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on Albarn:演唱會是疫情的心靈藥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人現在除了口罩當時裝飾物般選購外,就是遵從食肆 6 人一枱及街外只准 4 人一起的「好叻叻」限聚令。英國一樣啊,又有一個月多的家居隔離,Blur 、Gorillaz 主腦 Damon Albarn 說面對這個時刻,受嚴重影響的除了音樂工業外,還有大家的心理和心靈...

Damon Albarn 在接受 Sky News 訪問時說:「對,我們有藥物上的急救,但同時也有生存意義上、心靈精神上的藥物... 我們要讓音樂繼續下去,我知道大家現在都熱心地為大家健康着想,但我們同時不要忽略了現場音樂演出都是治療的一種。」

Damon 又說:「若有人肯去演出,就讓他們做吧。不要去迫逼任何人去做任何事,但如果有人想去做的話我們應該可以盡力配合去完成,令大家都可以參與和感到高興。」

當然 Damon 不是要去到如 Noel Gallagher 不戴口罩或是 Ian Brown 的 COVID-19 陰謀背後,他絕對明白措施是為防疫,但認為英國政府的手法犧牲了演藝工業。「政府自戴卓爾後就一直承傳着保守派的 DNA… 他們一直忽略藝術的價值。很令人傷心。他們這些年短視的行政一直在打擊着我一生以來感到驕傲的東西。」

戴罩是鬧劇?Noel Gallagher 向口罩 say NO!「我中招我嘅事!」

Ian Brown 認為 COVID-19 疫情是控制人民的大陰謀

Damon 再指美國文化也為英國帶來了很大的影響。「當年我寫《Parklife》就是唱出「美國化」的影響。只二戰後,馬歇爾計劃(Marshall Plan)成立,我們就一直在依賴着美國、活在他們的陰影之中。」他說。

之後他分享回一些輕鬆一點的事,就歇疫情令他喪失了與 Gorillaz 的 Jamie Hewlett 及 Elton John 同場 Jam 歌的機會,變了遙距作曲及用 Zoom 來視像對話... 「我從未試過這樣寫歌,幸好都未有出亂子。」

【出道20年】 Gorillaz 跨世代多元客席陣容的第一季專輯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