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痛失毋可取替成員: The Prodigy/Linkin Park/Beastie Boys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選擇性失聰】當一隊樂隊痛失一位隊員,有些角色是容易找到新成員代替,但有些角色卻不然。沒有了 Keith Flint,那麼 Liam Howlett 與 Maxim 仍可以讓 The Prodigy 繼續合作下去嗎?Chester Bennington 自縊身亡後 Linkin Park 的去向仍沒有確實計劃,也無意尋找新歌手取代他;隨著 Adam “MCA” Yauch 病逝,Beastie Boys 也名存實亡;而 Ian Curtis 逝世後,Joy Division 就乾淨俐落地蛻變成為新樂隊 New Order。

英倫 breakbeat electronica / big beat 班霸 The Prodigy 成員 Keith Flint 在3月4日黯然離世 已差不多三個星期,迄今不少樂迷仍未能釋懷。在 Keith Flint 傳來死訊之翌日,樂隊緊接於 Twitter 上公佈他們將把 2019 年的音樂會全部取消,即時生效。

Keith Flint (右)離去了,餘下來的 The Prodigy 成員Liam Howlett (左)與 Maxim (中)會如何走下去?(攝影: Andy Cotterill )

The Prodigy 在去年11月出版了三年來的全新專輯《 No Tourists 》,他們亦隨即為專輯帶來世界性巡演。而在 Keith Flint 逝世之前,樂隊才在1月尾至2月初間完成了一輪澳洲及新西蘭巡演。隨著Keith 自殺身亡,不但餘下來的世界巡演要無奈地煞停,連跟著尚未正式公布的表演,包括夏天在英國大型音樂節《 Glastonbury 》的演出,也要告吹。

痛失了並肩戰鬥的隊友,Liam Howlett 與 Maxim 也需要好一段時間才能收拾心情、重上工作軌道。然而失去了 Keith Flint,到底 The Prodigy 那又將會何去何從、如何走下去?這正是樂迷所關心的問題。

Keith Flint 不是有如 Liam Howlett 的音樂主腦地位, The Prodigy 並不會因為他的離去而要馬上完蛋。然而這位 rave icon 傳奇,卻在 The Prodigy 有著不可或缺的 frontman 角色,跟 Maxim 構成雙主唱的姿態,也是 The Prodigy 在音樂上的狂野妖獸惡形惡相表現象徵、標誌著一股 punk rock 精神態度。

沒有了 Keith Flint,那麼 Liam Howlett 與 Maxim 仍可以讓 The Prodigy 繼續合作下去嗎?

那可以來一個假設:當 The Prodigy 要再灌錄新專輯的時候, Keith 的龐克/搖滾主唱部分可以交由不同的客席歌手代替,以他們的電音天團地位,那不難邀請到各大搖滾/獨立名團的主唱獻聲,甚至更不排除跟 Keith 惺惺相惜的龐克老祖 John Lydon ( Sex Pistols / P.I.L. )也會仗義幫忙之可能性。而且, The Prodigy 亦早有 Keith 和 Maxim 完全缺席下,Liam 交由 Juliette Lewis 、 Liam Gallagher ( Oasis )、 Kool Keith 、 Princess Superstar等客席歌手獻聲灌錄出2004年專輯《 Always Outnumbered, Never Outgunned 》之前科。不過當時在專輯出版後, Keith 和 Maxim 也告歸位參與巡演,跟 Liam 馬上再合體。

可是若然如今 The Prodigy 在唱片裡能夠找來客席歌手代替已故成員 Keith 的主唱部分,但在現場演出時又如何? The Prodigy 被公認為一隊出色現場演出電音樂團,因為靠 Keith 和 Maxim 這兩位 front person 在舞台上所彰顯的巨大霸氣能量。所以 The Prodigy怎也不能單憑 Maxim 一人作為 frontman,然而在現場演出上又怎樣可以找到一位能夠又唱又跳又搖滾又 rave 而又有駭人龐克形象的音樂藝人來取代他的角色呢?這是相當之有難度的事。畢竟 Keith Flint 在The Prodigy 裡的地位,是不能被取代的。

