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th Flint 音樂回顧:為 The Prodigy 的狂野電音灌注朋克血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The Prodigy 對隊友 Keith Flint之死訊表示:「感到震驚,他媽的憤怒、迷惘與心碎。」Keith Flint 被視為一名 rave icon 傳奇人物,從一位舞台上伴舞的 raver ,到躋身成為無可匹敵的 frontman 主唱、成為 electronica 與 indie 音樂通婚的紀元之「搖滾巨星」。The Prodigy 正是90年代electronica / big beat 世代的典故奇葩:讓一隊電音舞曲樂隊「搖滾」起來、征服主流樂壇。在 The Prodigy 那種叫人為之血脈僨張的恐怖分子電音舞曲裡所彰顯出的 punk rock能量,都是源自 Keith Flint 身上。他擁有 punk 的態度嗎?在1997年於電話訪問中我問過 Keith Flint 這個問題,他表示這是師承大英國的街頭文化而來。

突如其來的噩耗:英倫 breakbeat 電音狂徒天團 The Prodigy 成員 Keith Flint 在3月4日被發現於 Essex 的住所內逝世,隨後由隊友 Liam Howlett 確實為自殺身亡,享年49歲。 Keith Flint 離世的消息也得以震撼樂壇。一位在舞台上那麼惡形惡相、戾氣激進、邪惡兇悍的「 firestarter 」(縱火狂徒),何以要作出輕生的決定呢?

2017年 The Prodigy 第二度來港在《 Clockenflap 》音樂節的 Harbourflap Stage 演出,可惜我無緣在後台遇上他們(我的 DJ set 是跟他們同日演出)。能在 photo pit 跟他們拍攝,已是我跟 Keith Flint 等人的近距離接觸。(攝影:袁智聰)

The Prodigy在《 Clockenflap 》演出當晚我已喝得很醉,照片拍得不好,但也有幾張比較滿意的。(攝影:袁智聰)

The Prodigy發表聲明:「這是在最深切的震驚與悲傷下,我們可以證實我們好兄弟及最好朋友 Keith Flint之死訊。一位真正的先鋒、革新者與傳奇人物。他將會被永遠懷念。」而在 Instagram 上樂隊亦表示:「這個消息是屬實的。我不敢相信我正在說我們的兄弟 Keith 在週末裡了結自己的生命。我感到震驚,他媽的憤怒、迷惘與心碎。」

Keith Flint 被視為一名 rave icon 傳奇人物,他的音樂生涯所走過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路——從一位舞台上為創作主腦 Liam Howlett的音樂伴舞的 raver ,到躋身成為無可匹敵的 frontman 主唱、成為 electronica 與 indie 音樂通婚的紀元之「搖滾巨星」。The Prodigy 正是90年代 electronica / big beat 世代的典故奇葩:讓一隊電音舞曲樂隊「搖滾」起來、征服主流樂壇,令到不少搖滾樂迷也投向 electronica 國度。可以說,在 The Prodigy 那種叫人為之血脈僨張的恐怖分子電音舞曲裡所彰顯出的 punk rock能量,有不少元素都是源自 Keith Flint 身上。他擁有 punk 的態度嗎?在1997年於電話訪問中我問過 Keith Flint 這個問題,他表示這是師承大英國的街頭文化而來。

Keith Flint 在 The Prodigy 所演繹的歌曲全集歌單:

來自那個 rave scene 的黃金年代、孕育於地下貨倉派對( warehouse party ),Keith Flint 是不折不扣的「真 raver 」。從早年 The Prodigy 的 techno rave / hardcore breakbeat 曲目,到1994年第二張專輯《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時呈現的重型、闇黑與朋克搖滾張力取向,那時仍留著一頭長髮的 Keith 在隊中之崗位跟高佬 Leeroy 一樣,皆同是舞者的角色,並沒有具體參與音樂部分。

