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反惡法電音】The Prodigy:給被遺棄一代的音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5年前,英倫 breakbeat electronica / big beat 班霸 The Prodigy 第二張專輯《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締造的轉捩點,是他們把其另類電音舞曲推至重型、巨大、闇黑、冷冽、工業而呈現著搖滾張力的層面。而專輯的大前提是衝著抗衡1994年英國 Criminal Justice Bill惡法而來,並以封套內出自英國畫家 Les Edwards 手筆的插畫來帶出年輕樂迷與警方的對立。

認識英倫 breakbeat electronica / big beat 班霸 The Prodigy (成員 Keith Flint 在今年3月4日自殺身亡)的典故,都知道其電音舞曲得以「搖滾」起來、賦予punk樂的態度,並彰顯出叫人血脈僨張的巨大霸氣能量之前,他們本是來自 rave scene 的跳舞音樂組合。那麼, The Prodigy 在何時出現這個轉捩點呢?這便要追溯到25年前當 The Prodigy 在1994年7月4日發表樂團第二張專輯《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的時候。

1994年的 The Prodigy: Maxim 、 Liam Howlett 、 Keith Flint 和Leeroy Thornhill (互聯網圖片)

The Prodigy 在 techno rave / hardcore breakbeat 年代發表的首張專輯《 Experience 》(1992年),那只是猶如他們的作品集/早年的音樂總結而已。直到《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在兩年後出現,由創作主腦 Liam Howlett 領軍下的他們才見真章。

《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成為 The Prodigy 的首張英國排行榜冠軍專輯。

在如今面世25週年的《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裡, The Prodigy 把他們糅合 rave / acid house / techno / breakbeat / hardcore / jungle / funk / hip hop / dub 元素的折衷性另類電音舞曲,推至重型、巨大、闇黑、冷冽、工業而呈現著搖滾張力的層次。 Liam Howlett 也表示過,這專輯是之前他們參演大型音樂節時看到一眾搖滾樂隊演出所感染而成。更重要的是,專輯的大前提是衝著抗衡1994年英國的 Criminal Justice Bill ( CJB )惡法而來。

Criminal Justice and Public Order Act 1994的草案當中,最備受爭議的動機,是實行打壓地下rave party 與戶外 free festival 等沒有取得官方許可證之音樂活動,條例乃荒謬地針對非法集會上電音舞曲的「重複性節拍」("Music" includes sounds wholly or predominantly characterised by the emission of a succession of repetitive beats),以音樂來定罪。這不但是對年輕人音樂活動的限制、把音樂牽連上跟毒品的關係,也帶來警權過大的情況。當年 Criminal Justice Bill 在英國觸發了極大的反惡法聲音,包括 Anti-CJB 團體的成立、於7月及10月在倫敦的兩次大型示威抗爭活動(後者的大遊行亦引發成在海德公園的騷亂),一眾電音單位亦以音樂作品來表態,其中 The Prodigy 的《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便是最著名的 Anti-CJB 作品。

The Prodigy 在《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專輯內出自英國畫家 Les Edwards 手筆的插畫,帶出年輕人 與警隊的對立。

在「給被遺棄一代的音樂」之專輯命題背後,《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封套的內頁,是一幅出自英國插畫家 Les Edwards 手筆的跨頁插畫。圖中是一名長髮男子一手跟對面前來鎮壓的警察部隊高舉中指,另一手正在以刀刃切斷吊橋繩索以阻止警隊過來、捍衛他們的 free festival;警隊那邊是一個污煙瘴氣的城市,而舉行派對那邊卻是天朗氣清、綠草如茵的山頭。帶出在 Criminal Justice Bill 下年輕人與警隊對立的訊息亦不言而喻。

《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是 The Prodigy 正在蛻變中的轉型期,在音樂上發生了相當的變化下, Liam Howlett 依然差不多獨攬創作大權, Maxim 這位 MC 演繹的曲目並不多,而 Keith Flint 更尚未有獻聲及參與創作,他跟高佬 Leeroy Thornhill 仍只是舞者的角色。但在形象上, Maxim 和 Keith 則在這個時期開始玩駭人打扮。結果《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也成為 The Prodigy 的首張英國排行榜冠軍專輯。

專輯在山雨欲來的序曲〈 Intro 〉之後,穿插著爆玻璃樽聲的〈 Break and Enter 〉已預示出他們那種 big beat 巨大張力但又不失 rave / acid 的底蘊。《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帶來了四首大熱單曲。在這個轉型期上,於1993年已發表的先行單曲〈 One Love 〉仍是一首高壓的 acid-techno-trance 舞曲,而用上 Kelly Charles 的1987年garage house 曲目〈 No Good for Me 〉作取樣的〈 No Good (Start The Dance) 〉, The Prodigy 仍有著他們的 techno rave / hardcore breakbeat 姿態,歌曲的 mv 亦呈現出地下 warehouse party 的場景。

而〈 Voodoo People 〉不獨是 The Prodigy 的另一首大剌剌而來的 Hardcore techno 曲目,曲中的搖滾結他 riff 是取材自 Nirvana 的〈 Very Ape 〉而由 Lance Riddler 奏出,標誌著他們一次跟搖滾樂的通婚。此曲之後也成為亞視音樂節目《週日音樂快線》的開場音樂。

而由 Maxim 主唱與參與創作〈Poison〉,則是 The Prodigy 第一首開宗明義的 big beat 先鋒之作。

即使不是《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裡的主打單曲作品,但卻是專輯裡的焦點曲目——〈 Their Law 〉在採樣自 Techno Grooves 一曲〈 Drop That Bassline 〉的節拍以及有英國 indie rock / indie-dance 樂團 Pop Will Eat Itself 參與下(原定是找另一英國 rap rock 樂團 Senser 合作),道出一句”F**k 'em and their law!”,這也是他們第一首 breakbeat-techno-punk 歌曲,直接回應了「反Criminal Justice Bill 惡法」的主題。而 The Prodigy 日後在2005年出版的精選專輯,也是以名為《 Their Law 》。

點解有「家長指引標籤」出現?全因黑馬王子 Prince 的《紫雨》!

第一隊全盤在香港取景拍 mv 的外國樂隊? Spandau Ballet

Joy Division 的 Unknown Pleasures 讓後龐克彰顯闇黑美學

Sigur Rós 冰島後搖滾的「 Ágætis byrjun 一個美好開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