當一隊樂隊痛失一位隊員,有些角色是容易找到新成員代替,但有些角色卻不然。

2017 年 7 月 20 日美國南加州搖滾天團 Linkin Park 歌手 Chester Bennington 自縊身亡而震驚樂壇,不久前出版了新專輯《 One More Light 》的他們也隨即要擱置巡演活動。跟著樂隊的另一主將 Mike Shinoda 就把喪失隊友兼摯友的創傷化作能量,灌錄成 2018 年首張個人名義專輯《Post Traumatic》以作為心靈上的療癒過程

然而日後 Linkin Park 的去向,迄今他們仍沒有確實的計劃, Chester 在樂隊裡跟 Mike 的無懈可擊雙主唱形式,是無人能代替。Mike 知道其他成員仍喜歡在舞台上演出、仍喜歡在錄音室工作,但對於 Chester 的空缺,他說:「尋找新歌手並不是我的目標。如果那確實發生了,就必須是順其自然發生。如果我們發現某人很棒而風格又很吻合,我們可以看看嘗試與他切磋一下。而我永遠不會覺得我們正要去取代 Chester 。」

美國紐約市三人組 Beastie Boys 成員 Adam “MCA” Yauch 於2009年確診患上腮腺癌及淋巴瘤,最終在2012年5月4日病逝。正如 Beastie Boys 一曲〈 Three MC's and One DJ 〉,他們不單是一隊有三名 MC 的 hip hop 組合,而無論他們是玩 thrash-punk 又抑或作為器樂樂隊,彼此都把持著三位一體的合作關係。到底三人在平均只有才17歲時已開始一起玩音樂,是合作無間 30年的老友。隨著 MCA 逝世, Adam "Ad-Rock" Horovitz 和 Michael “Mike D” Diamond 也不會找任何人取代他的位置,或變成兩 MC 形式,於是 Beastie Boys 也名存實亡。到了2014年 Mike D 再證實他和 Ad-Rock 不會再為 Beastie Boys 製作音樂,近年二人只會在一些活動場合踫面而已。

英國殿堂級搖滾樂隊 Queen 是四位一體的樂隊,四位成員也能獨當一面、四人也是歌曲創作人,而靈魂人物 Freddie Mercury 的毋可取替角色亦不用懷疑。1991年11月24日 Freddie Mercury 因愛滋病導致肺炎併發症逝世,但 Queen 卻沒有因此而完結。他們不但為 Queen 灌錄了 Freddie Mercury 的遺腹專輯《 Made in Heaven 》(1995年),然後結他手 Brian May 與鼓手 Roger Taylor 亦繼續以 Queen 名義合作下去(低音結他手 John Deacon 已在1997年退出樂壇),先後讓 Queen 跟來自英國搖滾名團 Free 和 Bad Company 的傳奇性歌手 Paul Rodgers 以及新一代妖男 Adam Lambert聯袂合作,把 Queen 的經典歌曲交由他們演繹。但二人都不是開宗明義地「加入」 Queen 、取代 Freddie Mercury 的位置,而是先後以 Queen + Paul Rodgers 及 Queen + Adam Lambert 的名義出來。

還是英國曼徹斯特傳奇性 post-punk 樂團 Joy Division 最乾淨俐落。 Joy Division 靈魂人物 Ian Curtis 在樂隊的美國巡演前夕於1980年5月18日自縊身亡, Bernard Sumner 、 Peter Hook 與 Stephen Morris 這三位 Joy Division 成員亦蛻變為新樂隊 New Order ,因為他們相信樂迷已不會認同一隊沒有 Ian Curtis 的 Joy Division 。而 New Order 亦旋即在1981年3月出版了首張單曲 〈 Ceremony 〉(  Joy Division 時代已寫成的歌曲 ),同年11月發表首張專輯《 Movement 》。New Order 標誌著是一個新開始,但同時也是 Joy Division 的延伸。正如 New Order 日後的電子音樂取向,那多少是拜 Ian Curtis 昔日推薦隊友聽德國電子音樂先鋒 Kraftwerk 所賜。

光之使者 Karen O & Danger Mouse 帶來概念專輯《 Lux Prima 》

Morrissey 的《 Vauxhall & I 》 好到不必期待 The Smiths 重組

音樂精靈「砂沙美」 SASAMI 首張專輯 結集她的日記與未寄出的信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