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的 shoegaze 女神:為甚麼 Rachel Goswell 懂得手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選擇性失聰】自從英國 shoegaze 名團 Slowdive在2014年復合開始,我們也喜見其女主唱兼結他手 Rachel Goswell近年再次在樂壇活躍起來。除了跟 Slowdive巡演、灌錄回歸專輯之外,她又組成過超級組合 Minor Victories,還有跟其大鬍子丈夫 Steve Clarke 成立了 The Soft Cavalry 這隊夫妻檔樂隊。在 The Soft Cavalry的首張同名專輯背後,他們形容是一份「因愛而所受的勞苦」,也是彼此的治癒過程。

90年代初葉在英國獨立音樂圈爆發的 shoegaze 運動,是我的青春之一部分。當年聽得特別投入,很大原因我跟那群年青 shoegaze 樂團的成員都是屬於同一個世代。

回到1991年間,他們才20來歲,而我也要踏入20年華。我們這班血氣方剛的年輕男生樂迷,從前大家談起 shoegaze scene ,都會點名說到圈中的「女神」,比如前輩級 My Bloody Valentine 的 Bilinda Butcher ,抑或 Lush 的 Miki Berenyi 和 Emma Anderson 、 Slowdive的 Rachel Goswell 等樣貌娟好的女將樂手。畢竟對比起之前近乎全男班的 Madchester scene ,來到 shoegaze 年代的確得以叫人「眼前一亮」。

+2

在一眾「 shoegaze 女神 」當中,對我來說 Slowdive的 Rachel Goswell 總是份外有親切感。一來當年她有一臉鄰家女孩的清秀外表,二來年紀跟我相若,而且她更是我唯一兼曾兩度看過其現場演出的 shoegaze 女神——1994年4月誤打誤撞地在美國紐約市傳奇性音樂表演場地 CBGB 看過 Slowdive 的 live gig ,那是樂隊第二張專輯《 Souvlaki 》面世後翌年的事,當年 Rachel 是個尚未夠23歲的少女;相隔20年之後,我在2014年7月再看到才剛復合的 Slowdive 之香港場音樂會,當晚我還在後台跟 Rachel 拍了一幅合照。

也是自 Slowdive復合開始,我們也喜見近年 Rachel 再次在樂壇活躍起來。除了重組後的 Slowdive在2017年發表了樂隊睽違22年的同名回歸專輯《 Slowdive 》,另一方面 Rachel 又跟蘇格蘭 post-rock 名團 Mogwai 靈魂人物 Stuart Braithwaite 、 Editors及前 Yourcodenameis:milo 結他手 Justin Lockey及其弟 James Lockey 組成超級組合 Minor Victories ,在2016年出版過首張同名專輯《 Minor Victories 》。與此同時, Rachel 還有跟其大鬍子丈夫 Steve Clarke 成立了他們的夫妻檔樂隊 The Soft Cavalry。

The Soft Cavalry : Steve Clarke 和 Rachel Goswell (圖片提供: Bella Union )

過去,我們在多年來看著 Rachel Goswell 由 Slowdive 走到 Mojave 3 ,再在2004年發表過首個人專輯《 Waves Are Universal 》,然而於2006年之後,她的音樂生涯卻進入了一段漫長的空白期。畢竟在 Slowdive 於2014年復合之前,她因為個人及家人的健康問題而在圈中消聲匿跡了一段日子。

2006年, Rachel 由於迷路炎( 即中內耳炎 )而導致局部失聰、一隻耳朵中出現慢性耳鳴,從而致使她退出 Mojave 3,半聾狀態的她跟著接受了維期一年的物理治療。然而禍不單行, Rachel 在2010年誕下的兒子 Jesse 患有 CHARGE 症候群,先天性完全失聰並有嚴重心臟病,五個月大時要動心臟外科手術,而 Rachel 亦因而學習英國手語以跟兒子溝通;同時,她又極力爭取聾啞兒童的父母可以享有免費獲得學習手語的權利。那幾年時間, Rachel 都放下了音樂人的身段、停止所有音樂活動,所以到 Slowdive 在2014年重組,同時也標誌著 Rachel 回歸樂壇。

因此在這短短三年間, Rachel 先後帶來過 Minor Victories 的同名專輯《 Minor Victories 》、Slowdive 的同名專輯《 Slowdive 》,以及 The Soft Cavalry 在上星期發行的首張同名專輯《 The Soft Cavalry 》,無疑是非常之勤力。大抵是她安頓好兒子的事情後而能夠重新投入音樂生涯,以收復之前在空窗期的失地。

Rachel 的現任丈夫 Steve Clarke 又是何許人呢?他自90年代尾開始已為多隊樂隊擔任低音結他手兼和唱,亦做過 session 樂手,甚至巡演經理人。而他擔任過巡演經理人的,包括在2014年重組的 Slowdive 。日久生情,Rachel 和 Steve 相識一年後,便展開同居關係,繼而在去年結為夫婦。 Steve 有在幕後參與 Minor Victories 及 Slowdive 的專輯(前者裡更有負責作曲),他本身亦有創作自己的歌曲但卻對公諸於世感到躊躇,在 Rachel 的鼓勵下而令他再次踏出幕前, The Soft Cavalry 就是這樣出現。

The Soft Cavalry 的首張同名專輯《 The Soft Cavalry 》,封面是 Rachel Goswell 的兒子 Jesse 。

在 The Soft Cavalry 的首張同名專輯《 The Soft Cavalry 》內,有 dream-pop / shoegaze 風格的先行單曲〈 Dive 〉,踏著清爽電鼓節拍的〈 Bulletproof 〉,如沐春風的新單曲〈 Never Be Without You 〉,思古幽情的〈 Only In Dreams 〉,蕩氣迴腸的〈 Careless Sun 〉,吹彈可破的ballad曲目〈 Spiders 〉,二人溫文爾雅、水乳交融的男女聲合唱也是 The Soft Cavalry 聲音的特色。不過大家都可以發覺,絕大部分他們歌曲都是 Steve 唱主音、 Rachel 則唱和聲,由 Rachel 主唱的只有一首〈 Passerby 〉而已,正如在 Slowdive 及 Mojave 3 時也是以 Neil Halstead 主唱的歌曲為主。所以,那可說 The Soft Cavalry 在音樂上是一隊由 Steve 主導的樂隊,甚至唱片監製 Michael Clarke 也是 Steve 的兄弟呢。

於這隊情侶/夫妻檔組合背後,Rachel 和 Steve 遇上之前雙方已分別經歷過一段婚姻,彼此已有了相當的人生閱歷。而 The Soft Cavalry 的首張專輯,他們形容是「 因愛而所受的勞苦 」( a labour of love ),也是彼此的治癒過程。第二張單曲〈 Bulletproof 〉的黑白影片音樂錄象,看到是 Rachel 的英國手語演出,身為聾啞孩子的母親,她說這是她一直好想做的事情,也是她跟兒子 Jesse 的一次音樂分享。

【1994年反惡法電音】The Prodigy:給被遺棄一代的音樂

點解有「家長指引標籤」出現?全因黑馬王子 Prince 的《紫雨》!

第一隊全盤在香港取景拍 mv 的外國樂隊? Spandau Ballet

Joy Division 的 Unknown Pleasures 讓後龐克彰顯闇黑美學

Sigur Rós 冰島後搖滾的「 Ágætis byrjun 一個美好開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