轉捩點之作,是 The Prodigy 在1996年3月發表的單曲〈 Firestarter 〉,這首張牙舞爪地令人震懾而來、採用了美國波士頓獨立搖滾The Breeders 一曲〈 S.O.S. 〉之 wah-wah 結他取樣的 breakbeat punk 曲目,是由換上駭人小丑頭髮型的 Keith Flint 初次啼聲擔崗主唱及首次作詞,歌曲成為 The Prodigy 的第一首英國排行榜冠軍單曲;八個月後帶來刀光劍影的另一單曲〈 Breathe 〉,則由他與 Maxim 合唱演繹,歌曲亦在英國排行榜稱冠,同時皆見證到 Keith 已躍升到樂隊 frontman 的角色、踏上成魔之路,The Prodigy 也正式拓展成雙主唱形式的電音樂團。再到1997年6月30日(香港主權移交前夕)面世的第三張專輯《 The Fat Of The Land 》以登峰造極狀態把 techno 、 breakbeat 、 punk 、 hip hop 、 funk 、 psychedelic 混種成他們的驚世駭俗鉅著、開拓出他們的別樹一幟 big beat 風格, Keith Flint 的吶喊式朋克主唱也成為 The Prodigy 所不可或缺的聲音,而專輯亦在全球世界各地超過12個國家稱冠(包括英、美兩地)、成為他們在美國市場的重大突破。

緊接《 The Fat Of The Land 》的面世, The Prodigy 隨即在1998年1月30日帶來了他們首個香港專場演出。下圖是當年在香港專場演出的廣告。

緊接《 The Fat Of The Land 》的面世, The Prodigy 隨即在1998年1月30日帶來了他們首個香港專場演出。(攝影:袁智聰)

經過2002年再次由 Keith 主唱的獨立單曲〈 Baby's Got A Temper 〉,這首當年為樂隊喚來「劣評」的裹足不前之作後,有多年歲月他在 The Prodigy 裡都沒有新歌發表。畢竟聞樓梯響多時的2004年專輯《 Always Outnumbered, Never Outgunned 》,他和 Maxim 皆完全缺席而只有由多位客席歌手獻聲。

向 rave 尋根的2009年專輯《Invaders Must Die》出現,才見 Maxim 和 Keith歸位,主打單曲如〈 Omen 〉和〈 Take Me To The Hospital 〉都見二人無懈可擊的合唱,同時 Keith 也有他參與創作的曲目,除了〈 Take Me To The Hospital 〉外,還有〈Colours〉和〈 Run With the Wolves 〉。

到了2015年專輯《 The Day Is My Enemy 》強調這是 The Prodigy 歷來「最樂隊的專輯」,來得暴烈、憤怒與張力十足之餘, Maxim 和 Keith 亦有更多合作性參與,二人共同演繹先行單曲〈 Nasty 〉已夠火氣,而〈 Rok-Weiler 〉和〈 Wall Of Death 〉等 Keith參與創作的歌曲亦非常之富有高壓搖滾爆炸力。

去年 The Prodigy 發表《 No Tourists 》,主打單曲〈 We Live Forever 〉依然夠爆,〈 Champions Of London 〉再次是 Keith 參與創作的電氣搖滾歌曲。

而 Keith Flint 又曾在2003年間有過他的 punk rock 樂隊 Flint,出版過以 10"黑膠印製的〈 Asteroids 〉及以 7" 黑膠印製的〈 Aim 4 〉兩張單曲;而其首張專輯《 Device #1 》只有生產過 promo CD ,但胎死腹中,然後便只有以 bootleg 形式流通。

在現實世界, Keith Flint 不是甚麼惡魔或狂徒。他不單是單車發燒友,也是跑友,離世前兩天他才輕輕鬆鬆跑了5K 。亦有消息指出,原定 The Prodigy 已落實會參與今年的英國大型音樂節《 Glastonbury 》。到底失去了 Keith Flint 、只餘下另一主唱 Maxim 以及製作人 Liam Howlett 的 The Prodigy ,又能否可以繼續合作下去呢?

點擊下圖觀看 Keith Flint 歷年相集及唱片

+3
+2
+7
+6
+5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