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林少陽警告港股或二次探底 美國行負利率僅時間問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爆發後,環球股市崩潰,但在各國寬鬆政策下,股市在3月份初步見底回升。以港股為例,恒指也從低位大幅回升逾3000點,數度逼近25000點水平。股市迅速反彈,看似擺脫了熊市,但實際上危機又是否已經解除?美聯儲「無限QE」背後,又潛藏著什麼風險?

以立投資董事總經理林少陽(Vincent)由財經記者轉型成為基金經理,獲得亞洲股神東尼(Tony Measor)賞識並收為徒弟,自立門戶超過10年。旗下管理的以立中國基金4月份大升8.6%,跑贏恒指同期的4.4%;截至4月底,今年以來仍錄正增長,同期恒指仍累跌約12%。基金組合能夠跑贏大市,即管看看他的大局觀!

港股3月極為波動,不時上演「千跌日」,一度低見21139點。(羅君豪攝)

港股3月跟隨外圍暴瀉,一度下試兩萬一點,即使4月已回升不少,市場仍預期有可能再次尋底,出現「第二隻腳」。林少陽認為,大市3月的低位「插得幾深」,相信短期內難以再下試這個位,但明言未來兩、三季難保不會出現「二次探底」。

的確,近期股市表現主要視乎疫情發展。林少陽認為目前情況相對樂觀,全球新增個案減少,不少國家開始討論重啟經濟,不過疫情在新興國家、第三世界未必輕易受控,加上位於南半球的國家步入冬天後,疫情再爆發或成隱憂。

儘管有二次爆發的風險,但林少陽傾向相信,今年2月至3月全球增加大量流動性,從資本市場去看,雖然經濟未必很好,但實際上流動性充裕,甚至比去年底更高。「一些高質素的公司,即使面對經濟環境轉差,但盈利能力穩定,長線仍有很大機會維持增長,故投資者不捨得放棄。縱然有一兩個季度的盈利倒退,但他們並非睇一兩年的表現,而是長遠在新的經濟環境下,能否維持增長,為股東創造價值。」

以立投資董事總經理林少陽稱,可能5月第一個交易日已見全月低位。(張浩維攝)

5月上落市機會大  「五窮月」未必應驗

5月首個交易日,港股大跌超過1000點,當市場認為可能是「五窮月」的序幕,至今區間橫行格局,仍於23500點至24800點之間反覆波動。林少陽認為,「可能5月第一個交易日已見全月低位」,預期整個5月大概是上落市,始終市場氣氛不太差,而且資金充裕,其中醫療、物管、電商股,以及一些新興的網上醫療、外賣平台,特別受資金追捧。

而兩會即將開幕,林少陽提出,要視乎國策能否利好個別行業,留意汽車、新能源、半導體、家電行業,可能會出現投機性買盤,但強調長線是否向好仍存疑問。他特別提到,結構上看好新能源汽車行業,尤其Tesla與中國簽署長期合作協議,以十分優惠的條款於上海開設Gigafactory(超級工廠),年產量25萬輛電動車,料可帶動整個電動車產業鏈。

他預期,今個月大市基本格局接近橫行,雖然月內不少股份除淨,但仍預期可以突破4月的高位,甚至有力挑戰25000點水平,故此未必能夠應驗「五窮月」的出現。

林少陽認為,航空業復甦時間較長,負債嚴重的公司隨時變賣資產,股東價值嚴重受損。(Getty Images)

旅遊相關行業不宜沾

5月不窮,但個別行業也不宜沾手。市場普遍睇淡旅遊相關行業,林少陽亦同意這個觀點,認為航空、郵輪、酒店業復甦時間較長,更指出有部分負債嚴重的公司,在行業復甦前已面對現金流嚴重短缺,隨之變賣資產,「當經營規模縮細後,經濟復甦時就唔可以享受到Upside」。

另一邊廂,林少陽提到,基於疫情下航空業大受打擊,石油需求急降,美國油公司出現債務危機,即使在「無限QE」底下,未必會出現大規模清盤,但個別比較弱勢的公司仍可能面臨破產風險,或被業內現金流較強的競爭對手併購,故此看淡油股表現。

而5月WTI原油期貨一度出現「負油價」,林少陽則認為,負油價未必會再出現,「目前市場上不少石油相關的ETF已經進行轉倉,投資更遠期的原油期貨,將單月的風險分散」。

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於Twitter發文指,考慮到其他國家實行負利率,美聯儲應同樣採取負利率。﹙路透社﹚

負利率只是時間問題

不諱言,實體經濟難言向好,大市依賴放水支撐。最近,特朗普最近更於Twitter發文指,考慮到其他國家實行負利率,美聯儲應同樣採取負利率,認為其他國家正享受負利率的好處,美國也應該接受。

林少陽認為,由於美國仍希望保留國際儲備貨幣的地位,故現時降至負利率機會輕微。不過,他明言「呢個心理關口遲早都會衝破,即使特朗普未能連任,下一任總統亦會考慮實行負利率。」因為其他爭取成為國際儲備貨幣的對手,例如歐羅、日圓、瑞士法郎都已經處於負利率,「點解人哋可以負利率,美國唔可以呢?」所以在美國出現負利率只是時間問題,並非會否發生的問題。

林少陽直言,貧富懸殊帶來的是是一個社會問題,多過是經濟問題。(美聯社)

至於負利率對市場的影響,林少陽相信十分輕微,「你睇歐洲、日本、瑞士都無乜Consequences﹙結果﹚」他解釋,原因是因為我們正處於物質極豐富的時代,即使亂印錢都不影響物價,然而超級富豪「使嚟使去都係面個浸」,再多的財富都不影響他們的消費習慣,而窮人都是「餐搵餐食餐餐清」。觀乎過去十多年的量化寬鬆,在全球需求增加下,物價未有顯著升幅,CPI未必有嚴重通脹,但金融、實物資產有通脹。他以香港為例,即使經濟很差,但住宅樓價仍然表現平穩。

林少陽直言,保護主義、貧富兩極化,甚至量化寬鬆均有密切關係,正因為當權者是權貴,而量化寬鬆對當權者、有錢人是最有利。除非當權者有憐憫之心,知道長遠未必有利,否則基於人類自私自利的原則,相信負利率出現機會極大。他坦言,其實量化寬鬆會造成很大的社會矛盾,令社會內部更撕裂,更會掀起國家之間的矛盾。是一個社會問題,多過是經濟問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