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加引外資投內地小微企 滴灌通理念「呼應」共同富裕

撰文:詹詠渝
出版:更新:

港交所﹙0388﹚前行政總裁李小加退任後,多次傳出「創業」風聲,直至今年8月首次以牛碼集團及滴灌通創始人重現公眾眼球,宣佈啟動投資平台「滴灌通」。滴灌通倡導扶持內地的小微企業成長,與內地近日提倡的「共同富裕」不謀而合。同樣身為牛碼集團兼滴灌通創始人張高波接受《香港01》專訪時,大談滴灌通概念,以至未來發展路向。

「滴灌」作為灌溉技術,是將一定數量的水和肥料,一滴一滴地輸送到植物根部。將其套用於投資上,滴灌通希望成為一個引入海外資金至內地小微企業的投資平台,讓這些企業茁壯成長。

張高波多次強調滴灌通為小微企業所做的是投資而非貸款,原因是他們認為小微企業的經營周期及波動性較大,貸款的還款期「較死」,例如每月還款,還不了錢就會令金融風險上升。而投資予它們身上的彈性則較大,毋須限死企業的還款期限。

早前滴灌通舉行新聞發佈會,講解項目發展理念。(余俊亮攝)

靠節點企業「穿針引綫」 投資連鎖店

不過,內地成千上萬的小微企業,如何能成事?簡單來說,滴灌通透過與「節點企業」(Connect-Collect Partner),如一眾特許經營、供應商等合作,為他們的加盟商、客戶提供創業資金。

張高波舉例,滴灌通想投資一間「修車行」,但過程其實無須大海撈針,只需找修車行的特許經營商找投資對象即可。當修車行賺錢,特許經營商及滴灌通就可分紅。而隨著數字化普及,亦令小微企業的生意額更加透明。一般而言,修車行投資主要用於租鋪及買機器,但無法儲存大量貨存,必須找供應商配貨,「修車行用APP入貨,例如入一個輪胎,品牌商會在最近的倉庫送貨至車行。」這個做法令修車行每一筆交易都有電子記錄,業務透明度更高。至於分紅則會等小微企業達到一定生意額才進行,不會在蝕錢情況下分紅,以免影響它們的資金流動性。

他強調,滴灌通現階段只會投資連鎖店(Franchise),「一間孤零零就不會投,對你(小店)沒有information(資訊)」。滴灌通會先挑特許經營品牌,認可了它們的經營標準,然後再看它的開店目標及地點,各方面都符合投資要求就會進行投資。例如,加盟商開店資金要100萬元,但手上只有30萬元,「這個計劃什麼都很好,只是我(加盟商)錢不夠,那麼你就會有個選項,要不要滴灌通的支持,要就剔﹙參與﹚!」

滴灌通現階段只會投資連鎖店(Franchise)的加盟商,規模太細則不作考慮。(鄭子峰攝)

定下行業投資標準 防「無底洞」

滴灌通篩選了行業後,會再從一眾行業中找「領袖企業」,即表現最好的店,觀察它的平均表現,再決定投多少錢,以及評估多久才能收支平衡。例如,一間咖啡廳的「領袖企業」平均裝修一個月,開店後3個月可以賺錢,第六個月可達收支平衡,這就是投資咖啡廳的標準。以後在評估咖啡廳的投資時,3個月賺錢則在標準之內,其中有一間店可以兩個月就賺錢,它就是好店,可以考慮增加投資。投資全都是在初始階段一筆過投錢,假如小店之後無法持續經營,亦無法再取得第二筆資金。因滴灌通會按每個行業訂立一個標準,再按標準投入相應資金。倘若小店不夠錢營運,即是表現在標準之下,故不會再獲得注資。

又如另一情境,某些連鎖店或會以「自營店」模式進行,當規模愈做愈大,亦可以成為滴灌通的節點企業。「老闆覺得個別員工做得好,或會邀請他們做店主兼入股做股東!」張高波解釋。例如自營店值100萬元,希望店長入股30%,但店主作為打工仔沒有足夠錢,滴灌通則可以派上用場,與店長「合資」。此外,假如店主表現好,為店鋪取得巨大成功,店主可能會叫身邊的親朋好友一齊做。「小店長靠勞動賺錢,應該是可以富裕,你支持他們就對。但假如你搞一間網店,獨大搞死他們(其它網店),然後你再漲價,那就不對了。」張高波解釋道。

國家主席習近平強調在實現全面小康社會後,要「在高品質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Getty Images)

滴灌通投資邏輯  變相「共同富裕」

談起「富裕」,近日中央提倡共同富裕,不但是大家一起幹活,一起富裕,就連做生意也能「共富」。換句話說,不是只鼓勵大公司創業,而是鼓勵大家一起創業,不想社會財富只集中於百分之一的人身上,其餘八、九成人都窮,這個是不對。「你(小東主)成功了,你叫他們(親朋戚友)開店,教他們成功,這就建構一個社會協助網絡」,推動社會正向,刺激勞動力。

張高波續稱,「我們是做最大的ESG,因為我們所做的對社會有正面影響,今次調整的基本邏輯是共同富裕,不能讓一小部份人壟斷社會,然後欺負小生意,靠勞動生產的人,帶領大家共同富裕,我希望社會更公平。」

張高波指滴灌通能促進勞動階層邁向「共同富裕」。(鄭子峰攝)

對於小微企業的投資風險,張高波指節點企業的行業分散,涵蓋服務業、零售、餐飲、美容、美髮、寵物照顧、汽車修理等等。定位是一個混合式產品(Hybrid),入股不是在二級市場買股票,資金真的用作開店,有點像私募基金(Private Equity,PE)。「但與PE不同的是,這產品有非常好的cash flow﹙現金流﹚,投PE不會定時有錢收,發展期十年就是十年。滴灌通一邊有股息,一邊又可以redemption﹙贖回﹚,有fixed income﹙固定收入﹚的穩定性,同時回報亦較其高」。

李小加過往11年在港交所的經驗,可用於籌建滴灌通的交易所上。(余俊亮攝)

籌建交易所 不追求高頻交易

張高波透露,現時亦同時籌建交易所,以方便投資者之間互相交易。「滴灌通投資十萬個小企業,就有十萬筆cash flow,掛到交易所上,上海一間cafe,我的revenue佔5%,每天收多少放在交易所你會知!」他補充,交易所會令整個流程更加透明,有人買入、賣出該產品,但不追求高頻交易,因現階段不會開放予散戶,只開放予專業投資者。同時因產品設計可收向小微企業每日「分紅」,故每天持貨都有錢收,毋須擔心「鎖死資金」。

滴灌通概念新穎,但同屬金融科技(FinTech)。近日螞蟻受到內地監管,被問及如何看內地的強監管。張高波直言,「(滴灌通)完全不同的事」,強調技術沒有對錯,愈有效就愈好,用技術來做什麼才是重點。

內地近日加強對互聯網行業的監管,去年螞蟻集團上市被緊急叫停。(視覺中國)

「如果你做貸款,將銀行的錢借給人消費,出問題的資金來源是銀行的錢,而銀行背後是國家,你用國家的錢來消費,鼓勵年青人亂借亂花錢,國家不喜歡這樣」。他再補充,怎樣運用資金才是最重要,「我們是借錢給他做投資,跟你借錢給他做債主,(後者)增加了他的負債及放大他的風險。但我們投資則是減低他的風險,根本性差別」。滴灌通提供資金讓小東主去做生意,然後東主提供服務,過程中增加了社會價值,但沒有增加負債,反而創造社會財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