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自強|50萬人月入不過萬 失業率未超沙士 學者歸因兩大理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令香港經濟活動大受影響,百業蕭條,更引發失業潮。經此一「疫」,有部分行業未能捱過,有公司暫時停業,不少中小企甚至需要結業。縱使政府推出「保就業」計劃,但最近有傳國泰航空不計劃申請第二輪保就業,或為裁員鋪路!

本港第二季失業率已經超過6%,受累於第三波疫情爆發,預計第三季失業數字或更嚴重。有學者認為,隨經濟活動減少,不少工種因此短暫消失,失業者亦難以轉行,唯有待經濟活動重臨,才有望容納這群勞動力。也有人力資源專家預警,今次的就業情況難以像2003年一樣出現V型反彈。

據政府最新統計數字,今年第二季失業率為6.2%,創逾15年新高。(資料圖片)

據政府最新統計,今年4月至6月經季節性調整的失業率為6.2%,較去年第二季,即爆發社會運動及疫情前的2.8%,創逾15年新高;就業不足率則高達3.7%,屬近17年來的高位。

50萬人月入唔夠1萬 零售、餐飲屬失業重災區

在疫情爆發下,旅遊相關行業首當其衝,從事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務行業的失業率達10.1%,佔整體失業人數的27.1%;當中住宿及膳食服務的失業率達14%。其他失業「受災區」包括建造業,失業率達11.2%,佔整體失業人數16.9%。

失業率及就業率不足率增加,固然導致市民收入減少。值得注意的是,撇除外籍家庭傭工後,全港有約48.7萬人月入低於1萬元;至於1萬至1.99萬元的群組,佔119.7萬人,屬於人數最多的一群。而月入2萬至2.99萬元的群組人數則有65.2萬人,往後收入愈高的群組,人數亦相應減少。

統計發現,全港有約48.7萬人月入低於1萬元。﹙資料圖片﹚

大量家庭收入減少 低收入家庭數目增

事實上,家庭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撇除外籍家庭傭工後)由去年第二季的28,400元,按年減少一成,今年第二季至25,500元。

去年第二季與今年第二季相比,就業戶數增加約1.4%,由260萬戶增至264萬戶。然而家庭月入只有25,000元以下的戶數普遍增加,其中月入1萬至1.5萬元的家庭戶數,由去年次季的21.9萬戶,增加近一成至24萬戶。與此同時,家庭月入2.5萬至10萬元的戶數,則普遍減少,其中月入2.5萬至2.99萬元的戶數,按年大減12.57%,反映有不少家庭都有收入減少的情況出現。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指,由於過往香港來自內地的旅客比例較高,在以前行業興旺的情況下,酒店、零售業需求大,在行業擴張下聘用了大量人手。可是,當疫情來襲,衝擊相關行業,大量工作崗位隨經濟活動減少而消失,只有經濟活動重臨,才有望再次容納這一群勞動力。

徐家健認為,只有經濟活動重臨,否則失業者就算有意轉行亦缺乏機會。(資料圖片/黃寶瑩攝)

毅知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周綺萍則認為,由於一般酒店、零售、餐飲的技能要求相對低,大多數由新移民、畢業生擔任這些工作。那麼這些失業人士能否轉行?她坦言目前其他就業市場亦不樂觀,原因是即使不是重災行業,其他行業或多或少受疫情影響,即使有其他適用經驗的相關工種,都難以聘請大量人手。

周綺萍稱,以一般大眾可以應徵而缺人手的行業,目前相信只有消毒清潔,以及外賣行業,「醫療、藥業、IT都缺人手,但唔係一般大家有嘅技能」。

「有經驗都搵唔到工」Fresh Grad搵工更難

統計處報告亦顯示,年齡在15歲至19歲及20歲至24歲失業比率,分別為18.8%及14.3%,屬失業率最高的兩個年齡組別。徐家健指出,始終零售、住宿及膳食行業多數聘請年輕一族為主,故後生仔失業率比其他年齡層高。而周綺萍則認為,即使目前有職位空缺,僱主都會找一個有經驗的替補,「有經驗都搵唔到工……始終Fresh Grad短期內係唔Productive,係屬於短期投資、中長期回報」。

由於今年餘下的時間經濟環境不會有明顯改善,加上市場上有經驗的失業人士急增,「本來失業嘅人減薪一至三成都肯做喎」,故此她建議畢業生「咩工都做,Part-time Freelance都好」,又或者再進修,甚至是做義工,「始終空窗期太長都係唔好」。

人力資源專家周綺萍指,「保就業」實際上是保企業,認為政府對失業人士的援助不足。(資料圖片/林若勤攝)

失業率未破頂 惟情況恐比沙士差

或許大家都有疑問,為何相比2003年失業率8.5%的高位,似乎目前失業情況不及當年嚴重。「依家股樓都無冧」,徐家健指由於1997年爆發的亞洲金融風暴,本港經濟已經沉寂,直至2003年亦沒有太大改善,而當時沙士爆發更令股樓大瀉,資產價格急跌,令不少有大量資產在手的港人,以至是企業的老闆,財富大幅消耗,令其逼不得已要裁員。另外,徐家健認為今天失業率未及當年高,另一原因是與政府的「保就業」有關。

話雖如此,周綺萍對就業市場的前景,卻不比2003年時樂觀。她指出,由於2003年香港是沙士的疫埠,而其他地方並沒有爆發疫情。故此,當時本地疫情消散後,當香港的對外型經濟開始復甦,反彈速度便很快。可是,目前除了本港受疫情困擾,其他國家地區都有相同問題,加上本港有政治事件及中美摩擦升溫所影響,相信今次的情況不能與2003年相比,經濟不太可能有急速反彈。

周綺萍批評政府「保就業」計劃,最終不是直接幫助僱員,感覺似是「掛羊頭賣狗肉」。(資料圖片)

「保就業實際上係保企業」

另一邊廂,周綺萍指「保就業」措施確實可減少失業數字,讓僱主沒有即時需要解僱人手。可是,當企業連營運都成問題的時候,「好似Cathay(國泰航空)咁,計完數唔掂都要縮減規模」。

她對「保就業」措施亦感到十分不滿,「保就業理念係啱,但實際上係保企業」。雖然沒有企業就沒有就業,但周綺萍認為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指補貼可用作交租,意味措施並非最終惠及僱員,「好似掛羊頭賣狗肉」。令周綺萍更加不忿的是,為何外國能夠設立失業救濟金,而本港沒有?她認為保市民是最優先的政策,而目前的保就業措施亦存在不少漏洞,例如無薪假,甚至有見超級市場生意因疫情變得更好,都能夠申請保就業補貼,令她覺得「啲錢使咗喺唔應該使嘅地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