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鄭裕彤兩大「沙膽」之作 瞓身藍煙囪碼頭響朵|財經講故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世界集團﹙0017﹚創辦人鄭裕彤,早年有外號叫「沙膽彤」。看到「沙膽」二字,難免想到彤叔作風大膽進取。的確,早年本港房地產市場大混戰,任何人要冒起,多少要「膽博膽」。而回顧新世界發展史,兩宗代表作——尖沙咀藍煙囪碼頭及灣仔會展中心發展權,可看到彤叔「沙膽」之處。膽色加眼光,奠定新世界今日在本港地產市場的巨頭地位。

彤叔在70年初以1.3億元購入藍煙囪碼頭,並改建為新世界中心等地標式建築物。(圖片來源:協興建築季刊《協興 ‧ 雋語》,2015年第69期。)

斥巨資買藍煙囪地皮

彤叔與一眾好友於1970年成立新世界,翌年底便作出了一件令全港商界嘩然的決定,以1.3億元向太古(0019)購入曾是全球最繁忙港口之一的尖沙咀藍煙囪碼頭地皮。為何說嘩然?除了因當時本港地產市場剛恢復元氣外,更重要是新世界剛成立不久,手上資產僅3.5億元,彤叔便立即動用資產逾三分一的資金購入有關項目,「賭注」著實不少。

藍煙囪碼頭項目位處於尖沙咀海旁(即現時Victoria Dockside及洲際酒店所在地),當時被視為地王之王,而要奪得靚地,豈是單憑高價便可?更重要是政府當局希望建立一個具地標式的建築物,所以投資者需要與政府洽商發展。於是,看好尖東一帶發展前景的彤叔,不惜大擲銀彈之餘,還特意找來為花旗銀行設計全球總部的SOM建築設計事務所(Skidmore, Owings & Merrill)為項目作出匠心設計,最終奪得心頭好。

外界之後開始關注項目會否成為一個古色古香的中國城,或是發展成一座中國古城模樣的酒店,結果一年後出來的方案,是以新世界中心為核心的建築群,包含擁有720間房間的豪華酒店﹑兩座服務式公寓﹑一座辦公大樓,以及七座住宅大樓,令一班「花生友」大跌眼鏡。

藍煙囪碼頭今昔變化︰

+3
+3
+3

麗晶酒店響朵 K11 MUSEA再創高峰

新世界中心項目1980年正式落成後,即成為尖沙咀海旁最具代表性的建築群,當時新世界中心擁有以日式百貨公司營運的新世界百貨,而麗晶酒店﹙香港洲際酒店前身,現已易手﹚更是其中一間當年享譽香江的五星級酒店,絕對是新世界的首個代表作。

40年後的今日,新世界中心經過拆卸重建,已建成包括K11 MUSEA及K11 ATELIER在內等集辦公樓﹑酒店及商場一身的項目,Victoria Dockside再次成為區內新地標,也成新世界旗下一項重要資產。

會展無人問津 彤叔「勢要抱得美人歸」

新世界中心項目落成後,同時間,香港上空亦正因前途問題而籠罩著一片陰霾。1980年代,中英雙方就香港問題談判僵持,上至香港商界,下至城中鄉民都對回歸抱有疑問,甚至抗拒,香港前途的存疑令整體投資風氣十分疲弱。當年,港英政府有意發展灣仔北填海區域,打算興建會議展覽設施,用作舉辦大型國際會議展覽,並由香港貿易發展局(貿發局)負責。

不過,鑑於當時政治氣氛,加上工程浩大,投資額不菲,起初竟無人問津。但正如股神名句「別人恐懼,我貪婪」,彤叔對即將回歸的香港前景極具信心,在時任新世界董事、恒生銀行掌舵人利國偉穿針引線下,彤叔與時任貿易發展局主席鄧蓮如接觸,並決定投資會展項目。

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開幕香港會展第一期(俗稱「舊翼」),於1988年11月25日由港督衛奕信主持開幕啟用禮。圖中出席者,左起:何善衡,鄧蓮如,李嘉誠,鄭裕彤。(圖片由南華早報出版有限公司提供)

但在彤叔決定投資會展項目翌日,便即傳出另有財團願意多付5,000萬元爭取有關項目。作為曾是新世界老臣子的梁志堅憶述,指彤叔決意再多付5,000萬元,「勢要抱得美人歸」。梁志堅指,當時彤叔已計劃對會展項目投資18億元,所以不再拘泥多付5,000萬元,又認為當年彤叔很有遠見,縱使項目最終超支至25億元,惟當時有不少公司是能夠承接相關金額,分別在於是否願意踏出被視為冒險的一步。

不過好事多磨,會展中心突被選作為中英就香港回師的交接場地,頓時令到會展中心二期的施工期減至3年多,進度惹人關注。時任貿發局主席的馮國經憶述當年說「一日都唔可以拖,因為回歸的日期都已經定咗」,更由於工程中途轉為新世界旗下的協興接手,彤叔「好似覺都唔瞓咁」,將近每日都親到工場監督,項目亦得以如期落成。

學者指,彤叔背後很有自己的一套看法,計數很快很精準,對某些事物的計算是很敏銳的。(Getty Images)

「沙膽彤」看似盲衝  其實有理性計算

《鄭裕彤傳》作者之一莫健偉博士指,「沙膽彤」是彤叔一個很典型的形象,雖然在文字的表達上覺得這個人很「大膽」、「好博」,甚至在商業決定上的資金規模都是龐大的,一下就落決定,但其實彤叔背後很有自己的一套看法,計數很快很精準,對某些事物的計算是很敏銳的,所以他既大膽又勇於去做的情感背後其實是有個理性的存在。

而彤叔要親自出馬﹑監督會展中心項目進度,《鄭裕彤傳》另一位作者王惠玲則認為,全因為一個「義」字。「首先,會展是一個很大的生意,投資了很大本錢落去做,二來就是與香港回歸很有關係,彤叔覺得是自己承擔了這個壓力,就要令到件事得已成功。」

+3
+3
+3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