣分店月入達30萬元,計及其他分店,整體收入已過百萬元。

計一計數,每間舖租金約10萬元以下,可擺放20至30部機台,每部機成本約1萬多至2萬元,連裝修、入貨、按金等成本,平均每店投資額約莫100萬元,但日常營運開支其實不算高。Big Bear旗下所有店舖皆為「無人店」,沒有員工長時間駐守,省卻不少人工,加上24小時營業,成為不少「夜青」的聚腳地。「除了油尖旺等旺區外,荃灣意外地半夜亦出現人流,我地嘅理念係無論咩時間,客人隨時可以黎夾公仔!」蔡榮欽稱。

話雖如此,Big Bear店面當眼位置會印上負責同事的電話,由4位同事輪流隨時「On Call」解答客人疑問,如機台損壞等問題發生。員工亦會一人兼顧數間舖,在晚上9時至12時的人流高峰期輪流駐場,見客人多番嘗試,花過百元仍然未能成功得到心儀公仔,員工便會「鬆章」幫助將商品擺放在較有利位置方便爪取,營造「好客」的氣氛。

Big Bear旗下所有店舖皆為「無人店」,沒有員工長時間駐守,成為不少「夜青」的聚腳地。(梁鵬威攝)

台式機重技術  5蚊換一份「小確幸」

講到什麼公仔最受歡迎,蔡榮欽直指是海賊王及Little Twins Star公仔,更會將它們長期擺放在門口當眼位置,吸引家庭客及情侶。Big Bear會因應潮流及客人意見轉換公仔款式,並從台灣、日本及內地廠商大量入貨,公仔成本由10多元至百多元不等。

夾公仔機是店舖的「靈魂」,每部機皆有不同難度,若設定太易,機主容易蝕本;難度太高,則令客人無心再玩,變相「趕客」,如何平衡?台灣「過江龍」王建雄便分享道,他在台灣的夾公仔店,起初擺放藍芽喇叭,由於「夾中」難度太高,生意慘淡,加上台式機台主打「技術型」,因此來港香港須調校難度,「我們機台的難易度不會調得很難,怕香港人夾不到,但要掌握決竅才可以把東西夾出來,例如必須『甩爪』,即來回甩動爪子,再依照下爪速度及角度把東西搬到洞口位置。」

王建雄直言「玩遊戲需要交學費」,自己在初接觸夾公仔時同樣「交了不少學費」,但他認為夾公仔的樂趣正是經過不斷嘗試,摸索出成功的方法。「如果你想要公仔,出去買就可以,但是用5塊錢夾到公仔的那份小確幸,會製造很大的歡樂感。」看來,二人在賺錢之餘,亦希望改變部分人認為夾公仔「呃錢」的觀感,享受到箇中樂趣。

王建雄形容,用5塊錢夾到公仔的那份小確幸,會製造很大的歡樂感。(梁鵬威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